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歲的他靜靜地走了。
無數活著的人在口口相傳中記住了他——蹬三輪的老人白芳禮。這不是神話:這位老人在74歲以後的生命中,靠著一腳一腳地蹬三輪,掙下35萬元人民幣,捐給了天津的多所大學、中學和小學,資助了300多名貧困學生。

而每一個走近他的人都驚異地發現,他的個人生活幾近乞丐,他的私有財產賬單上是一個零。他一年四季從頭到腳穿戴的總是不配套的衣衫鞋帽,都是他從街頭路邊或垃圾堆裡撿來的。他倒為此挺開心,曾對人說:「我從頭到腳、從裡到外的穿戴沒有一件是花錢買的,今兒撿一樣,明兒撿一樣,多了就可以配套了。」
  
他每天在外的午飯總是兩個饅頭一碗白開水,有時候會往開水裡倒一點醬油,那已是他的「美味」了。


  
在家他很節儉,每頓最多隻吃一塊肉或一個蛋,怎麼勸他再吃都沒用,他總是說:「留著下頓,吃多了白瞎。」偶爾放縱自己的是饞厲害了,就在晚上睡覺時往嘴裡放上一星肉,含著,慢慢品滋味。

為了多拉一趟活,多掙一塊錢,他幾乎到了不要命的地步。一年365天,無論節假日,無論颳風下雨下雪,他從來沒有休息過一天。早晨6點準時出車,要到晚上七八點鐘才回 
  
他曾在夏天路面溫度高達50攝氏度的炙烤下,從三輪車上昏倒過去;他曾在冬天大雪滿地的路途中,摔到溝裡;他曾由於過度疲勞,蹬在車上睡著了;他曾多次在感冒發高燒到39攝氏度的情況下,一邊吞著退燒藥片,一邊蹬車,虛脫的汗水濕透了棉襖;更有不為人知的是,由於年事已高,冬天裡他常常憋不住小便,棉褲總是濕漉漉的,他就墊上幾塊布照樣蹬著車四處跑。   


  
在你的心裡想像這樣一幕吧:一個瘦弱的老人,蹬著三輪車,穿著不規整的衣服,戴著一頂草帽,在師生的驚異目光裡到大學去,從身上掏出厚厚的一角兩角零幣攢起來的錢遞給學校領導說是要給困難學生捐錢,大學裡每年都會收到來自各個方面的捐款,多是大企業。如今收到來自個人、而且是一個蹬三輪老人的捐款,每個人的表情從驚異木然到感動甚至是痛苦。   
  
而這樣的一幕老人堅持就是十多年,不曾間斷…………   
  
「自己苦點累點沒有關係,讓每一個孩子都有錢到學校有書可以讀」,這是20年前老人的動機,也是20年裡老人辛苦蹬車的追求和夢想。   
  
「多發性腔隙性腦梗塞,原發性高血壓,冠狀動脈硬化心臟病,瓣膜退行性病變,老年型白內障,神經性耳聾,並有腦萎縮及消化道出血癥狀。」這是老人病倒的最後,醫生對他的診斷結果。   
  
「等我病好了,我還要蹬三輪掙錢資助你們讀書」,這是老人對在病房裡對前去看望他的孩子們說的話.   
「三輪車、收音機、小黃鶯」,這是老人今年逝世時留下的最後的遺產。
  
如果你還不曾為這些簡單的話語動容,那麼,還有一個數字請你記住,在這個老人逝世的時候他已經93歲了,從74歲的暮年開始至90高齡,他不曾有一天如其他老人那樣在家中頤養天年,而是在大街上比一個壯年人還拚命的拉三輪,而這一切,隻是為了讓那些孩子,那些他毫不認識的孩子們有錢可以上學,可以在教室裡安逸的上課。   
  
一個人做好事並不難,難得是耄髭之年還堅持二十載無怨無悔;關愛教育拿出很多前來助學的人也很多,常見於報端銀屏。排出那些借捐助之名得慈善虛名的人之外,也有不少人真誠的拿出錢來捐給偏遠的孩子,甚至有成千上萬或者者比爾一樣富可敵國的捐助。   
  
然而,一個人有100元捐出10元,一個人有2元捐出1元,一個人是乞丐身無分文把乞討得來的2毛錢分了1毛錢給另一個乞丐。這三人中誰比誰更讓人感動呢?  
  
