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其实很多东西都不为人知.... 
     
    但是有些东西你知道他的存在但是却不是每个人都看得到它.... 
     
    能不能看到还要看自己的天时地利人为..... 
     
    通常看不到的都会恨不得看得到.... 
     
    看得到的恨不得自己看不到..... 
     
    而武生就是那种看不到却又想看到的人.....】 
     
     
    武生是个大一生。生平最爱的就是研究那些灵异事情。 
     
    也因为这个兴趣,从小到大不知闯了多少个祸。 
     
    比如: 
     
    去坟场探险,结果把人的坟墓踩到一塌糊涂。 
     
    半夜在厕所实验所谓的西方召唤,结果把厕所搞到一片红,吓死半夜进厕所的人。 
     
    抓一群人一起玩碟仙,结果陪玩的人一个两个都出了事,而他安然无事。 
     
    去森林探险,结果出动整个村子的人把他抓回来。 
     
    再比如,听说某个地方,有某法力无边的修行者,就故意往那边去。 
     
    结果就是被人抓回来等等大小事件。 
     
    这一次,武生终于成功报考到这一所宿舍大学。武生可以说是笑到见牙不见眼了。 
     
    为什么?因为这里的宿舍可是出了名的有灵异的宿舍。 
     
    “这次没有家人的阻止,可以好好的去研究了~哦呵呵呵~” 
     
    武生望着宿舍门口开始的笑了起来。 
     
    守门的阿公看到武生兴奋的样子,忍不住给了武生忠告:“小伙子,没什么值得兴奋的。这一座大楼,没啥好的。看你的样子,没听过它的恐怖吧?俺今天就当做做好事,小伙子不要住下来,这里不简单。” 
     
    “呵呵,没事的。守门的公公,你的忠告我心领了。” 
     
    武生笑笑的回答。心里想:“我就是为了这里的不简单而来啊~” 
     
    进了宿舍,领了房门钥匙。 
     
    “哦~居然这么有趣的号码啊~” 
     
    武生望着自己手上房门钥匙的号码【444】 
     
    “这是好的开始吧~呵呵” 
     
    武生乐呵呵往房间走去。 
     
    一路上都没遇到一个人,正感到奇怪时, 
     
    就有人往他肩膀上拍,把武生吓了一跳。 
     
    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斯斯文文带着眼镜的同学。 
     
    武生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忍不住的说“同学,你突然这么一拍,会把人吓死的。” 
     
    那位同学无声的望着武生笑了下,然后就离开了。 
     
    而武生则被他那个笑容给惊到了。 
     
    那个笑容让人感觉不到好意,那个笑容感觉被扭曲了。 
     
    传达的只有一阵阵的寒意。 
     
    回过神的武生抖了抖下就把这件事情抛脑后,继续往他房间走去。 
     
    终于让他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 
     
    望着门板上的号码【444】 
     
    然后就把钥匙插入,旋转打开....... 
     
    一入眼就是满地的垃圾,床都升满了蜘蛛网。灰尘厚的可以以公分来计算了。 
     
    被眼前一幕吓得嘴巴都合不起来的武生,开始觉得有点诡异了。 
     
    一个宿舍再怎样久没人住也不会呈现如此样貌。 
     
    再想到刚才一路走来都没人,没声音的样子,他也不禁毛骨悚然了起来。 
     
    正当他打算提起行李跑人的时候,又一只手拍上了他的肩膀... 
     
    “啊!!!!!!!!” 
     
    这次,武生彻底被吓到了,尖叫的声音可比世界女高音了。 
     
    “哇操!!你搞什么鬼?见鬼了啊!!” 
     
    手的主人也被武生的反应吓了一跳。 
     
    “呃.....” 
     
    武生紧抓着自己行李的袋子,看着眼前的家伙,确定是人后重重的吐了口气,忍不住的对着把他吓个半死的家伙说:“兄弟,你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靠!” 
     
