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傍晚,紅日會棄我而去,就像回憶,就像時間,也像過去的那些成敗。只留我孤獨的站在原地,仰望天邊那壹抹美麗的斜陽,卻無能為它做些什麽。 人到中年,青春會棄我而去,就像花朵,就像蝴蝶,也像過去的那些友情。只留我默默的等待黃秋,註視窗前那壹片枯黃的落葉,卻不知風兒何去何從。 莫求留步,也許現在終會過去。 莫求容顏,也許風華終將逝去。 時間巧妙的在原地打轉,卻洗劫了我們的壹生。 我們愚昧的在紅塵流浪,卻告別了短暫的沈浮。 如果有什麽可以留住,我希望能留住老去的身軀。 如果有什麽可以擁有,我只想擁有那逝去的年華。 本來無憂,若未曾相遇,我是否如初來時那般快樂。 本該無懼,若未曾擁有,我也許如初來時不愁失去。 若未曾遇,誰會見妳隨風而去。 若不曾愛,誰又無故肝腸痛斷。 那些都是過去,如秋葉隨風不可挽留。 那些只是歲月,如春華雕零不可重拾。 不論多遠,回首望去,不過剎那,我依舊是我,未動分毫。 不論多近,如何尋找,不過眼前,妳何曾來過,又在哪裏。 本文來自織夢 愛像流水,灌溉妳我,卻未能擁抱著妳。 我像空氣,任妳來去,奈何我難牽絆妳。 也許,妳真的註定來了又去。 也許,我註定只能此心不移。 不論妳如何思來想去,我還是我,沒有來去,也安然常念。 不論妳如何見始未終,我亦是我,沒有始終,也寂然常行。 也許吧!我不是妳,卻甘如同體。 也許吧!我不懂妳,卻願共生死。 記得前世,妳我許願,海枯石爛,相依為命共賞風華,不離不棄。 何故今生,願還未盡,初見河山,妳已身化萬千紅塵,隨風而去。 我心亦如初見之時。 妳意已非初識之清。 我願隨然,如大海般擁妳如初。 奈何千載,未曾見妳脫盡紅塵。 那年今日佛前願 今年那日佛前忘 妳來我往何曾離 生往死來人無知 我願修壹世無塵之身,在最初相遇的地方靜候妳的歸來。 我願化壹片無邊之海,在海岸交集的地方擁抱妳的渡船。 誰憶念那些過往,像蝴蝶般越飛越遠,最後消失。 誰能見那些身影,像奴隸般越累越忙,最後迷失。 是否妳我的緣也像那只蝴蝶,最後也要消失不見…… 是否妳我也背負著那些對錯,最後自己淪為奴隸…… 也許今夜的月不如從前那般明朗,還有繁星相伴,但那不是星和月的錯。 也許今年的雪不如從前那般潔白,還有梅花相依,但那也不是雪和梅的錯。 誰曾想壹切是非對錯,那不是我想要走的路,即便路過,無非塵緣,如過眼雲煙,隨風而去。 誰曾見萬般生離死別,那不是我想要受的痛,即使痛過,不過心動,如煙花易冷,念念變遷。 歲月靜好,如流水般無需觸碰,它若驚起波瀾,難見水中魚兒。 紅塵淒美,如雲煙般無可牽掛,它若牽起過往,難達心中彼岸。 妳我,哪有幾個五年?若是清風,不該太多楊塵。 歲月,哪有幾人能留?若是流水,不該太多牽掛。 昨日若有,今何不見? 今日若是,何待明日? 萬千塵埃,莫過大地。 壹切得失,無非歸空。 鳥兒劃過天際,為何不見它曾經的身影? 年華劃過身際,為何不見它曾經的美麗? 還記得來時如美麗春花,去時卻如瞬間煙花。 還記得擁有如夢中天堂,失去卻如人間煉獄。 是誰,為求壹段紅塵之夢乘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