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男女之間的小三出現~
不是打成一片
而是啞口無言


無法歸類的一段文(原來連文章也會無家可歸!)~~~
我唯一寫過的一篇笑話  所以無法分類


男:我是那種男人嗎!?
女:你就是!

女:我是那種女人嗎!?
男:妳就是!

人妖:我是那種~~~(這是小三!?還是三小!?)
(這死人妖一時啞口 不知該如何自稱)

這時遠方一個殘破的身影
伴隨著淒涼蕭颯的秋風  吹亂了他的髮型
杵著拐杖 一拐一拐 漸行漸近

GG含著淚眼 滿懷哀怨地說:
"沒有了我~你什麼都不是!"


PS:其實鳥毛本來就是雜亂無章 粗糙如雜草般 蓬首垢面 髮型本亂
所以ㄚ~~~
這形單鳥隻~~~更正是:形單影隻
一直在談鳥害我 滿嘴都是鳥毛
我是說這樣更顯得這流浪鳥的悲悽
只因一頭散髮  毛硬如鋼 
嗯~~~鬍子也都沒刮
稀疏的落腮鬍 掛在他肥肥的下巴上


無聊的我寫了這段 也不知該收錄到我哪一類的文章

這算是笑話嗎!?
原來我不小心寫出了一段笑話來了

詩詞歌賦
文采飛舞
既讓妳笑
也令妳哭


創意搞怪
天馬行空
不是作夢
只因發瘋


高雅粗鄙
虛幻迷離
心之所欲
就可下筆


別問我誰
別想要追
我是鬼魅
我在高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