    “哇里咧!我才被你吓个半死叻!看你傻傻站在门口,还以为什么事情?好心的叫你,你居然不回应我,现在还恶人先告状,好人难为啊~” 
     
    武生听了这家伙的解释,也暗自觉得可能自己被打击得很够力,所以没听到他的呼唤声。觉得不好意思的摸摸头说:“不好意思呢~我只是被眼前的房间shock到了,所以一时没听到你喊我~” 
     
    “房间怎么了吗?不是好好的吗?难道你少爷还想宿舍房间像你家的房间一样哦?” 
     
    来人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不是吧!!这样的房间也算好...呃?” 
     
    武生转头想指那个过分旧的房间,可是那里还有刚才他看见的画面。眼前的房间就犹如一般上宿舍的房间。没有多以的东西就简单的双层床。刚才的一幕仿佛自己的错觉。 
     
    武生的心脏突然跳得很快,感觉到有些诡异的事情就发生在他身上,他不懂这是不是兴奋的感觉,突然自己追求很久的东西被自己遇见了,那种感觉激动又有一种对未知领域的恐惧。忍不住的,武生笑了出来。 
     
    “喂!你还好吧?不是吧?走了一个发羊癫疯的,来了一个神经不正常的?操!!我怎么如此好运!!!” 
     
    “哦~原来你是我室友啊?” 
     
    武生听到那个人碎碎念的话,才晓得原来他是他这一年的‘同居人’~ 
     
    “阿不然?我搞屁站在这里看着你发神经?” 
     
    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呵呵~~ 我叫武生,兴趣就是探讨那些古灵精怪的东西。兄弟怎么称呼啊?” 
     
    武生自来熟的勾搭起他来。 
     
    “我叫萧游。说话就说话,别把手放上来。兴趣是研究不可思议的事情。” 
     
    萧游边说边吧武生的手臂从肩膀扯下。 
     
    “现在我们同个房间了,有些东西还是先说好。省得以后为了这些鸡毛小事吵架。 
     
    第一,我是睡低下一层。等下自己整理上面那层。 
     
    第二,早上我都是睡到10点。在那之前,麻烦不要弄出噪音。 
     
    第三,自己衣服自己搞定。不要乱丢。要不然我就帮你挂窗口。 
     
    第四,自己的地方自己整理。垃圾什么的,每天轮流。” 
     
    “这些都没问题。相信我们可以相处得很好~” 
     
    武生听完后,觉得没问题也就答应了。 
     
    “很高兴你的合作。现在你可以继续去整理你的东西。” 
     
    萧游满意的看着武生。然后就继续往他的床上躺去,继续看着自己的诡异档案。 
     
    “咦?你也喜欢这个节目么?” 
     
    武生听到诡异档案的开头声段,也凑过去看了。 
     
    “这个里面说的东西都很值得研究。还有,你继续整理你的东西。=w=” 
     
    “呃....好好好~整理~整理~” 
     
    原本还想要狡辩下去的武生,看到萧游冷冷飘来的警告眼神,只好提高双手投降。 
     
    他不想才进来这里的第一天就跟室友产生不愉快。 
     
    一边整理的当儿,武生回想到刚才一进房门的那一幕,忍不住的脑袋就开始分析出诡异的几处。 
     
    “我说萧游,你说你上个室友是因为发羊癫疯才离开的,方便说说怎么回事么?” 
     
    武生边整理,边好奇的问着还在看着诡异档案的萧游。 
     
    “也没什么不方便,就算我不说迟点你一出去也会有人告诉你。上半年他进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之后,有段时间,他神出鬼没的过后也就是上个礼拜罢了,半夜他突然自己大喊大叫起来,说什么不要靠近我,不要再纠缠我,还说什么已经拔掉了红线等话。但是都没人知道他说什么。有人好心要去帮他,反而被他摔个四脚朝天。然后摔人后就突然出现羊癫疯的情形。把一群人都吓到半死赶紧把校医给带来。也在当天,校长就直接把他的家人找来,让他们把他带回去了。一路被带出去的时候已经呈现一直痴傻的样子了。” 
     
    萧游停下了看着得诡异档案,把武生想知道的事情告诉他。双眼发出的眼神不是害怕,反而是带种研究的兴奋眼神。也因为这眼神,让武生知道他的室友跟他是同种人也决定了,要把他拉进他的兴趣中。 
     
    “我说萧游,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前室友是被第三空间的东西缠上?” 
     
