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30124_944089838942770_9172807975452119895_n.jpg


30年来最萧条●何清园批发城面临寒冬

何清园是大马最大的时装批发城,但这个曾是必到的购衣旺区,人潮却减少了,业者也相继离开,更出现不少空置单位,前景令人担忧。

新春前夕原是时装业的旺季,但何清园时装业却受到经济及马幣匯率的影响,再加上外在环境因素,包括交通、外劳等问题,大大影响了批发城的地位。

30%料倒闭70%亏损

据瞭解,何清园时装批发业面临30年来最严重的萧条,估计今年內有30%时装店会倒闭,有70%同业会亏本经营。

《大都会》社区报走访何清园一带,发现当地的人潮减少了,也有许多的空置店铺等待出租。

不少空置单位等出租过去,何清园一带是非常旺的地区,店铺饱和,想找一间空铺做生意都很难。但如今该区出现多间的空置店铺,等待出租,有些空置很久都租不出去,令人唏嘘。

经济不景马幣走弱
生意额跌40至50%

受访的时装业者表示,经济的不景及马幣的走弱,是导致时装业萧条的主要原因。马幣匯率差,导致他们来货成本昂贵,因此也难以转售。

他们指出,经济的不景气,导致他们生意难做,他们的生意额相比去年跌了40%至50%,目前也有多家业绩无法经营下去,逐一关闭。

他们表示,交通的不便也影响了顾客上门。顾客每次都是大量批发购买,因此需要有地方泊车在店前上货,但交通的不便,导致他们只能做熟客生意。

车位不足顾客止步他们透露,泊车位不足导致许多车辆都必须双重泊车,同时却也得面对执法员的频密取缔,令业者摇头之余,也再度让顾客止步。业者更不满执法人员持双重標准的执法,让业者有故意被刁难的感觉。

业者:外劳抢滩打击生意

另一方面,业者也透露,前往分一杯羹的外劳,也再在打击了他们的生意。

据瞭解,自己当老板的外劳售卖成本较低的衣服,瓜分了一定的市场。

不过马来西亚时装批发进出口商会会长拿督洪细弟却认为,虽然外劳在何清园也做起了批发,但对时装行情其实影响不大,他们所售卖的是低廉的衣物如t恤,这也时装业所售卖的时装及马来服装不同。

他说,时装业受到衝击主要是因为大眾购买力减弱,以致门市也减少来向我们拿货,因此批发市场就剩很多的货,以致同行间的竞爭力也大了。

“消费力差再加上即將实施的税务问题,导致人们都不敢消费,收入少导致市场低迷。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就算是大减价,也未必会刺激消费。”

陈永德(马来西亚时装批发进出口商公会总会財政):有很多空置单位

“我的生意额相比去年跌落逾40%,原本打算將店分隔一半出租,但却一直租不出去,而且这里也有许多的空置单位准备出租。

我的店在1983年成立,是家族生意,传到了第二代,惟前景却不乐观。以前顾客是一打购买,但目前是只购买4件,需分3次才能卖出。而且现今也有许多人选择到国外入货,也影响了我们的生意。

另外,我认为外劳也是我们的竞爭对手。我怀疑在集团操控下,外劳也成了老板卖一些成本廉价的衣服。”

黄先生:出现亏本窘境

“我在这里营业了20余年,近来觉得生意难做,还出现亏本的窘境。经济的不景气,导致多家的时装店因成本高,入不敷出,而一间间的关闭。

我也担心一旦在何清园兴建54层的大楼后,更加影响我们的生意。”

张先生(47岁):今年生意额减半

“我在何清园已经营业20年了,近几年来生意一直滑落,今年的生意额更是减了一半,我相信明年的行情將会更差。

最近当局的取缔相当频密,包括取缔及开罚单予违例泊车、双重泊车者、拖车行动,一天取缔3次。但停泊在路边的巴士却不被取缔。

我也发现店前五脚基有小档口摆卖椰浆饭,但却相安无事,我只要把物品摆放在五脚基,就会被取缔。这让我觉得当局持有双重標准。”

李小姐(32岁):经济不景衣服少买

“经济的不景气,再加上马幣匯率下滑,影响各行各业,包括时装业。

原本时装是很好做的行业,因为衣食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但如今经济不好,大家都会选择先填饱肚子,衣服就少买了。

以前是顾客上门抢货,但现在是等顾客上门,还要想办法吸引顾客上门。我希望当局可以搞好国家经济,带动我们的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