1357923657-219386281.jpg

完成南非沙漠超馬的挑戰,我成功返臺。自從我參加極地賽事,逐漸受到社會關注。我利用比賽之後的休息復原期,參加了一些活動,幸運地成為廣告主角。不少民眾看到我出現在螢光幕前,誤以為我過光鮮亮麗的富裕生活。其實不然。

經濟不景氣,贊助商少了幾家,我坐在書桌前敲打鍵盤,寫著贊助企畫案手邊忙著各種繁瑣的事務,再度進入無止盡的漩渦,避不開,也逃不掉。頭抬起來,看看時間,又是半夜兩點多鐘了……想休息,想放鬆,想喘口氣,卻無法這麼做……即使盡了全力,也只能繼續未知的等待著贊助的消息……

距離二○一二年五月,第五站的巴西Non-Stop馬拉松賽僅剩不到三個月時間,一樣忙著製作企劃書、打贊助電話、趕緊訂購國外的裝備、寫信或打電話到國外詢問比賽事宜、調機票。而且,即使再晚睡,無論晨間與夜晚,一樣督促著自己訓練。我的生活一如往常,並不因閃光燈照耀,而忘了自己該做什麼。

● 到底什麼是「對的事情」?

對於現今這跳躍的年代,由權威轉向多元、瞬息萬變的社會來說,已經很難定義。如果對於自己所選擇的路充滿不確定感,對於自己未來投入的人生無法肯定與堅持,當許多人給予讚美,我們便有可能過度自滿,心想:「也許就是這樣子,看來我選擇的沒有錯。」但是,萬一旁人出現三言兩語,或是受旁人遷怒、批評、不理解時,我們也可能隨著旁人的眼光,開始猶豫自己是否正確,感到徬徨不安。這時,自己已經忘了什麼是對的事情。

奇妙的是,旁人不會為你承擔任何事情、任何結果;但是,我們卻會在意旁人眼光而猶豫或是改變想法。人的價值不在於外表,而是反求諸己,存在心裡的智慧啊!        

經過連續幾個月的忙碌,天天都忙到深夜,除了訓練之外,出發前,事情仍然做不完,眼皮很重,心靈很疲憊,時間不斷的壓縮,給自己的壓力也逐漸暴增,沒有一分一秒可以對自己馬虎與懶惰。

有一天訓練完,已經是晚上八點多,突然間,電腦的兩個硬碟同時壞掉,所有的企畫書、合約、國外資料、比賽珍貴影片、還有皮皮的照片,全都不見了!我冒著冷汗、焦急到快哭出來,趕緊打電話求助於一位大哥。

訓練完,全身是汗,沒時間沖澡就趕忙抱著主機去搶修,直到半夜三點多,終於把硬碟的資料救回來。

長期熬夜之下,感到身體不適,而事情多到處理不完,心情低落,思緒糾結,在腦中一個纏繞一個,就像打了好多結;即使拿出我百般求勝的意志,卻聽不到、感覺不到好轉的跡象,感覺陷入漩渦,愈陷愈深……我感覺遇到了低潮……糾結的思緒被壓抑著……試著尋找窗口,沉重的壓力,不斷開始徘徊。我知道,我只能專注於一件事:繼續跑步,回歸我該有的訓練,那是我唯一擁有的,也是唯一可以放鬆與不斷自我勉勵、自我對話的方法。

腳步雖輕快,擺臂與喘氣順暢,速度維持十五公里,日落、微風、看著影子,景色不斷快速變化,不知為什麼,我跑到一半突然開始哽咽……好累……真的好累……為什麼所有事情感覺像是無法解決,總是沒有答案。我的眼眶泛淚,步伐亂了,腳步隨意跨步,突然一股力量快速由體內爆炸,我瞪大眼睛,不斷衝刺,大聲吼叫著,衝到沒有力氣仍逼著自己繼續跑下去。我一直跑,一直跑,直到全身僵硬再也動不了,才停下來,撐著雙腿,搖搖欲墜。看著自己的影子,急速喘氣,汗水由臉頰低落,我的思緒流動,慢慢的,又靜了下來,回首周遭景物,重新呼吸,再看著自己的影子,陪伴我一起築夢這麼多年,才領悟:「原來,我並沒有失去什麼,因為,一開始本來就什麼都沒有,到現在也是一樣。我擁有的,一樣是我的夢想,一樣是永不放棄的決心……

如果你還想不通,讓自己受到束縛,我相信,是某樣東西讓自己與夢想迷失了:那就是外在環境名利的誘惑。

我是幸福的:還能夠奔跑,家人健在,還有支持我的朋友;陳彥博,你不該繼續沮喪與低落,還有一個多月,你該拿出本有的意志,全心全意地面對所有考驗!去嘗試去抓住那一點機會,即使會像以前忙到沒時間休息,累到住院,也會每天都專注於目標上,凝聚著那點信念,至少,我會告訴自己,我二十五歲時並沒有白活!

身心狀況漸漸恢復後,不久,我收到好消息,臺灣Red Bull 公司的李振賢大哥資助我前往奧地利科學研究中心訓練;默真姐提供家樂福大賣場的麵包烘焙區空間,讓我模擬氣溫攝氏五十度的環境,在烤箱環境裡訓練。

每當旁人聽到,都會以訝異以及無法理解的眼光看我,這常會讓我捧腹大笑。對我來說,別人以不同的角度來看待我與理解我的經驗,反而讓我覺得有意思,人生本來就充滿了考驗與試煉,所以不論何時何地,我都試著莞爾一笑,幽默地去看待生活。

完成奧地利的訓練,回到臺灣,我進行最後一天的調整訓練。

大雨持續下著,我自律的換上跑鞋,忘了雜念,忘了道路,忘了山區,忘了台北,專注感受著腳踏的每一步,呼吸。感受著氣體在胸腔換氣的流動,聆聽。感受著身體節奏與大自然的滴落,從雜亂的思緒中,慢慢的,靜靜的,找到了旋律,繼續向前。我已經準備好。出發,出發前往夢想的國度。

挫折,會過;痛苦,挺過。
找回迷失的自信,坦然面對逆境。
       

完成南非沙漠超馬的挑戰,我成功返臺。自從我參加極地賽事,逐漸受到社會關注。我利用比賽之後的休息復原期,參加了一些活動,幸運地成為廣告主角。不少民眾看到我出現在螢光幕前,誤以為我過光鮮亮麗的富裕生活。其實不然。

來源: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