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年輕的中產階級女子、已婚、是基督徒、才識一般、家庭背景平凡。她擔任護士、保母或主日學校老師等周圍人士都比她無助的職業。

這樣的描述可用來形容許多美國女性。不過,根據賓夕法尼亞州最近的研究報告,這也是美國一般女性連續殺人犯的特徵。

賓州州立大學心理學教授、研究報告主要執筆人哈里森(Marissa Harrison)接受「華盛頓郵報」電話訪問時說:「這令人感到震驚。我們拼湊出來的特點,聽起來像是一般人……根本無法辨識有什麼差別。」

哈里森與她的同事花了數月時間,搜尋遠至獨立戰爭時期的新聞報導,找出每個有記載的女性連續殺人犯案例。

女性連續殺人犯跟感情不睦的家庭一樣,各有不同的駭人聽聞之處;但哈里森發現,這些研究對象也有一些明顯的相似點。

她們的出身背景多半相當平凡,主要武器是毒藥,幾乎都殺害她們認識的人,而且經常是家人。相較下,男性連續殺人犯的下手對象,多半是不認識的人。

哈里森說:「女性連續殺人犯召喚下手對象,男性殺人犯則是物色對象。身為演化心理學家,我十分感興趣的是,這有點反映出祖先的傾向。」

哈里森也找到了證據,顯示女性的殺人動機受到演化影響。男性連續殺人犯的行凶動機,大部分都與性多少相關;女性殺人犯則比較可能為了金錢或權力而行凶。

她說:「我突然想到,女性會為了資源殺人,這是她們在遠古環境下的原動力,而男性會為了性取人性命。」

多數的連續殺人犯會突出性別角色,以形成對己有利態勢。在可取得資料的連續殺人犯中,約有2/3據稱吸引力一般或高於一般,而他們會發揮自身魅力以避免遭人懷疑。

她們也從事刻板印象中的女性職業,比如護理、看護與教學,因而得以接近容易下手的對象。此外,她們通常都有優雅或少女般的綽號,令人很難與她們的恐怖罪行連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