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 杰倫與昆凌日前舉行婚禮,萬眾矚目,但他的「伯樂」吳宗憲卻未受邀請。這讓老吳相當感慨,9日他進台灣三立「綜藝大熱門」開工錄像,爆料自己已經寫好一封 信要給周杰倫,而他嘴巴上雖撇不介意周董沒送請帖邀他去婚禮,但也說:「到了這年紀,有機­會應去探望曾幫助過你的人,這小孩是怎了?竟沒邀請對他一生幫 助最大的人參加婚禮,等­他以後年紀增長,他自己應也會想到這問題。」



不過也有網友認為,要不是吳宗憲當年把周杰倫賣掉...


吳宗憲當年賣掉周杰倫的真相:



中國版的吳宗憲與周杰倫恩怨錄(不過網友砲的很兇...)




周杰倫活躍熒幕10多年,可誰又記得十多年前,他第一次上電視通告的經歷呢?

  那年——2001……

  吳宗憲(微博)在一次選秀節目後,每到深夜總是一個人鬼鬼祟祟地走進工作室,隔天一大早帶著滿足的笑容再出來,滿足中透著絲絲詭異。

   時間長了,猜疑便也多了:「憲哥是不是最近壓力太大了?」「憲哥是不是對女孩子已經沒感覺了?」「憲哥難道是戀童癖?」種種猜疑來源於可靠消息:一個小 男生被憲哥窩藏在工作室。不,準確地說是綁架!天哪,綁架,如此自由的社會竟會有人被牢鎖著,見不到其他任何人,三餐都是便當。聽到這個消息的每個人都為 這個小男生的安危捏了一把冷汗。

  而他,這個小男生,就是周杰倫!

  我和憲哥也是多年的好友了,一天在他的車上,從那個 超級豪華八聲道音響中竟然破天荒地流動出了陌生的曲調。說實話,我的第一反應是,憲哥的品位怎麼了,這字咬得國語不像國語、外語不像外語的怎能入他之耳。 然而,人啊,永遠不要將話說得太滿,省得自己沒有退路。聽過一遍之後,這聲音,像是有魔力一般充斥著你的靈魂,他那音樂的張力讓你如同中毒一般,沉醉在他 那一片罌粟之海當中。

  「他是誰啊?」我像犯了毒癮一樣,迫不及待地問。

  「嘿嘿!讓你們猜!」是的,依然是那股透著滿足、詭異的笑,嘴角微揚。但,大爺的,憲哥,您又在《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的錄製現場了吧!

  經不住慫恿,憲哥道出了綁架門的原委。「為了這張唱片我已經把他關在錄音房錄了一年多了!這孩子怕生,又不喜歡被干擾,所以我把他獨立起來,免得被你們這些凡夫俗子給污染了。」

  「他叫周杰倫!」說到他,便難停,如同愛子一般。「不過杰倫這孩子什麼都好,就是不太會說話,而且看到人群會恐懼,我擔心他以後如果發片上電視通告會有問題。」

  說到這兒,向來快言快語的憲哥竟將語速放慢,眉頭緊鎖,像是遇到了一件困擾了他許久的事情。

  「對了!方儒,就讓他先上我們那個《食字路口》好了,反正這個節目只要不斷地吃,不怎麼需要說話。好了,就這麼定了!」

  什麼?我沒有聽錯吧!上《食字路口》?

  我的腦袋如五雷轟頂般,覺得甚是荒唐。

  台灣年度收視排行榜第一名,衆多大牌藝人排隊排號預定才能上的節目,讓我安排一個無名小生上通告。各大唱片公司啊,我要怎麼向你們交代?憲哥又丟給我一個大難題。

  可我又能怎麼樣呢?

  「好啊,憲哥!不!吳宗憲!你是好樣的,又拿我的節目開刀了。」我無奈。

  「方儒,你怎麼了?好像臉色不太好看。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醫院?醫院怎麼能醫治這樣的問題!

  好吧,豁出去了!

  「不,我沒事!能讓這麼有才的歌手上我的節目,這真是我畢生的榮幸。」

  接我這句話的,是從那個超級豪華八聲道音響中傳出的曲調:載著你好像載著陽光,走到哪裏都是晴天。

  而我,陰天。

   錄影那天到了,一共兩集,地點分別在台中的東海大學和逢甲夜市。杰倫被安排在晚上那一場。在他之前上《食字路口》通告的全是超級大牌歌手。不信?劉德 華、黎明、郭富城、陳慧琳、張學友,等等,夠大了吧?高規格的接待方式便成了節目的常規,接機、搭機、五星級旅館、高級保姆車,缺一不可。

   而杰倫,當時的無名小生,根本無福消受。「請問我們家杰倫要坐哪一個航班?」經紀人客氣地問。製作單位回答得也夠直接:「不好意思,今天機票有點緊張, 能不能請他一個人坐大巴過來?」「這樣啊,那他今晚要幾點開錄呢?我們要在哪裏和你們會合?」「我們也不知道第二場要幾點才開錄。這樣好了,你請他早一點 過來,在台中逢甲夜市附近找一家麥當勞等我們好了。就這樣了!拜拜!」好吧,看到這裡的你,可以大駡我們沒人性,尤其傑迷們,但實話實說,在台灣那時只有 三家電視台獨大的年代,新人要上電視曝光一下真的和上央視春晚一樣困難。

