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sunyen3m在批踢踢八卦版發表文章:

       

       

紅字部分:        

[老公說:『你不知道做慈濟的要有錢又有閒嗎?不然你以為真的像電視上演的全部都這麼可憐就可以作慈濟!?』
我回:『西唷!?阿不然咧!?』

老公接著又說:『我聽過很多人跟我說進慈濟要花錢的!?像我們那個老闆的董事長就是因為人家介紹進慈濟結果...有天好像要辦什麼聚會可以見到【證嚴法師】董事長就很開心想說可以見到信仰心目中的神!?哪知介紹人說了驚人的秘密...』


介紹人說:『證嚴法師不是什麼隨便的人都可以見的!?』
董事長說:『真開心我那麼幸運以及那麼榮幸可以見到證嚴法師本人。』
介紹人接著說:『見證嚴法師一次是需要付幾百萬才能見到本人聽祂開釋唷!?』老公說的數字是說500萬其實我也不確定數目???
我問我老公:『那董事長有拿出來嗎?』

我老公回:『董事長嚇到!?想說見個面要付錢!?而且他當初入會費就繳了幾10萬又加上捐獻功德費也有幾萬!?凌零總總加起來投進慈濟的錢也很多數不清多少了!?董事長就放棄和證嚴法師見面後來他只固定捐獻在也沒有繳會費了!所以我才說慈濟不是人人都可以當!?』

       

網友回應:        

       

也曾有網友發表部落格文章

       

根據WIKI的慈濟介紹,如下:

財團法人中華民國佛教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英文:Buddhist Compassion Relief TCBC Foundation),簡稱慈濟基金會慈濟功德會,是總部設於臺灣的全球性宗教慈善團體,其旗下事業橫跨社會服務、醫療、媒體、教育、環保等的營利國際組織,並在臺灣設立慈濟基金會,長期推動社會服務、慈善事業、媒體宣傳、醫療服務、教育參與等事務活動。由於組織逐步擴張,且不斷變更用地大興土木,在台灣等地漸漸引發了與社會之間的巨大爭議。

慈濟約持有五萬坪土地,為臺灣第一大地主,而這些土地多為買賣而來,加總其他事業,慈濟總資產估計超過1439億,早已足夠供給台灣公益市場,卻仍持續經營資源回收等事業,引發爭議,更被網友譏為「世界最有錢的慈善機構」。

釋證嚴受其師釋印順「人間佛教」觀念影響,想將佛教徒的「家家觀世音,戶戶彌陀佛」,轉為「人人觀世音,個個彌陀佛」,將佛教精神人間化、生活化。慈濟初成立時為花蓮當地三十名成員所組成,推動社會救助慈善工作。早期工作主要是募款及濟貧。後來進而以「教富濟貧」為目標,推廣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精神,要求其成員「以佛心為己心,以師志為己志」,遂衍生「四大志業,八大法印」理念,希望建立慈濟社會、慈濟家庭,推動慈濟人文。

部分爭議:        

與此同時,台灣社會有不少人對慈濟各項活動不表贊同並予以批評,漸漸被視為宗教亂象的一部份,例如:內湖保護區爭議等。

賑助中國大陸        

部分民意指慈濟對於中國大陸的資助遠多於臺灣,捐款與回饋之比例的差別待遇應盡量改善。也有激進反中更指應停止捐獻等。

不尊重臺灣原住民        

慈濟的部分援助計畫也曾被認為不尊重臺灣原住民部落的文化面貌與信仰體系,未讓原住民充分的參與規劃設計,而隱含著「慈濟化」或「漢化」的生活方式比較「文明」。在杉林慈濟大愛園區充滿慈濟的圖騰與雕像,重建的基督教教堂大門透明玻璃上鑲刻了釋證嚴靜思語的對聯,其中還有觀世音菩薩別號的「觀自在」三個大字,十字架下有釋證嚴開示「十在心路」的勸世語,強加自己宗教之經文或文字於其他宗教的建築物上,而讓其他宗教教徒感受到不舒服,甚至有受辱的感覺,這種方式非常不妥,也違反釋證嚴強調各宗教應平等與互相尊重的本意。魯凱族好茶部落村民大會也因此以壓倒性票數婉拒慈濟基金會興建平地永久屋的美意。慈濟基金會對此回應是在漢民區活動中心增加佛堂功能而已。

強迫家屬捐贈大額的骨髓捐贈費用        

在骨髓捐贈方面,謠傳慈濟會強迫向家屬索取大額的捐贈費用。但這些捐贈所需的費用除了尋找捐贈者的費用外,大部份所需支付的費用,除了包含委託其他醫院協助抽髓的費用,尚有如病患因進行移植期間需住在無菌室中的病房差額、或因病情不同而使用特殊療效的用藥費用等。除了慈濟以外,全球各地的骨髓庫幾乎都由政府來設立。事實上,各地骨髓移植的費用仍十分昂貴(美國每次移植費用約相當於台幣一千萬元,台灣需一至三百萬台幣、大陸約合台幣一百萬元左右),而即使像美國這樣收費高昂的骨髓庫,政府每年仍需提供六、七成經費來維持。

