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年夏天,我以「飲食教育營」為名,集結了許多小朋友,親自體驗「雞隻的宰殺處理」過程。這些小朋友在活動中和我進行了豐富的交流,以下介紹當時的情景。

把關在籠子裡的雞抓出來,用鐵絲綁住雞脖子,然後吊掛在屋簷下。雞隻拚命拍打著翅膀。小朋友們看到這樣的場面,都忍不住哇哇大叫起來。

                                       

「雞在被殺的時候會死命掙扎,讓人覺得牠非常痛。雞明明沒有做什麼壞事也要被殺,我看了很心痛。」

雞拍打翅膀的力道漸漸變得微弱,小朋友們的喧鬧音量也隨之減低,到最後彷彿一灘死水般地寂靜。

有些小朋友在雞死掉的時候雙手合十。想要吃下有生命的動物,就必須先直視牠死亡的過程。

接著把宰殺好的雞拿去用滾水燙,去除羽毛。有好幾位小朋友也試著挑戰拔毛的動作,但大部分的孩子都只敢站在一點五公尺外的距離觀看。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這個圍觀的圈子越來越聚攏。

「剛開始我看到雞被殺死,覺得好可憐,所以不忍心看下去,不過後來想想,這輩子恐怕再也看不到了,所以又再一次地睜大眼睛。」

「活生生的雞被鐵絲勒住脖子死了,好可憐喔。我雖然不斷地想,不過久了之後也慢慢習慣了。」

有一個女生望著毛被拔掉、光溜溜的雞,說了句「跟餐廳的雞皮好像」,並伸手去摸了摸。結果她卻叫了聲「哇,還溫溫的!」

「咦?真的嗎?」站在遠處的孩子們紛紛伸出了手。

「把手放在雞的身體上。會感覺雞的身體還很溫暖,讓我覺得牠好像還是活的。」

摸過一次以後就沒問題了。於是大家都開始練習拔毛。

「拔毛的時候會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感覺好噁心,不過我最後還是拔出來了。」

接下來則是放血。將雞脖子上的頸動脈切斷、倒吊,讓血流出。

放血的時機其實有許多竅門。如果一下子將活雞的脖子切斷,進行放血的話,就會因為雞在掙扎,而使得血濺得到處都是。這次是以鐵絲固定住脖子後放血,還以菜刀一刀斬斷脖子。

「在殺雞的過程中必須切斷雞脖子。刀一切下去雞的血直冒出來,害我嚇了一跳。」

過程中還發生了不少小插曲。我們為這項活動準備了四隻雞。最後一隻竟然還在籠子裡生了蛋。

有個孩子看了說「這可能是雞的死前遺言吧!」

「什麼遺言呢?」我問。「不要讓我的生命平白犧牲。」孩子回答道。

殺掉的雞最後變成築前煮(譯註:博多的一種傳統家庭料理,雞肉蔬菜煮),大家一起分享。本來以為剛看過宰殺雞隻現場的孩子,很多人會沒有辦法把雞肉吃下肚。但事實上並不是如此,所有的孩子都把自己那一份吃掉了。

「雖然覺得雞很可憐,但我之所以照樣把雞肉吃了,是因為人類如果不吃飯就無法活下去,也是因為這樣我才有勇氣看下去。雞肉煮成築前煮被大家吃掉了,原來我們平常吃的雞肉都是這樣來的。我希望自己不要忘記這份感激牠們的心。」

「雖然我知道這是因為被分食的緣故,但一隻雞的肉真的沒有多少。由此可知,自己以前吃了那麼多肉,就代表要犧牲那麼多動物的生命。我必須感謝支持我生命延續的雞。如果把肉剩下來沒吃完,就代表不尊重牠們的犧牲了。」

發表這段心得的孩子,據說很喜歡吃雞翅。每次去速食店都會吃一大堆炸雞翅。現在他知道一隻雞只提供兩支雞翅後,似乎受到相當大的震撼。

「我感謝雞提供給我們那麼好吃的肉以及蛋。以後我會懷著感激的心情享用食物。」

「殺雞的過程就是最好的證據,證明我們的生命是靠其他許多動物犧牲生命所支持的。」


好的文章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分享,分享正能量,分享双赢,80%的分享收益,欢迎大家积极分享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