    武生小心奕奕的选择用词,希望能一次把萧游给勾搭上线。 
     
    “也不是没哟怀疑过。只是手上的资料不足。所以现在才研究着这个节目看看有没有线索。可是这里面都说到很多探灵的,而该怎么分辨是不是遇到哪些东西又没说.=w=废话一堆堆。等下,你既然会那样问我想必你一定也有你的看法,或者应该说,你知道怎么回事!” 
     
    萧游一说到自己兴趣的东西,也忘了刚才对武生的态度。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到结论的时候还用着原本应该只产生淡淡眼神的双眼,闪闪发亮的望着武生。 
     
    武生受不了自己室友的转变太大,嘴角不停抽丫抽的望着眼前的萧游。额头黑线的回答: 
     
    “大概知道是哪些东西,但是需要更确定。有没有多一点的资料。这样我才方便下结论。” 
     
    “你需要什么样的资料?自从韩浩出事情后我就一直收集他一些奇奇怪怪的现象了。” 
     
    “韩浩?” 
     
    突然冒出一个陌生的名字,武生好奇了。 
     
    “哎呀,忘了没告诉你名字。韩浩也就是我前室友。那个发羊癫疯的。” 
     
    萧游不好意思的拍了拍自己的头。 
     
    “你等等啊~我把我记录到的东西拿出来给你看。” 
     
    说完萧游就往自己桌上翻找。 
     
    “啊~有了~有了~就这一本。” 
     
    萧游把手上的笔记本拿给武生。 
     
    “这一本是自从他被家人带回去后,我逐渐的一个一个问整个宿舍的人对于韩浩之前有过的一些不寻常的行为。不问还好,一问才知道原来韩浩的不对劲很早就展现给我们看,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说起来韩浩行进来这间房间的时候,也跟你一样的反应了。你们都是少爷型的人呢~” 
     
    听到萧游说到后面的几句,武生傻了下。看来这一次真的来对了。这里就可以遇到他想要找到的东西。武生想到都喜滋滋的笑了。 
     
    “哇操!你看就看!干嘛还要边看边笑。里面没有可以让你笑得出来的东西吧? =w= 丫的!笑到我毛骨悚然。你该不会有什么不该有的兴趣吧?你可别乱乱在这房间内展现。虽然我防身术没什么厉害,但是要搁到你还是没问题的。” 


萧游边说边用眼神瞄了瞄武生的身高。武生看到萧游这个反应,青筋暴露。武生生平最介意别人说他的身高了。160的身高也不是他要的啊!!!家里人个个都高于170,就他一个是160他也很郁闷的说。武生咬牙切齿的回答还在瞄他的萧游:“你放心,我的特殊兴趣就是想要遇到那些第三空间的东西,至于你口中特殊兴趣我想只有你才会有兴趣。要不然怎么会这么了解。不要跟我解释,我了解的。毕竟想要找到跟你同个特殊兴趣的,在本地是很难找得到的。不过,我相信有志者事竟成。你要加油,不要放弃。” 
 
    武生一个回马枪,把萧游堵得脸上的表情青了又黑,黑了又红。脸上的色彩变化的跟红绿灯有的相比了。现在萧游的心里只能后悔干嘛无事去惹这个看似好欺负的家伙呢~ 
 
    看到萧游脸上的色彩,武生满意了。继续专心的研究自己手上的笔记本。 
 
    “咦?问过人哪里有香蕉树?” 
 
    看到某天韩浩问人哪里有香蕉树的记录。武生摸了摸下巴:“不是吧?他不会去搞芭蕉精吧?” 
 
    “什么芭蕉精?” 
 
