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9974888kkh52b0f2.png

  每一份愛情的來臨都不是無緣無故的。作為這所美國人開辦的私立學校中最為優秀的男生,男孩有理由得到情竇初開的少女的追求---他長相俊秀,氣質儒雅,拉得一手漂亮的手風琴,而且,英語口語在學生中無人能及。當然,向他示愛的女生也並非平庸之輩。那位名叫依絲米忒的婆娑少女是伊斯坦布爾赫赫有名的皮草大王的女兒,貌若天仙,伶俐可愛。        

          

  依絲米忒常常在校園攔截他,有時會送給他一些小物件,比如手錶、瑞士軍刀、皮帶什麼的,都是男孩喜歡的東西,有時只為了和他說幾句話。說實話,這樣漂亮多情而又率性熱忱的女孩子幾乎沒人能夠抗拒。所以,他也不知不覺地陷進了依絲米忒用溫柔和熱情織出的情網。他們開始約會,常常在週末,遠離街區,跑到郊區的河畔和小山岡,在那裡玩耍,嬉戲,情到深處也會激情擁吻。        

          

  他的變化被父親看在眼裡。處在莽撞毛糙的少年期的兒子一度顯示出了異常舉動,多數時間心思重重,神遊身外,其間伴隨有間歇性的傻笑。作為過來人,這位一直受西方思想薰陶的大個子葡萄酒商人,敏銳地察覺兒子一定是有了心上人。可是,兒子還是如此稚嫩孱弱,雖然個頭已經快和自己差不多,但是,他除了會學習,其他什麼也不會,甚至連衣服都不會洗。沉醉初戀不知歸路的兒子是在攜帶著美好情愫走可怕的感情鋼絲啊!他決定和兒子好好談一談。父子間的談話是在一次晚餐時進行的。父親直言不諱地問兒子:“奧罕,告訴爸爸,那個入你法眼的女孩子叫什麼?”        

          

  他因意外,顯得非常吃驚。只是怔了片刻,隨即垂著頭輕聲告訴了父親。他不敢抬頭直視父親,等著父親大發雷霆。        

          

  父親說:“還是到此為止吧,聽爸爸的話。”        

          

  他見父親態度溫和,膽子漸漸壯了起來。他為自己辯解:“爸爸,是她主動的。況且,她的條件的確不錯呀!”他覺得更像是在為他們的那份感情辯護,心底有一股豪氣油然升騰。        

          

  父親輕輕搖頭:“奧罕,你還太小。”        

          

  “太小?爸爸,我已經19歲了,是一個男子漢了。而你,當年只有17歲不就和媽媽相戀了?”他自認為抓住了父親的話柄,情緒越發激動起來。        

          

  他說的確是實情。他等著父親妥協。        

          

  可是,他聽見依然和藹的父親說了這樣一番話:“你說的沒錯。可是,你知道嗎,我17歲的時候已經在葡萄酒作坊當釀酒師傅了,每個月能拿2000萬里拉。我是說,我當時已經能夠自食其力,有一定的經濟實力為愛情買單。你呢,一個里拉都掙不到,你憑什麼心安理得地鍾愛自己心儀的女孩?”        

          

  他桀驁的心被父親的話征服了,埋頭扒飯,一聲不吭。        

         

         

          

  父親又語重心長地安慰他:“奧罕,不是爸爸古董封建。你想想看,一個男人,如果沒有經濟基礎,不能為他的愛人提供必要的物質保證,如果你是女子,你會怎麼看待這樣的男人?兒子,我告訴你,我一直都認為,一個男人,如果沒有一份賺錢的工作,不能自食其力,哪怕他40歲甚至50歲,都不配談戀愛,談了,就是早戀;相反,只要他有立業掙錢養家的本事,15歲戀愛也不算早戀!”        

          

  父親的一番話,可謂語出驚人,是他聞所未聞的邏輯,但又是那麼入情入理,無懈可擊。一語驚醒夢中人,經過思想鬥爭,他做出了從依絲米忒身邊安靜地離開,從這段虛幻飄渺的無根之愛中抽身而退的決定,儘管為此他承受了半年的痛苦。        

          

  牢記著父親的囑咐,他知道自己涉足感情還為時過早,於是集力于學業,最終一舉考上伊斯坦布爾科技大學-土耳其最好的國立大學,並在這裡牢固地奠定了日後事業的基礎。        

          

  他就是奧罕·帕慕克,2006年度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        





 ▼ 訂閱 鄉民健康補給讚 健康資訊不中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