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4462_944586102226477_7278603128987453009_n.jpg


霸车位大声喧哗隨地如厕●黑人摆摊犯眾怒

甲洞百美园(Wangsa Permai)居民申诉,黑人公然霸地摆摊做生意,不但吸引5、60名黑人前来喝酒喧哗闹事至凌晨,甚至还公开大小便,令当地居民饱受困扰。

据瞭解,黑人每天晚上8时至翌日凌晨4、5时,在一茶室外的停车位上开档,问题已延续了近2年。期间为该区及居民製造多项问题,包括交通、噪音干扰及卫生问题。

居民也说,由黑人营业的摊位共有2档,主要是卖饭及面食,光顾的顾客则全是黑人;他们营业期间犹如开派对,不仅大声地喧哗及喝酒,酒后甚至还会闹事及行为不当。

“他们隨便在马路旁或是树下如厕,有时也会在住宅区內飆车。现场不时还会出现黑人陪酒女郎。”

忍无可忍的近百名居民今早在当地居协的带领下,聚集在涉及的茶室外高举大字报抗议!

同时要求民政党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也是吉隆坡市政局諮询理事会成员刘开强,协助解决。

占用车道居民出入不便

居民申诉,位於2/5路的一间茶室业者,擅自在路旁的停车位搭起棚架,並在有关地段铺设地砖后出租给黑人摆摊做生意。

他们指出,该路是进出该花园的主要出路口,然而营业光顾的黑人却在棚外泊车,占用了一条车道,也是原本两条车道的道路变得仅剩一条车道可使用,造成居民出入困难且不方便。

“他们(黑人)的摊位座位靠近马路,如果我们驾车不小心撞到,那又该是谁的错呢?”

居民纷纷表示,黑人的行为造成他们的不便,更让他们担心住区及自身的安全。已有不少居民因为面对上述问题而决定搬走。

另一方面,当地居民也投诉有关茶室业者,霸佔后巷摆摊或煮食,以致后巷无法通车,让人担心倘若发生意外,救护车或消防车將无法进入。

他们也说,该业者同时也在附近的电流转驳站擅自设立一个垃圾槽,引起环境卫生的问题。

舌良保:投诉多次无回应

居协主席舌良保指出,居民曾针对黑人摆摊阻碍交通,甚至半夜喧哗闹事的问题向士拉央市议会投诉多次,但是却始终不获任何回应。

他与居民均希望当局儘快派员拆除违法建设的棚架,还当地居民停车位及道路使用。

刘开强:外籍人士不获营业执照

刘开强指出將致函士拉央市议会,要求解决此事。

他表示,若发现黑人持有营业执照,则会向反贪污委员会投诉,以调查当局是如何发出相关执照。

“外籍人士並不符合获得营业执照的条件,就如吉隆坡市政局也不会发出执照给非公民,除非是业主本身將执照租出给外籍人士。”

他根据观察指出,霸佔公共停车位搭棚做生意,已触犯了1974年道路、沟渠及建筑物法令,因此不解为何市议会没有发现这项问题。

他也说,在地方政府的条规下,茶室有限定时间营业,然而该黑人摊位却每晚营业至凌晨时段,甚至还有陪酒女朗,这已是利用茶室的方便,变相成为一个酒吧或夜店。

麦嘉强:僱主租出摊档违法

民政党直辖区投诉局主任麦嘉强则说,雇主聘请非法的外籍劳工,已触犯1959年移民法令55(D)条文。一旦罪成將被罚款不少於1万令吉或不超过5万令吉;或监禁不超过1年。

他说,即使雇主租出摊位给非法的外籍人士,同样触犯有关法令,需要负上责任。

茶室负责人:前任业者留下棚架

该茶室负责人回应时指出,他们甫於2014年开始接手经营该茶室,而有关黑人营业的棚架则是上一手业者所留下,也是买卖合约上所列明的。

惟他没有说明有否收取黑人的租金。

他说,居民若认为不合法,可向市议会投诉並要求拆除;但有者却擅自驾车撞坏棚架及茶室部份范围,造成损失。

他表示,居民投诉后巷及垃圾槽的问题,也都是前任业者留下的。

他也说,愿意和居民商谈,惟居民却不曾找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