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許多中國人的傳統觀念裡,養孩子就是無盡的操心和受累。雖然如今經濟條件好了,許多家庭認為旅行是家庭生活的必要內容,但不少家長依然不願帶孩子出遊,理由比如耗費大量精力財力為全家計畫了一場美好旅行,結果熊孩子躺在大街上耍渾,拉也拉不走,父母到哪都得扛著大包小包孩子的家當,滿身是汗。「孩子從小就該去旅行。」這是童書出版人、《華爾街日報》兒童教育專欄作家三川玲的觀點,本文是她與大家分享的內容。
在聊聊為什麼帶孩子旅行前,先說說為什麼很多父母不願意帶孩子去旅行。

據我的觀察和瞭解,原因很直接,大致有以下幾種:

一、記不住。孩子太小,看什麼都記不住,去了也白去,浪費金錢和精力;

二、危險。小孩子出去愛生病,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不安全,吃不習慣玩不好;

三、麻煩。出去帶很多孩子的東西,大人還要照顧孩子,陪孩子太累,玩得不盡興。

恩,我們就來看看這些原因是不是站得住腳。

首先,第一個「去了白去」的說法,最為普遍。不僅老一代父母如此,我身邊的很多年輕朋友,也抱有同樣的想法。可是,和中國的家庭教育最核心的問題一樣,這些都是父母的想法,並沒有從孩子的感受、需求出發。

我特別害怕父母的「有用論」。譬如彈鋼琴是有用的,玩沙土就是沒用的,學冰球是有用的,捉迷藏就是沒用的,補習班是有用的,過家家就是沒用的,下圍棋是有用的,玩積木就是沒用的...沿著有用論的思路,旅行,就是瞎玩兒,既考不了級,也沒證書,既加不了分,也不能算特長,當然是沒用的,也就不值得花費時間和精力。

孩子成長過程中,語數英的知識,鋼琴美術體操的技能,這些是硬功夫;性格、情操、眼界、心理等等,則是軟實力。就像一台電腦,硬體固然重要,核心競爭力其實是軟體。軟實力,是最重要、最核心、最能影響發展、最能營造幸福人生的關鍵因素。

我有一位中學同學,家境良好,品學兼優,大學畢業後,留在家鄉工作。過了幾年,他很想去南方闖蕩,卻屢屢不能成行。後來,聽說他不敢去南方的最大原因,竟然是他從來沒有離開過家鄉,懼怕一個人乘坐火車。 我不想絕對地說,他的命運受錮於小時候沒有去旅行。但是,如果他曾經去旅行過,至少不至於害怕坐火車,不至於害怕陌生的環境,不至於因為畏懼的心理,喪失了改變人生的勇氣。

是的,這正是第二個困擾家長的原因,危險。旅行,就會有意外,有風險。會有吃不習慣的飯菜,會有等不到的班車,會有磕磕絆絆,甚至會生病和縫針......但是,這不正是旅行的目的所在嗎?我們不是想讓孩子更堅強嗎,不是想讓孩子會處理困難嗎,不是想讓孩子成熟成長嗎?

旅行,就是這麼一門無法替代的成長課程。幾乎所有的家長,在和孩子一起旅行之後,都會發現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孩子有了很大的變化——這,就是旅行的魅力和魔力所在。

最後,對嫌麻煩的家長,我想說,旅行是加強家庭凝聚力的最好時機。平時,工作忙,心情差,沒有時間陪家人和孩子。而現在有了一段完整和家人在一起的時光,沒有工作的牽絆,是多麼甜蜜和愜意的事情啊。

當然,如果在旅途之中,還不斷查郵箱回郵件,開著電話會議發著微信,那的確會嫌孩子鬧,嫌孩子煩。這正說明家庭旅行的問題在於大人,而非孩子。要改變的,正是家長的心態和做法。

三個不願帶孩子旅行的原因,分析到這裡。下面,我們聊聊帶孩子旅行的好處,到底在哪裡,到底有多大。我覺得,大概可以分成三堂課。

第一課,多元價值觀課。

我知道,談到旅行的好處,很多人會提到,鍛鍊孩子的獨立性、自主性,學習多種文化的知識等等。的確,這些都是帶孩子旅行的好處。但是,我想說的,是另外一種。那就是孩子多元價值觀的建立。

我覺得,人的一生之中,有一個特別特別大的敵人,需要我們去消滅。它的名字,叫做「狹隘」。狹隘,對於一個國家,會造成閉關鎖國;對於一個民族,會造成夜郎自大;對於一個人,則會造成自以為是。而這三個層面的結果呢,則是落後,則是狂妄,則是愚昧。