白芳禮老人,無疑就是第三者。那麼真誠那麼純粹。   


 
在老人的周圍,反襯的是一幫屍位素餐酒囊飯袋碌碌無為的官員,還有那些富裕的卻隻圖一己享樂不問天下窮困的有錢人們。這是責任和良知的最好體現。

善良的人們,請不要吝惜你的淚水,讓我們在老人卑微的身影裡俯下身去。老人是平凡的,甚至是可憐的。在媒體發現他之前,沒有人知道他的故事,沒有人知道他以一己之力捐資助學的情懷。這是怎樣的一顆心阿,是怎樣的默默無言卻又光輝燦爛。   
  
可是,老人今年卻沒有被評選上《感動中國》人物,當白巖鬆煽情的語調加上令人感動的音樂裡,十個人物在光鮮華貴全國矚目的頒獎舞臺上展示他們曾經的付出讓每一個觀眾感動落淚的時候,人們的良心卻沈默的遺忘了這個已然離我們遠去的老人.   
  
還記得這並非第一次的落選,去年感動中國的提名裡也有老人的名字,可是,今年延續去年相同的失落。 
  
不知道大家的眼睛裡這是怎樣一個老人,至少在他為之奉獻的津門,萬千的百姓為他的離去而感動著悲傷著。
  
這些年得到白芳禮捐助的大學、中學、小學以及教育基金等單位達30家之多。老人捐錢從不圖回報,許多得到他幫助的學生並不知道他的姓名。他的快樂和幸福來自他那一顆太陽的心!

而如此偉大可敬的老人兩次被提名CCTV感動中國人物的提名卻因為某些原因而落選,讓人感到CCTV是在真正的感動中國還是在做秀 !至於那些投票,在實際的操作裡又有多大的作用呢?



一位老人、一輛三輪車、35萬元捐款、300多名貧困學生……當人們將詞組一一連線後,展現出來的是老人伴著坎坷、誤解、堅持與慈愛的一生。他,就是白芳禮。

如果按每蹬1公里三輪車收5角錢計算,他為貧困學生奉獻的是相當於繞地球赤道18周的奔波勞累。直到將近90歲高齡,然而,終於在那一天他感到了無奈。1999年,天津火車站進行整頓,所有商亭一律被拆除。望著轉眼工夫被拆成一堆LJ的「白芳禮支教公司」,老人哭了。他老了,腿腳沒勁了,以後還指望用什麼掙錢給孩子們讀書呢?

  
那年冬天,老人蜷縮在車站附近一個自行車棚裡,硬是給人家看了3個月的自行車,每天把所得的1角、2角、1元、2元的錢整整齊齊地放在一個飯盒裡,等存滿500元時,他揣上飯盒,蹬上車,在一個飄著雪花的冬日,來到了天津耀華中學。人們看到,他的頭髮、鬍子全白了,身上已經被雪浸濕。他向學校的老師遞上飯盒裡的500元錢,說了一句:「我幹不動了,以後可能不能再捐了,這是我最後的一筆錢……」老師們全哭了。

白芳禮,你憑什麼感動中國?你有曼妙的舞姿和優美的曲線嗎?你有能力站在萬人矚目的舞臺上,讓無數的少男少女對你產生浪漫朦朧的遐想麼?         

