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門在外,幾經心酸;天涯路遠,各自安好。壹米陽光穿過寒冷的屏障,投射出五彩的斑斕,終有壹天,我們也會像這米陽光壹樣沖破紅塵的紛擾,勾勒自己的斑斕。在這之前,我愛人們,記得替我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傷心,不要難過,有朝壹日再相聚,笑著道壹句:真好,我們都好好的。   每當秋天到來時,我就急不可奈地盼望冬天,因為冬天到了,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去問候那些我所愛的人,記得多穿衣服、多喝熱水、多吃飯,不許生病……當然也會收到朋友的問猴,有的幾頁紙,有的只言片語,每當這時,總會鼻尖泛酸,妳會在心裏默默地說:瞧!這就是被惦記的感覺,真好。   紅塵紛擾,幾經不易,少年幾許,已望不清其面龐,只余壹襲模糊似彎的嘴角,笑魘如花,清純無暇。轉身,笑弧依然,卻多了幾分戲噓、幾分諷刺、幾分薄涼。而那些生命的過客會告訴妳,妳變了,然後轉身歸去。那些生命裏的真正的永恒會心疼地抱著妳,對妳說哭出來就好了。       

  變的不是我,而是這個世界對我們的苛刻要求。 內容來自dedecms   山河無言,這是山河的默契,因為有些話,無需多說,自會懂得。棲息文字,這是我的歸宿,找壹片凈土,自成壹界。文字被關註的人多了,心卻越來越空了,會追求某種贊美,壹步壹步改變初衷。有人說,妳的文字美則美矣,沒有生命,曾經糾結了許久,甚至提筆失了興趣,開始懷疑自己。那麽現在我可以驕傲告訴自己,那是因為我經歷太少,與其追求那些自己目前達不到的,何不快快樂樂,求個心安裏得。   有時候會莫名其妙的相互打電話,接通後相顧無言,壹些人,總是等幾秒就失了耐心,壹些人,總是等著對方去掛,看著流失的話費,大罵壹聲,妳丫真傻,眼裏卻笑出了淚。在內心深處我們都是壹顆樹苗,會渴望陽光、渴望雨露,所以對那些妳在意的不要吝嗇妳的關懷、妳的溫暖。   談到冬天,大多數人總會想到壹個詞寒冷,沒錯,正是因為寒,所以才格外容易感到溫暖。有時是壹縷陽光,有時是壹床暖被,有時是壹杯熱粥,有時是壹句問候,有時是那麽壹個人,看著就能暖到心坎。時光還很長,我們還可以在壹起很久、很久……在這之前千萬不要走散了,因為我記性不好,我怕走散了就在也找不到了。  

   喜歡飄雪的日子,因為有個朋友從小到大沒有見過雪,總是會問我江南的雪美不美,壹樣東西見得多了,總會思空見慣,那時我的回答是就那樣,沒太大感覺,我感覺到了她的失望。而現在我每年到飄雪的日子總會拍壹兩張照片傳給她,明明很平淡的景物,她總是笑開彎彎的嘴角,我告訴她,有空帶她來看我家鄉的雪,那壹刻我看見她眉眼亮的像個精靈。在這之前,我會替她好好欣賞這飄舞色雪花,這漫天起舞的精靈。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分別時,我們總是說好,經常來往,現實裏,不是距離太遠,就是環境不允許。但是我們都知道,遠方有那麽壹些人,必然互相牽掛。距離阻擋不了的濃濃思念,時間切斷不了那些風雨共濟的流年。總是懶得去煩去計較壹些事情,別人總是說太傻、太單純,回頭想想也是,現在生活簡單、想法簡單,長的也比較簡單,但我卻如此地慶幸著:因為簡單,所以快樂。   陽光漸漸升起,驅走這冬日的微寒,我依然攏了攏緊衣衫,因為我們說好的:我會好好的,不會讓自己生病。天氣再寒,總有彼此牽掛,天涯路遠、只願各自安好。

在我的生命中种满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