    萧游凑来看武生看着的那一页。 
 
    “芭蕉精也就是所谓的香蕉鬼。它们都附在香蕉树上。据说,只要用着红线穿过绣花针,然后再找一个最美的香蕉花。再把穿了红线的绣花针往那朵香蕉花上插,之后再把另一端的红线绑在自己的脚拇指上。之后再附近找个地方躺下睡觉。那么那棵树上的芭蕉精就会进入你梦中跟你做爱。” 
 
    萧游惊讶极了。看着还在说的武生,忍不住的问:“你这么了解,难道你试过?” 
 
    武生僵了下。摸摸自己的耳朵,没给萧游回答。而看到武生这个摸样,萧游反而更好奇了。 
 
    “喂!快说!是不是真的?感觉怎么样?” 
 
    “事实上,当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的确有行动过。只是我还没出门口就被我老妈扯进去家里。然后跪了整夜的算盘。之后,村子附近的香蕉树都被俺妈下指令全砍了=w=” 
 
    “...............” 
 
    萧游囧了。 
 
    “你妈很强大。居然叫得动全村的人帮你砍香蕉树” 
 
    “能不强么?她村长啊~” 
 
    “咦?女人的村长?莫非你那边是女人村哦?” 
 
    萧游惊讶极了。很少遇到村子里的村长是女的。 
 
    “你才女人村叻!怎么我妈就是有本事当村长你羡慕啊?” 
 
    “= =!!” 
 
    “靠!被你扯远了。” 
 
    “。。。。。” 
 
    武生无视了在身边的萧游,他继续投入笔记本的记录上。愈看到后面,武生也越确定了韩浩是被芭蕉精缠上了。再想回刚刚萧游说过韩浩边跑边喊的话,武生也猜到了七七八八。沉思中的武生突然被一种感觉拉回了神智。抬头一看,哪还有刚刚的房间。 
 
    “萧游?萧游你在吗?” 
 
    望着眼前的房间,武生非常确定这就是刚刚一进来就看到的房间。 
 
    “看来这里真的有点意思了,呵呵呵” 
 
    通常陷入这样环境的人,都会忍不住害怕。而武生则带着研究的精神不停的四处望。希望可以看出一米米的不同。 
 
    “呵......呵.......呵.....呵......呵........” 
 
    轻微的笑声传入武生的耳朵内。 
 
    “啊.....啊......嗯.....啊......啊.....” 
 
    喘气声和呻吟声也渐渐地传入武生的耳朵。 
 
    “不是吧?A片片段?第一次遇鬼就给我这么刺激的?” 
 
    武生忍不住碎碎念了起来。双脚也自动自发往声音的传来处走去。一靠近就看到在走廊上遇到的那位同学伏在某个女性身上不停的冲刺。武生看到这一幕反而没有转身不看,而是继续研究着女性的外观。武生发现他没办法看得清楚那个女性的脸。一直觉得有东西遮挡了自己的视线,可是对于那个女性的身材却又能看的一清二楚。一阵低吼声来自那位同学,武生也望了过去就这样巧眼神对上了。 
 
    “呃.....同学你继续。无视我就好。” 
 
    武生忍不住开声说。因为那位同学的眼神没有焦点,但是你却又能感觉他在狠狠地瞪着你。一种很诡异的感觉就犹如他在走廊上对着武生笑的感觉。当武生陷入毛毛的感觉的时候,肩膀又来了武生熟悉的感觉。武生压下已经到喉咙的尖叫转头看拍着自己肩膀的萧游。一切又回到他与萧游的房间。 
 
    “喂!武生!你怎么无端端站起来然后自己对着门口碎碎念?你不会真的有精神病吧?” 
 
    萧游望了望武生看他表情什么都没什么变。他难得遇到有一个可以跟他一起研究不可思议的室友不会这么快又要换了吧? 
 
    “没事。我说萧游,你住这件房间多久了?” 
 
    武生看着萧游一副担心的样子可是嘴巴吐出来的话却是活生生拐了个弯。真是个憋扭的人。 
 
    “一年多了吧~” 
 
    萧游回想了下回答。 
 
    “你换过几个室友?” 
 
