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截图20150309153623.jpg

 墨子在西元前五世紀左右,中國還是一個由許多諸侯國組成的國家。其中楚國是一個大國,宋國是一個小國。        

    當時,一個著名的工匠公輸般,為楚國製造了一種稱為雲梯的新式兵器,這種武器又高又大,用於攻打敵國的牆門,在當時說是戰略性武器。雲梯造成後,楚國就準備攻打宋國了,以便檢驗這種新式武器的效用。    墨子聽到這個消息後,走了十天十夜,趕到楚國國都,拜見了公輸般,能夠阻止這場戰爭。墨子見到公輸般後說:“北方有一個人欺侮我,我希望借你的殺死他”.公輸般不知是計,聽了很不,也沒有任何表示。墨子接著說:“我可以給你很多錢,作為你殺人的報酬。”公輸般回答說:“我講道義,不會因為報酬去殺人。”墨子說:“楚國是大國,人口不多而土地遼闊,可是它卻準備攻打弱小的宋國,這是非正義戰爭,你口頭上說不殺人,可是一旦發生戰爭,有多少無辜的平民會因為你的新式武器而死去,這跟你親手殺人有什麼區別呢?”    公輸般被問得啞口無言,推諉說攻打宋國的計畫是楚王的,於是墨子和公輸般去見楚國。見了楚國國王,墨子並沒有先說戰爭。他對國王說:“我想請教大王一個問題。”楚王問他是什麼問題。墨子說:“有人放著的車子不要,卻想偷的破車,捨棄自己的漂亮華貴衣服不要,卻想偷鄰居的舊衣服,這是怎樣一種人啊?”楚王不知是計,馬上說:“這人有偷竊的毛病。”墨子抓子時機,馬上說:“楚國有廣闊的土地,而宋國只是一個小小的國家,這就如同一輛漂亮的車與一輛破車的對比;楚國物產豐富,而宋國物產貧乏,這如同漂亮衣服和舊衣服的對比,所以我認為楚國攻打宋國,跟那個犯了偷竊病的人正是一類人。”    楚王一下子不知如何回答才好,蠻橫地說:“你說得好,但是公輸般為我造好了雲梯,我是一定要攻打宋國的。”墨子不慌不忙地說:“雲梯並沒有想像的那樣厲害,不信我可以與公輸般模擬作戰。”楚王於是為他們準備了道具,包括城牆,守城的器械,雲梯及其它攻城的兵器。公輸般模擬攻打宋國的城牆,任由他多次攻城的戰術,都被墨子抵擋住了,公輸般攻城的器械用完了,墨子守城的還有餘。    公輸般不甘心失敗,對墨子說:“我怎麼來對付你,我不說。”墨子也說:“我也知道如何對付你,我也不說。”楚王問墨子其中的原因,墨子說:“公輸般的意圖,不過是殺了我。他以為殺了我,宋國就沒有人來防守楚國的攻打了。可是,我已經把我的方法教給了我的徒弟,即使殺了我,也不能攻入宋國的城門。”    楚王見大勢已去,迫不得已地說:“我決定不攻打宋國了。”這樣,墨子憑自己的機智和解除了宋國的一場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