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堂中,司徒穀正襟危坐滿臉嚴肅,我跟在司徒青的身後走進大堂,因為氣氛所以我也不得不麵色凝重起來,剛才的醉酒一掃而光。

    “賢婿,你過來!”司徒穀朝我招了招手。我慢慢的走近他。他又指了指旁邊的一張椅子,我沒做聲,慢慢的走過去坐了上去,然後雙眼虔誠的就好像自己小時候聽話的看著講台上的老師一樣。

    “今天是你和小女大喜的日子,從今天開始你們畢家跟我們司徒家就是一家人了!”老頭子微笑的看著我。

    我點了點頭。是一家人了,可我現在還沒完全得到你女兒呢!有話快點兒說,我還有正事著急去辦呢!

    “此番會試你並未得到半點兒功名,倒不是因為你才疏學淺,而是你的論理有些常人無法理解的地方!”老頭子繼續說,“所以老夫覺得你未必能丟下學識,畢竟書生的誌向當以報國為重!”

    我又一次點了點頭。

    “所以,賢婿,我已經飛書京城有名的書院,讓你盡快的趕過去讀書,也好光耀我們畢家和司徒家!”

    終於提到正題了,去京城念書?那我娶的小媳婦咋辦,守活寡?不行,堅決不行,就算去京城我也得帶著我的媳婦兒,剛過門就要分居兩地,我說你這老頭子也忒狠了點兒吧,就算我不介意,你能不能給你女兒想想,一個人獨守空房寂寞難耐,萬一出軌了咋辦?不放心,我一萬個不放心!

    沒等我表態,老頭子又說:“當然了,紅兒跟著你一塊去,你們小夫妻剛成親,怎麼著我也不能讓你們分開不是?!”說完還別有意味的看著我笑了笑。

    這還差不多!我拱了拱手:“多謝嶽父大人!”

    回到洞房我想都沒想一個餓狼撲食就朝著床上的司徒紅撲了過去,三下五除二就開始嘿咻嘿咻。要說這古人啊就是矜持,我鼓搗了半天愣是一聲沒吱,就好像不事兒似的,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祈禱著我的分身千萬別亂了分寸,人家可是第一次,別弄痛了人家。還有,畢冉的這副身體不但瘦小,而且該硬的地方不硬該長的地方不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營養不良給鬧的。當我大喘著氣從她身上爬下起來的時候她才輕輕的擂著我的胸:“你真壞!”

    “老婆,你喜歡嗎?”我一語雙關。

    “嗯!”她隻輕輕的應了一聲就滿臉羞紅。

    看著她的樣子,我的不由的又硬了起來,我伸出雙手環住了她,“跟你說件事兒老婆!”

    “說吧!”司徒紅的聲音絕對的盈盈小語。

    “你不穿衣服比穿上衣服好看!”我滿臉笑的看著她。

    司徒紅的臉上已經徹底的紅了,害羞的轉過頭不再看我,我整了整色,“剛才你爹說讓我去京城書院裏讀書,說是讓我能考上狀元光耀門楣,老婆,我舍不得你!”我發嗲。

    “相公,我也舍不得你!”

    “所以我讓你爹允許我帶著你一起去京城,咱們啊租一套大房子,天天玩這個成人遊戲!”我挑逗她說。

    “你真壞!”

    “那要不要讓我再壞一次?!”

    “……”

    清晨醒來的時候感覺腰酸背痛,是不是房事太頻繁了?我看了看躺在身邊的司徒紅,心裏湧上了一種幸福感,有了家的感覺真好。

    “相公,你醒了!”司徒紅睜開了眼看著我。

    “你要是累了就多睡一會兒!”我輕輕的摸了摸她的臉頰,她回我一個羞澀的微笑。

    我抓過衣服開始穿上,然後裝扮一新準備去見司徒穀,

    “相公……!”司徒紅扯住我的手,滿臉的笑意。

    “不是吧,你還要?”

    “讓娘子幫你穿鞋子!”司徒紅說著,撿起了地上的鞋子,輕輕的套在我腳上。為了感謝她,我在她的額頭上輕輕的吻了一下。

    有老婆真幸福!

    司徒穀早就在廳堂裏喝著清茶了,咱又不是沒見過世麵的人,我知道大戶人家的規矩。我走進廳堂,端起一杯還冒著熱氣的清茶,“爹,喝茶!”

    “嗯,好,好!”司徒穀接過我遞上來的茶,然後笑著示意我坐下。“昨夜睡得可好?”

    “多謝爹關心,睡得很好!”

    “昨天席間我問過親家了,他們說你從小不大愛說話,而且做事一向很謹慎的,不過在我看來,你比他們說的要好啊!”

    “這都是托我爹和我娘的教導!”