但是,慈濟的骨髓捐贈中心額外向受贈者收取新台幣12萬元的供髓工本費,雖經過衛生署核可。但是卻仍有爭議。捐髓者在移植期間所需相關支出,如果是在與受贈者同一間醫院內進行,可由經由移植手術一併申請健保給付。 如果供髓者在捐贈時發生任何意外,則由團體保險的「慈濟髓緣人壽保險」進行理賠。慈濟明顯把骨髓捐贈中心的經營成本轉嫁到受贈者身上。但如果是來自其他地區的供髓者的話,慈濟與美國、加拿大、歐洲、日本等國之骨髓捐贈資料中心協定:取、供髓費為美金 $21,500。東南亞 (除中國大陸):美金 $10,750 (美金 $21,500之半)。中國大陸:美金 $4,000 (考量實際經濟現況暫酌收)。

內湖保護區開發爭議        

內湖保護區反慈濟開發事件

吸收台灣大量慈善資源        

臺灣內部亦有不少對慈濟基金會發出批評。例如:吸收臺灣大量慈善資源,造成其他慈善團體之困境、過度宣傳、援助中國大陸等臺灣以外且具敵意之國家地區等。

坐擁龐大資產仍從事環保資源回收        

2014年04月臺灣前國策顧問戴勝通呼籲「請留口飯給『艱苦人』吃」。慈濟憑藉免費志工經營資源回收業務,讓原靠撿拾、整理、回收寶特瓶為生的低下階層收入銳減,該發言引發大批網友分享。慈濟回應,志工從事環保資源回收是讓「生命價值得以發揮」

「靜思堂」的建材爭議        

「靜思堂」的建材中採用最高級的雲石,會議室比國際會議廳更豪華,而「慈濟護專」的書法教室是用非常高級的原木桌椅,其他如花道教室等選用設備也全部是頂級的。這些都讓部分知情的台灣民眾對慈濟對捐款基金的使用產生鋪張浪費的感受,質疑其對更有意義的公益事業不夠真誠。然而也有民眾認為,慈濟護專並非貴族名校,但確擁有如此高等的設備。將高貴的器材使用在學生身上,開放大眾參觀使用,而非藏私,本身就具有教育意義。

財報爭議        

根據慈濟2013年所公布的財報資料顯示,慈濟在臺灣所公布的財報資料只有半張A4紙那麼大,而且沒有會計師簽證。反而慈濟新加坡分會的財報卻有32頁之多

       

慈濟的制服,有POLO衫,也有西裝旗袍,外界以為代表不同階級,但其實,只要通過培­訓見習,就能成為委員,就有三套不同制服,關鍵是在委員證上,會有2朵蓮花,最高境界­是再捐100萬,就從慈濟委員,晉升委員榮董獲得最高的三朵花

       

 

       

最近慈濟因內湖土地開發案,力挺該案的玄奘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釋昭慧與台北市長柯文哲槓上,兩人屢次隔空放話,引爆口水戰,也讓網友、市民看了笑話,

       

同時,BillyPan 潘建志醫師也在臉書上表示:

慈濟內湖園區為什麼不該開發?一張圖讓你明白。

慈濟內湖園區分為北南兩個基地,這塊地是慈濟在民國85年以13億購入。但慈濟一開始沒有仔細評估,上當了,土地原先是大湖的一部份。因為水土保持不良,湖道淤積成溜地,加上人為傾倒廢土,硬生生填出這塊地來。後來又違法使用,被加蓋違建舖上水泥。慈濟買下後在裏面從事環保事業,錯上加錯。現在又要變更保護區蓋樓房,是錯誤的第3步。

民國11年的地圖,慈濟內湖基地還是湖面。直到民國66年的地圖,湖水都還在。別說是保護區了,水利法中的河道是嚴格禁止開發的。到現在這塊地的使用分區仍然是保護區。40年地貌變化這麼大証明這是地質不穩地帶,旁邊有順向坡甚至還有基隆斷層。而當年會積水成湖,也說明了這裏是自然地理環境下山脈雨水匯集之地。湖被填土後,基地旁的農地遇大雨就淹。九次專案會議無法定案,不是人家不給你開發,是不能開發啊。

13億對慈濟而言並不多。真要做公德,這塊地該做成親水或森林公園。附近就有大溝溪親水公園減少了大湖山莊居民長年的水患。請証嚴法師學習台灣樹王賴桑賴賴倍元,他在10個山頭花了20億種了30萬棵國寶樹。這才是我們人民奉獻後希望慈濟做的事,而不是在違建中做毛毯工廠資源回收,或是變更保護區成為社福專區。        

       

釋昭慧也在臉書反擊:        

       

隔日,BillyPan 潘建志醫師又在個人部落格貼出17張照片,來解釋為何內湖不適合開發:

       

       

       

       

       

       

       

       

       

       

       

       

       

       

       

       

最後還是要請法師看一下台灣樹王賴桑賴倍元的影片: 

       

賴桑的第一塊地,也是被倒滿了垃圾,他費了2000輛車次把垃圾運走,然後才開始種國寶樹。賴桑可以做到,慈濟不能嗎?

       

最後送賴桑的一句話給法師:『人沒宗教沒關係,但要有信仰。』

       

釋昭慧也反擊:        

       

       

以下節錄自獨家報導最後一道防線崩盤? 慈濟不為人知的真相內幕一文:

只是,慈濟在推行環保回收工作方面,許多理念和環保團體有共通之處,甚至有許多值得學習的地方,雙方其實可以不走到對立的死胡同的。

 

如何藉由內湖保護區一案,讓才剛點燃的社會運動火種,得以燎原成與資本主義掛帥的市場機制得以相抗衡的監督機制,並讓慈濟向來推廣的環保志業,得以擺脫宗教的門戶之見,嘉惠更多台灣人民,不僅考驗著慈濟的應變能力,也考驗著全台灣人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