  杰倫果然是個敬業的好青年,怕遲到,凌晨搭大巴不到早上10點就坐在麥當勞等著我們出現了。那時,距離他晚上開錄時間——晚上9點,還有11個小時。當我們看到他時,桌上的那杯可樂早已散成一攤水了。

  錄影開始,各工種都在為了高品質的節目效果努力著,整集節目一共錄製了兩個小時,我們也竭盡全力為杰倫爭取到了出鏡的機會,他的表現也毫不遜色、不負衆望,從頭到尾只說了5個字:

  「玉米還不賴!」

  兩個小時的錄製,只說了5個字,套用憲哥的話,「真是見鬼了」!

  辛苦了一天,終於等到了返程。但由於時間太晚了,飛機早已飛走了。在回程的車上,為了犒勞藝人們,我們親自將台中的名産太陽餅發給每一個嘉賓,雙方答謝的微笑裡都帶著深深的倦意。

  「再確認一下,是不是每個人都上游覽車了?」認真的工作人員進行再次確認。

  「一、二、三、四、五、六、……二十三、二十四。」

  沒問題,齊了!精疲力盡的大家很快進入了夢鄉。

  突然大家被一聲尖叫驚醒。「杰倫去哪兒了?」憲哥慌張道。

  「對哦,怎麼忘了還有周杰倫了!」

  「他有手機嗎?」

  「沒有!」

  ……

  此時,深冬,凌晨一點!

  周杰倫你在哪裏?

  伴著詢問,那句「載著你就彷彿載著陽光,走到哪裏都是晴天」划過夜空!


周杰倫成名前的辛酸往事,曾被劉德華看扁:

 16年前的杰倫,沒錢,沒名,沒女友;而且因為在單親家庭長大,他性格沉默而孤僻,走起路來更是低著頭;他逛街買不起昂貴的,卻也看不上便宜的;家裡唯一的收藏品就是母親買給他的吉他和自己彈斷的一根根琴弦……




  杰倫第一次參加選秀節目,評委批評他唱歌時口齒不清,第一輪就慘遭淘汰。下台之前,坐在評委席的吳宗憲提出要看看參賽選手寫的譜子。唯獨杰倫,連草稿都寫 得乾淨而整潔,別的創作型歌手,譜子畫得一團亂麻。看完吳宗憲說:「下週來我公司報導。」因為認真,他得到了人生的第一次機會。那一年,杰倫18歲,他一 無所有,只有對音樂的熱愛和一絲不苟的認真。

  也許是惺惺相惜吧,杰倫在公司遇上了同樣懷才不遇的填詞人——方文山。然而他們辛苦的付出卻不被認可,他們給當時紅極一時的歌手寫歌,卻沒有一首歌得到保留:

  寫過一首名為《眼淚知道》的歌曲,被吳宗憲推薦給劉德華。劉德華只不過輕輕瞟了一眼歌詞,竟連搖頭的說「眼淚怎麼會知道,眼淚要知道什麼呢?」最後給了溫嵐唱;

  他們為了向李小龍致敬,給張惠妹寫了一首《雙截棍》,阿妹卻認為曲風怪異,因此不接受;

周杰倫的雙截棍當初原來是這樣寫出來的,方文山背後的推手是憲哥跟康康:




《可愛女人》寫給吳宗憲,憲哥寫好了詞,叫《春夏秋冬》,可是憲哥實在是唱不來,於是退貨,之後讓徐若瑄填詞;

  《忍者》寫給張惠妹,阿妹當時根本無法想像這種稀奇古怪的曲風,更不用說拿來自己唱了,認為不合適被退;

  ……

  一年很快就過去了,依然沒有歌手願意唱他們的歌。

  2000年的一天,吳宗憲找到他說:「你這些歌曲,別人不喜歡唱,但是我感覺還不錯,那就你自己來唱,如果你三天之內能寫出個十幾首歌,我就從中挑出十首歌,給你出一張專輯。」

  杰倫深知這也許是自己唯一的機會了。他先去買了一整箱的泡麵,然後把自己關進工作室了,那次真的完全拼了命,居然寫歌寫到流鼻血……

  十天之後,同名專輯《Jay》橫空出世,當年在台灣拿下五十萬張的銷量。杰倫紅了,杰倫的名字,傳遍台灣,吹到大陸,後來當電影導演也是水到渠成的事,他和方文山也成了絕配的搭檔。

  周杰倫不容易,也知道自己的長短,自知自己不是「讀書的料兒」,他從不花費時間去做跟音樂無關的事。

  一個男生,可以不帥,可以不唸書,可以沒錢,可以不善言談,但是一定要對自己所鍾愛的事業認真!否則,你的一生也就這樣了。

  正如杰倫所說:一個厲害的人、不平凡的人,書不一定要讀得多好,但是一定要有一技之長。

吳宗憲坦言與周杰倫關係疏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