還記得魯迅在為國人畫像的《阿Q正傳》裡,是這樣生動地描述狹隘的:「用三尺三寸寬的木板做成的凳子,未莊人叫『長凳』,他也叫『長凳』,城裡人卻叫『條凳』,他想:這是錯的,可笑!油煎大頭魚,未莊都加上半寸長的蔥葉,城裡卻加上切細的蔥絲,他想:這也是錯的,可笑!然而未莊人真是不見世面的可笑的鄉下人呵,他們沒有見過城裡的煎魚!」

我覺得,大到宗教的矛盾、國家的紛爭、民族的仇恨,小到鄰里的糾紛、婆媳的爭鬥,很多都和各自的狹隘價值觀有關。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按自己的喜好煎魚、切蔥絲、坐凳子,也就天下太平,國富民安了。

那麼,怎麼讓孩子擁有多元價值觀呢?一是閱讀,二就是旅行。讀萬卷書,不能死讀,那是呆子;行萬里路,也不能白行,那是販夫。讀書,要學會思考,旅行,也要深度旅行。兩者結合,才會真正發生作用。

第二課,多樣世界觀課。

旅行,是一種最好的、最直觀的方式,讓我們看到真實的世界、真實的生活。很多時候,我們習以為常、司空見慣的東西,其實並不是天然就該如此的。

       

 

旅行,就是讓我們知曉,離開我們居住的地方,五十里、五百里、五千里之外的地方,那裡的山是什麼樣的,那裡的水是什麼樣的,那裡的房子是什麼樣的,那裡的人是什麼樣的......最關鍵的,則是那裡的生活,究竟是什麼樣的。

在廣州做記者的時候,我曾經去往距離廣州市僅僅一兩百公里的粵北山區。讓我無法想像的是,那裡的孩子,竟然冬天都沒有一雙鞋子穿,還要每天走十幾公里的山路去上學。這,就是真實世界的一部分。

同樣,在德國鄉村的清晨,可以看到濃密的玫瑰拱廊下,一位白髮老人,手捧一本厚厚的書在閱讀;在尼泊爾,可以看到居住簡陋、穿著樸素的人們,每天早上起來,帶著滿足的笑容,去拜神和祈禱;在日本,你可以根據列車到達的時間,來校正自己的手錶;在法國,你也可能預約了一位司機,遲到一個小時,還溫柔跟你說別著急;在泰國,孩子會認真地問你,人妖是去男廁所還是女廁所;在巴黎,你會看到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聊天一邊罷工的空姐......

這些,就是不同地域、不同信仰、不同文化、不同風俗人們的真實生活。這些,所有的親眼所見、親耳所聞,來自對方的動作、對方的眼神、對方的內心的交流,都是無法在家裡可以體會到的。

第三課,多重人生觀課。

旅行,還讓人知曉生命形態的多樣性,人生有無窮無盡的可能性。生命的可貴之處,就在於它的多樣性,在於它有著無窮無盡的可能性。

生物,有數以億計的形態,僅僅螞蟻就有15000種以上,而人的生命,短短的幾十年裡,也應該有著無限的可能。出去旅行,正是知曉生命中這一秘密的最好途徑。很多人,在旅行之中,發現了人生的真諦,尋找到了自己心靈所屬。

我喜歡彼得‧梅爾從紐約到普羅旺斯的旅行,後來,他改變了人生軌跡,和妻子及兩隻愛犬隱居於此;我很喜歡黑塞在瑞士南部的旅行,後來,他定居於那裡的小村莊堤契諾,鄉居一隅,卻寫出影響世界的文字;我也喜歡歌德在德國圖林根林區旅行時,在基克爾漢山頂上狩獵小木樓牆壁之上,塗就的傳世名作——《漫遊者之歌》。

有好,有壞,有熟悉,有奇怪,有理解,有費解。任何地方,都有其美麗和醜陋;就如同任何一個人,都有其可愛和不足。

我相信,很少人在壯美的雪山腳下,會感受不到自然的偉大、生命的渺小;而也很少會有人,在開闊了眼界、壯大了胸懷之後,還會斤斤計較、睚眥必報。

當一個人,知道了生命的不同活法之後,就不會變成一個只會賺錢的機器,就不會只認為某種生活方式是最好的,就不會只聽命於一個聲音,就不會只做別人告訴他應該做的事......也就是說,他開始成為一個有自己的思考、有自己的見解、有自己的尊嚴、有自己的追求的四有新人了。

當一個人,在旅途中看到各式各樣的生活,自然會思考,別人為什麼要這麼活,我自己應該怎麼去活。旅途所遇與內心的所思結合起來,明亮了眼眸,充盈了精神,體驗了生命,改變了人生——這就是旅行最偉大的意義。


                                            

     

        

  連結我加入輕鬆賺錢行列

 http://push01.com/?r=13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