白芳禮,你憑什麼感動中國?你坐過宇宙飛船翺翔過宇宙嗎?你享受過走下飛船後,那無邊的花海和雷聲鳴般的掌聲嗎?你隻是一個小學都沒上過的三輪車伕,怎能與我們的航天英雄相提並論?
白芳禮,你憑什麼感動中國?你是一個國有大型醫院的院長嗎?你是一個在醫療界頻頻作出高姿態,仿彿聖人般能呼風喚雨的資產家麼?你的唯一的財富隻有那區區20幾萬,而且還散給了千千萬的的貧寒學子。



「用第一抹光線的純淨,為世界畫一雙眼睛」CCTV感動中國的優美歌詞讓人為之無限憧憬和聯想,但是在C C T V 的評委或者說在 C C T V後臺的一些領導眼中,隻有偉大的航天員,隻有華麗的舞蹈家才能或者說才配感動中國。感動這個詞和三輪車伕,社會底層人民和窮光蛋這幾個詞語是一點關係也沾不到的。在今天的中國社會,「平凡中折射偉大「這種精神已經喪失殆盡。

當我們的社會高層已經習慣用」偉大「這個詞語來衡量什麼叫做感動,當我們的春節晚會已經開始隻為上層人士服務,當從提問幼稚園孩子你將來想選擇什麼職業得到的回答是明星大老闆的時候,這個社會的主流精神已經一絲絲的被急功近利和奢華浮躁所取代。


白芳禮讓我們從這個物慾橫流的時代看到了這個社會的一線希望,CCTV的感動中國評選又無情的把這微弱的希望撲滅。不,央視撲滅的不是白芳禮的個人榮譽的得失,已經遠在天堂的老人不會再計較這些塵世的虛名,央視撲滅的是一個民族未來的希望!當無私和平凡已經不在,我們的明天將何去何從?

評選已經過去,結果不能更改。還記得《南方週末》99年的新年獻詞裡有這樣的兩段話:   
  
「陽光打在你的臉上,溫暖留在我們心裡。為什麼我們總是眼含著淚水,因為我們愛得深沈;為什麼我們總是精神抖擻,因為我們愛得深沈;為什麼我們總在不斷尋求,因為我們愛得深沈。愛這個國家,還有她的人民,他們善良,他們正直,他們懂得互相關懷。」   
  
「總有一種力量它讓我們淚流滿面,總有一種力量它讓我們抖擻精神,總有一種力量它驅使我們不斷尋求「正義、愛心、良知」。這種力量來自於你,來自於你們中間的每一個人。」
  
總有一種力量讓我們淚流滿面,總有一種力量讓我們精神抖擻!老人二十年的支教生涯難道不正是這樣的一種力量嗎?   
  
察看過去的紀錄,《南風窗》評選白芳禮作為年度人物;在不少論壇裡,也可以看見網友的追念;老人辭世後的追思會,有天津萬人參加;南開大學的BBS裡,有很多人在為老人鳴不平……有這麼多人記得老人,也許也就足夠了。《感動中國》又能說明什麼呢?作為中央媒體,我隻感覺到她日漸下降的權威,整個日漸庸俗的媒體圈除了娛樂大眾就是愚弄大眾,除此,還說什麼呢?
  
  
隻是但願,在這個善於遺忘的社會裡,白芳禮的故事不要被人輕易的淡忘,和那些記入歷史的人物一樣,永遠的被我們記住,我們的國家,在一個角落裡有這麼善良的一位老人。   
  
對於老人自己來講,他的付出,從來沒有想到會有誰來回報有誰來關註。 榮譽,對他而言隻是虛名浮雲,毫無疑義。(雖然,也許包括他自己,都會對這種天真的善良不被承認而黯然。)

斯人已去,唯願平安!糾纏於此的所有爭論,已變得沒有多少意義。
  
在我的心裡,老人是應該進《感動中國》十大人物的,因為老人深深的感動了我,還有我身邊的很多人。

希望大家看到後都能轉一下,讓我們為老人祈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