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接過信,當眾就拆開看了起來,先生就是先生,一封信弄得跟詩經似的,整個一頁都是古文,累死了我不少腦細胞。半天之後我才明白是什麼意思:先生說,我年紀尚小本不該成親的,加之會試沒有榜上有名就更不該提什麼成親之事,不過既然已經成親了就祝我新婚幸福,然後又說了會試的幾點注意事項,比如說要按著某種套路去答題,要按照當政者的喜好去答題,要按照當年的政治大事去答題,如此雲雲,最後還說祝我金榜題名早登殿試拿到狀元。

    我讀完信,抬起頭看著孫琦,“回頭你見到先生了跟他說,就說學生畢冉多謝先生指導,先生的啟蒙之恩畢冉永生不忘!”

    孫琦看著我,鄭重的點了點頭。

    “對了孫琦,這個你先拿著!”我還記得上次畢冉暈倒的時候他也受了點兒傷,雖說不嚴重,但也是因為保護兄弟才受的傷啊,好兄弟!我從懷裏拿出了兩張銀票,每張上麵都繁體寫著五十兩。

    孫琦一見我給他銀票,而且數額巨大,忙擺手:“不行不行,這可不行,讓我爹知道了肯定得打死我!”

    “他不敢!你就說是我給你的!”我的語氣大義凜然,“我從小就你這麼一個好哥們,我給你給誰啊?誰也甭想攔著,這就是給你的!”我有點兒把他當成了我在那個世界裏的好兄弟孫琦了。

    孫琦這才接過我遞給他的銀票,我又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兒,轉過頭很小聲的問司徒紅:“老婆,你有沒有表妹堂妹之類的親戚,我這兄弟跟我從小一塊兒玩大的,我現在都跟你嘿咻嘿咻了,他可還單著呢,你看你能不能幫幫忙,給他介紹個,我保證他的人品絕對不壞,真的!”

    我這幾句話沒把司徒紅說的怎麼樣,倒是把孫琦說的臉紅了起來,娘已經出去了,屋子裏就剩下了我們仨年輕人,我剛才說的話跟平常的我一點兒都不一樣,不過他們倆都沒注意,現在要緊的事兒是關於給孫琦介紹對象的事兒,這才重要。

    半天之後司徒紅才慢慢的回答我:“我好像真沒有漂亮的表妹!”

    “那醜的呢?”我緊跟上了一句話,不過我馬上就後悔了,孫琦怎麼說也能稱得上是一個美男子,盡管沒我英俊沒我帥,但也絕對不是那種可以隨便娶一個醜女的男人,我忙轉過頭看著他,“Sorry,我不是故意的!”

    孫琦看著我,問了一個讓我很鬱悶的問題:“少瑞,是男的還是女的?”

    臨走的時候爹都沒有回來,沒辦法,以畢冉給我留下的這副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的狀態,就算我出去找也一定會把我自己先給弄丟了,還是算了吧,得空的時候我真的鍛煉一下了!

    我給娘放下了五張一千兩的銀票——我現在可以掌握司徒家的財產了,而且這點兒小錢連九牛的一毛都算不上,司徒穀也不會介意的。娘推辭了一番還是收下了。臨出門的時候娘一直再叮囑讓我保重身體,我終於體會道‘兒行千裏母擔憂’這句話的深刻含義了,我也突然很想念我自己的老媽了。

    回去的路上我和司徒紅一句話都沒說,倒不是因為沒話說,隻是我現在在想,萬一如果我哪天又穿越回去了,司徒紅已經熟悉了現在的我,那畢冉回到自己的肉身會不會不大適應?會不會覺得畢冉騙了她,然後兩個人離婚?我轉過頭看了看身邊滿臉笑容的司徒紅,突然感覺有些可笑,那些事兒也用不著我擔心了,我這才是真的看三國流眼淚——替古人擔憂呢!

    我看著司徒紅,“我以前看見你的時候,你是不是都是在騎馬啊?”我的腦子裏顯現出第一次看見她騎著高頭駿馬的樣子。

    “我哥從小就教我騎馬射箭,而且每次都是在無人的地方,他說放得開,所以我慢慢的就學會了!”司徒紅矜持的說。

    我突然有了一個新想法,“老婆,那你能不能教教我騎馬射箭啊?!”

