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前,46岁的庞振东在沈阳绕城高速公路古城子收费站入口往长青街方向两公里路基下掉入20多米深的深井。2015年3月5日,他虽然还躺在病床上,但医生说已无生命危险。对于能被获救,庞振东说:“那地方老偏了,车动静还大。我也想过放弃,但真幸运,确实幸运。”



庞振东是吉林人,在沈阳打零工。对于那天的情况,庞振东的记忆还有些混乱:“哪天掉进去的记不太清了,那天没活挺高兴,我就去找一个以前一起打零工的朋友,结果没找到,他手机也关机了,我就自己去小卖店喝了点酒,喝了有半斤左右,晕晕乎乎想要坐车回家,没想到掉到那里去。”图为救援现场。



庞振东说,井壁特别光滑,没有能抓的地方,好在井里有树枝,他就用手臂和脑袋顶着井壁,把膝盖蜷着搭在树枝上,让小腿以下泡在水里,腰要是掉在水里就往上蹬。天黑了就睡一会儿,但睡一会儿醒一会儿,始终不能让自己掉下去。图为救援现场。



庞振东每天不停地呼喊,嗓子也哑了,还拿树枝敲井壁。期间有人听到求救,但却没找到地方。3月5日,一个环卫工终于听到庞振东的声音,并发现了他。图为庞振东的未婚妻赶到医院抱着他痛哭,终于在元宵节见到了他。



知情人介绍,庞振东是在5日下午3点多被发现的,消防想下去营救,但井口太窄,不超过50厘米,只有一个人宽,无法下去,只好用绳子把人拽上来,当时人已经四肢都不能动了。据消防介绍,庞振东掉下去的井深度大约在20多米。



19时30分左右,庞振东的未婚妻卢金艳从病房外跌跌撞撞地冲进来,满脸眼泪,嘴里不停地喊着“你咋整的啊。”面对未婚妻的号啕大哭,庞振东嘴里反复说着:“没事没事,喝点酒,没事没事……”



卢金艳说,“我一直在找你,一直在找,去家居城找,去你干活的地方找,到朋友家找,打电话、发短信,也报了警”。



卢金艳说:“他28日早上出的门,我以为他去加班,不知道他去找朋友去了。那天晚上开始就没回家。我就一直在找。”



庞振东终于可以小口喝水了,因为多日没进食怕胃肠道受不了。



庞振东从井中上来的第一顿饭。



在医院的庞振东依然没有晃过神。



卢金艳不时帮他按摩双脚,他已经有些知觉。



庞振东的双脚已经在井下泡得发白。



庞振东在井中被树枝刮伤脖子。



庞振东在医院回忆起坠入井中十分后怕,尝试多次往上爬可还是行不通。



事发地高速公路旁的护栏被救援人员剪断。



事发地的枯井深约20米,宽度不超过50厘米。



事发地的枯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