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家王朝的謝幕:蔣經國在臺灣的最後一天

『今天我渾身都不舒服……』


1988年1月13日,剛好輪到我上班,從臺北家中趕到七海官邸,正好是早上7點整。


走進蔣經國的臥房,他向我抱怨渾身都不舒服。我向當天的值班醫師姜洪霆作了匯報。姜洪霆快步來到蔣經國的床邊,詢問病情。


蔣經國面帶愁苦地說:『今天我渾身都不舒服,胃尤其不舒服。』姜洪霆不是腸胃科醫生,無從判斷蔣經國的胃究竟有什麼問題,只好開了兩顆胃乳片。


蔣經國服下胃乳片幾分鍾後,還是不停地說:『你們救救我,我還是很不舒服。』我們只有好言安慰。


早晨7點10分,『總統』醫療小組召集人姜必寧來到七海官邸。姜必寧是心髒內科權威,他也沒辦法為蔣經國的『胃病』作出診治,只是吩咐護理人員先替蔣經國注射營養針劑。


1月13日是國民黨召開中央常務委員會議的日子。蔣經國口中念念有詞地說,今天還得開中常會呢,無論如何我得去主持會議。姜必寧婉言勸道:既然您身體不舒服,不如請一天假,等身體好些,下次再去主持吧。蔣經國迫不得已,只好同意請假一天。


這時,蔣經國對我們說,他躺著很不舒服,想坐輪椅走走。坐上輪椅不過兩三分鍾,蔣經國又告訴我們,他坐不住,想回床上躺著。我們只好再小心翼翼地把他抱上床。可是他上床不到兩分鍾,又吵著要坐輪椅。如此反反復復,總有四五次吧。我在他身邊那麼些年,從來沒見過他那麼煩躁不安。


到了12點半左右,蔣經國忽然依次問我三個兒子蔣孝勇、蔣孝武和蔣孝文在哪兒。無奈當天,除了一個神經有些失常的孝文在跟前,孝字輩沒有一個人在他病床邊守候。


他吐完最後一口血後,頭忽然往右邊一歪,斷氣了!


中午12點50分左右,蔣經國突然作勢要吐。我趕緊拿來了一只不鏽鋼盆。過了一兩秒鍾,他『噗』的一聲,從嘴巴和鼻孔裡噴濺出顏色暗紅的鮮血,足足吐了有大半盆。


我嚇壞了,趕緊捧著那半盆血,飛快走到姜洪霆那裡,告訴他蔣經國情況緊急。他面無表情,急忙走向蔣經國臥房。我問他:『盆裡的血要留下來化驗嗎?』姜洪霆回答:『不用了,你去把它倒掉!』


即使到這個時刻,我潛意識裡都還沒有料想到13日就是蔣經國的死期。因為,稍早蔣經國除了喊胃不舒服,他的氣色根本看不出差到哪裡。我怕他冷,為他蓋上毛毯。纔蓋上毛毯不久,蔣經國第二次吐血,這次吐得比較少,但是令我驚駭的是,他吐完最後一口血後,頭忽然往右邊一歪,斷氣了!


姜洪霆立刻跳上床鋪,半蹲在蔣經國身體的上方,雙手壓在蔣經國心髒下方急救。護士也奔過來注射強心針,現場亂成一團。姜洪霆做了好久的心肺復蘇術,依舊無法讓蔣經國活轉過來。


當姜洪霆急救時,醫護人員緊急聯系所有的醫療小組成員。但是,當他們悉數趕到時,已無回天之力。


當天下午,蔣孝勇、李登輝、宋楚瑜、郝柏村等人陸續趕抵七海吊喪。宋美齡是那天來得最晚的,直到5點多鍾纔到。她只是在蔣經國臥房門口朝裡張望了一眼,就直接去了蔣方良的房間。半個小時後,宋美齡走了出來,在大隊人馬簇擁下,坐車離去。


我清楚地看見,宋美齡的臉上並無哀戚表情,也未掉淚。她和蔣經國名分上是『母子』,可他們之間是一種政治上的利用關系,動不動就朝對方射冷箭。


蔣經國的死,令蔣家王朝就此謝幕。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