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9320931l96n7n1b6.jpg

二次大戰期間,有一對名為麥考爾(MacCall)的猶太人父子被送到奧斯維辛集中營。這位父親經常對著他的兒子說:「我們什麼都沒有,唯一擁有的僅僅只是智慧。當別人說1加1等於2的時候,你必須想著1加1也能大於2。」

數年之間,集中營裡死了幾十萬的猶太人,而麥考爾父子幸運了活了下來,直到二戰結束,他們隨著美軍到了美國。1946年,父子倆總算到了一處地方定居下來,也就是後來的休士頓,從事銅器生意。

有一天,父親問他的兒子:「你知道一磅的銅價值多少錢?」
兒子回答:「現在一磅銅價值35美分」(註:100美分 = 1美元)
父親說:「你說的對,不只是休士頓,整個德州的人都知道一磅銅值35美分,但你應該回答我3.5美元,不相信你把這一磅銅做成門把賣出試試。」

20年後,父親死了,這個兒子繼承父業,獨自經營銅器生意。這期間他做過銅鼓,做過瑞士鐘錶上的簧片,也做過奧運會的銅獎牌。甚至曾經將一磅銅賣到3,500美元,此時的他不是別人,正是麥考爾公司的董事長。

1974年,紐約政府為了清理自由女神像,因此請了工程公司進行翻新工程。待工程結束後,工程公司遺留了許多翻新而剝落的廢料,因為合約內容沒有包括處理這些東西,因此工程公司並不打算解決這個問題,反而把爛攤子丟給了美國政府自己去想辦法。

紐約政府於是向社會廣泛招標,希望能有人來處理這些廢料。但好幾個月過去了,卻沒有人敢去承標。最主要的原因是,在紐約垃圾處理有嚴格規定,特別是這種廢料,如果沒弄好就會受到環保組織的起訴,屆時恐怕連政府給的標金都不夠賠,甚至還可能吃牢飯。

此時此刻,正在法國旅行的麥考爾聽說後,立即停止休假行程轉飛紐約,下飛機後馬上動身去看自由女神像下堆積如山的銅塊、螺絲合木料等廢料,他當場尋思一會兒,轉身就與紐約政府簽了字,同意承包這個清理廢料的標案。

這件事情引起軒然大波,連媒體也來大肆報導麥考爾的行為。然而,紐約許多運輸與清運公司對他的這個舉動暗自發笑,甚至還有人登報諷刺這是一個自殺行動,是一個愚蠢的行為。然而就在這些人準備要看這個德州佬的笑話時,麥考爾卻做了一些令大家摸不著頭緒的事。

首先,麥考爾招集並組織工人,對這些廢料進行分類。他要求工人把廢銅熔化,同時鑄成小型的自由女神像;其次,他讓工人把水泥塊結合木頭加工成底座,同時把廢鉛、廢鋁做成紐約廣場的鑰匙。

後來大家才恍然大悟,原來麥考爾一開始就沒打算清運這些廢料,而是將這些廢料做成紀念品,在美國各處販售限量的小型自由女神像與鑰匙。由於這些廢料的爭議老早就在美國發酵,因此事件的知名度與新聞效應已經很高,加上這些紀念品的確是從自由女神像身上剝落下的廢料做成,很有紀念意義。

因此當紀念品製作完成之後,不到3個月的時間就讓這些紀念品銷售一空,麥考爾就這麼神奇的讓這堆沒有人想處理的廢料,變成了350萬美元的現金,換算下來,幾乎使每磅銅的價格翻了1萬倍。

這故事告訴我們,有些商機往往就潛藏在大家認為毫不起眼的事物上,只有獨具慧眼的英雄,能化腐朽為神奇,利用創意將廢土變黃金。戲法人人會變,只是巧妙略有不同,就看你是否有膽識、有本事,去發現別人看不見的利益,用你的智慧與行動,成就令人讚歎的傳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