    司徒紅上下打量著我,笑著說:“好像你不大適合!”

    我知道畢冉的這副身體很搓,不過將來可說不定,“我晚上騎你都行,怎麼就不能騎馬射箭呢?!”

    一句話又把司徒紅的臉說紅了。

    我繼續逗她,“老婆,你說咱們生幾個孩子好呢?”

    司徒紅抬起頭看著我,“幾個孩子?”

    “是啊!”我很認真的看著她,“如果生一個,那我就每天騎你一次,如果生七個八個,那我就什麼都不幹了,騎在你身上就不下來了!”

    這次司徒紅的臉上已經徹底的紅透了,右手在我的臀部狠狠的掐著,嘴裏還不停的說:“你真壞,你真壞,你真壞……!”

    嗬嗬,這就是有老婆的好處,你可以說任何的話,但她都會用撒嬌的口氣說‘你真壞’,如果你去跟個陌生的女人說這些話試試,她肯定邊狠狠的打你邊大叫:“非禮啊,流氓啊……!”

    “畢冉,”平靜下來司徒紅看著我輕聲的問,“你是不是以前就喜歡我了?”

    “是!”我實話實說。

    “那為什麼你每次看見我的時候都低著頭,看都不看我一眼?”

    “嗯,”我想著理由,“那是因為你的光芒都賽過了太陽,照耀著都不敢看你了!”

    司徒紅瞟了我一眼,不屑,“那為什麼現在的你比以前的你能說,會討女孩子喜歡呢?”

    看來那個畢冉不是一般的內向啊,“那是因為我愛你啊,老婆,我對你的愛就猶如長江之水連綿不絕,又猶如黃河之水一發而不可收拾!”

    “相公,你真逗!”

    “以後別叫我相公了,叫我老公吧,也是昵稱!”

    “嗯!”

    回到司徒府的時候已經天黑了,吃過晚飯後我和司徒紅就回了自己的房間,然後是一陣的風起雲湧,沒辦法,古代沒有電視機更沒有電,晚上的生活除了創造人類就真的沒有什麼別的追求了!

    司徒家辦事的效率絕對會讓政府部門汗顏,隻幾天工夫就把我要去京城書院的程序都辦好了,唯一剩下的就是我還沒起程了,我懷疑是不是連我在京城裏洗澡用的澡盆裏都已經裝滿了溫熱的洗澡水,而且還配上了兩個給我搓澡的丫環。

    臨走的幾天司徒青總是跟我在一起喝酒,而且還不停的對我說司徒紅的優點,比如說她能替我出頭,如果有人欺負我她絕對會在第一時間出現,比如說做飯的手藝雖然不好,但絕對會在第一時間內給我買好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再比如說盡管她會騎馬射箭,但絕對不會用自己的所學來欺負我……。我知道司徒青要表達的意思,於是忙對他表示我會好好愛著司徒紅,不拋棄而且也不放棄。

    說實話我挺喜歡我的這位大舅哥的,至少我喜歡他的說話方式。

    年齡好像跟說話的多少成反比,等到司徒穀找我說話的時候倒是言簡意賅,隻囑咐我到了京城要安心讀書,不要跟那些官宦子弟胡混,更不要看到了外麵的世界忘了自己的本來目的。我是誰,再大的城市我都見過,古代的京城頂多就是個普通的地級市,有什麼了不起的。

    不知為什麼我十分的開始懷念起我和司徒紅所在的那間臥室了,曾經的新婚洞房,還有我的之身,司徒紅的之身……!

    停停停,我發現我自己的想法開始越來越齷齪了,沒辦法,結了婚的男人跟沒結婚的男人,想法是不一樣的。


       

延伸閱讀                                      

第八章 老婆,我愛你!---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        

第九章 帶著新媳婦去見公婆!---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        

第十章 叫我老公吧,這是昵稱!---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        

第十一章 打……打……打劫啊!---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        

第十二章 找一間上房,睡覺!---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