    “對了,我昨天送親家回去的時候順便看了看他們住的房子,我想過些時候讓他們搬到城裏來住,我已經吩咐人買好了房子,離這裏不遠,還有一個後花園,環境不亞於我們司徒家,不知賢婿可滿意?”司徒穀呷著清茶。

    “我替家父家母先謝過嶽父大人!”我供著手說。

    “還有,”司徒穀放下手中的茶杯,“我想下個月你就去京城的書院,畢竟成家立業,你既已成家,那剩下的就隻有立業了,老夫還是希望你盡快考取功名的!”

    “是,爹!”我正襟危坐。

    回到臥室的時候司徒紅已經起來了,身上還穿著昨天的那套紅裝,正坐在梳妝台前打扮著自己,見我回來,輕聲問:“去見過爹了?!”

    “嗯!”我走近她,一股胭脂的香氣撲麵而來,我突然想起一句古詩:濃妝淡抹總相宜!“老婆,你不用裝扮了,你已經很漂亮了!”

    司徒紅轉過身看著我:“對了相公,‘老婆’是什麼意思?‘成人遊戲’又是什麼意思啊?”

    “這個……,”我看著她認真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來,“老婆呢,就是你,是我對你的愛稱,而成人遊戲呢,就像昨天晚上我和你,在一起……嘿咻嘿咻!”

    司徒紅的臉上頓時一片紅,不再說話了。

    “沒關係的老婆,以後呢,你要是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就盡管問我,你相公我一定會做到有問必答的!”我環住了她。

    司徒紅轉過臉看著我,“我們是不是應該去看看你爹你娘!?”

    “應該!”我站起身,“我爹娘把我養這麼大不容易,你這個做兒媳婦兒的當然應該跟我一起去看看!”現在雖然理論上我不是畢冉,可畢竟我用的是他的身體,法律意義上我是他們的兒子,所以贍養他們的任務我理所應當應該肩負起來。

    回到茅草屋的時候正日上三竿,娘正在院子裏喂雞,看見我走進來,忙走上前問長問短,但看到司徒紅的時候又頓時變得拘謹起來。

    “娘,這是您的兒媳婦!”我笑著看著娘。

    娘沒說話,隻是把我和司徒紅領進屋子。屋子裏還是一如既往的暗淡沒有光亮,不過住了這麼長時間我已經習慣了,倒是司徒紅第一次進我家有些不大適應。

    娘端來了兩碗水放到我和司徒紅麵前,盡管司徒紅不大適應周圍的環境,不過她還是端起了娘給她的水,這倒是挺讓我欣慰的。

    “娘,爹呢?”我沒看見爹的身影。

    “哦,他出去下地去了!”娘看著我,滿臉的笑意。

    現在已經算是深秋了,再過幾天就該收莊稼了,這幾天應該是尤其忙的幾天,爹也一定挺累的。

    “娘,我嶽父說已經在城裏買了一座房子,過幾天就讓你跟我爹搬過去住!”我看著娘,笑著說,“據說離著司徒府還挺近的,有空你可以過來坐坐呢!”

    “啊?那多不好意思啊!”娘有些驚訝。

    司徒紅看著娘,“沒什麼不好意思的,我爹這個人其實也挺隨和的,隻不過因為常住家中才顯得有些難接觸的,時間長了其實也挺好的。”

    “那就多謝司徒老爺了!”娘知道推辭也沒用了,索性就道個謝。

    我略顯讚許的看了看坐在身旁的司徒紅,接著又看著娘,“娘,嶽父大人已經給我在京城裏定了書院,說是讓我到京城裏讀書,也好考個功名什麼的,下個月就出發!”

    “啊,你要去京城啊?”

    “是,所以孩兒不能在您身邊盡孝了,您和爹就多保重身體啊!”我說的實在是太投入了,眼角都不由得有什麼東西湧出來。

    “那紅兒她……?”娘憐愛的看了看坐在我身邊的司徒紅,不自覺的已經把稱呼給改了。

    “哦,嶽父大人已經同意讓她跟我一起去京城了!”我握了握司徒紅的手,“您放心,娘!”

    “那就好,那就好!”娘微微的點著頭。

    正說著,孫琦聽說我回來了,也忙趕了過來,一進門就看見我和司徒紅坐在那,本來想喊我的名字的,現在卻什麼都沒說。

    我看著他,“怎麼了,幾天的工夫就不認識我了?”

    孫琦嘻嘻的笑著,“我是見到司徒小姐,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沒關係,說什麼都行,她不會介意的!”我轉過頭看著司徒紅,“是吧,老婆!”

    司徒紅給我的反應是,在背後狠狠的掐了我一下,我不能叫出聲,不過這丫頭也忒狠了,看我晚上在床上怎麼教訓她!

    我繼續看著孫琦,“你今天怎麼有空過來了?”

    “先生,他說幾天沒見你了有些想你,我跟他說你成親了他還不信,讓我帶給你一封信!”說著不知從什麼地方拿出一封信遞給我。


       

延伸閱讀                                      

第七章 啊?這就送來彩禮了?---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        

第八章 老婆,我愛你!---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        

第九章 帶著新媳婦去見公婆!---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        

第十章 叫我老公吧,這是昵稱!---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

第十一章 打……打……打劫啊!---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