    武生继续问。 
 
    “呃.....基本上加上你就四个了。想想还真不可思议。前三个室友都在这房间呆不上三个月。” 
 
    “哦?说说看。等下我告诉你我刚刚怎么了。” 
 
    “第一个跟我同一期的,一进来也跟你一样傻傻的望着房间。然后我叫了他一声他就回神了。回神后有一副见鬼的样子看着房间。然后没多久就搬出去了。然后第二个也就是第二期来的。我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他自己坐在床上不停的哭,摇了摇他也没反应。最后还是我不小心跌了书后他才回神。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跑出去了。隔天就搬走了。第三个也就是韩浩了。说起来韩浩算是三个里面最久的了。” 
 
    “哼哼!你不怕么?看到你的室友一个个这么奇怪的现象。” 
 
    武生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萧游。普通人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搬走了吧。 
 
    “为什么怕?他们搬走应该是他们接受不了这房间的朴素。我干嘛也要搬走?” 
 
    武生听到萧游的回答,眼角忍不住抽了抽。 
 
    “你说他们接受不了房间的朴素?” 
 
    “对丫!就跟你一样嘛~当惯了少爷,突然来到这里什么都没的,什么都要自己来的,怎么还不搬走呢?你看看第一个一来就呆在门口目瞪口呆的望着房间,那不是不满意的表现么?再来第二个,我没看到他进来房间的样子。不过单单看着他坐在床上哭,八九不离十了。至于韩浩,他虽然不满意但是还是住下来了。只是可惜的是他遇上了这样的事情。” 
 
    武生听完萧游的解释,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家伙的神经线究竟有多粗?诡异的事情在他脑袋转了一圈结果就变得普通的事情。大概他遇到了那些东西还会认为是先进的科技吧=w= 无言ing。萧游看到武生一脸无奈的样子却又不懂武生无奈什么,大咧咧的拍拍武生的肩膀说:“不要担心,凡是都有萧游哥看着你。” 
 
    这是武生还是抽了,忍不住的想:“眼前这叫萧游的生物,以后绝对是个人物。” 
 
    “咳!回归正题。至于你前两个室友,我敢肯定他们不是不满意房间而搬出去。你别说先。你听完我说的东西你就明白我为什么这样说了。” 
    武生打断萧游想要解释的冲动。 
 
    “刚刚我一进门口就跟你前几个室友一样的反应,我想我们是看到了同样的画面。但是这个画面,你却没看过。所以你才或觉得奇怪我们的反应。至于刚才,你说我突然站起来自言自语,其实我那时候虽然人在你眼前,但是我看到的画面却跟你不一样。” 
 
    萧游听到武生的解释,双眼爆发出了浓浓的兴趣。 
 
    武生看了兴趣浓厚的萧游,满意的拍了拍萧游的肩膀。 
 
    “果然,我的第一印象没错,哇哈哈哈!兄弟,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寻找这些不可思议的东西?我有兴趣第三空间的东西,而你有兴趣那些不可思议的东西。我们绝对是最佳拍档~” 
 
    “是不是拍档,过后说。现在先说这个房间的事情。照你这么说,应该有什么事情在这个房间发生过而我却忽略了~hmmmmmmm.........” 
 
    看着陷入了回想的萧游,武生也不打扰。他自己开始在房间内四处张望,希望可以找到刚才自己进入那个空间的一些相像之处。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武生感觉到这房间的诡异之处了。一般上早上房间内应该是充满着光度的,而这间房间却需要开着灯,要不然就昏昏暗暗。 
 
    武生看到这样的情形,就走向窗口把关着的窗口打开,想试着让阳光照进来添加光度。没想到不开还好,一开窗外的景色就让武生这个小时候去过坟场探险的人都忍不住被吓到了。一望无际的坟墓,有墓牌没墓牌的都有。然后四处都是又粗又大的老树。还是那种很多树根从树枝飘下来的。还在震惊中的武生,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脸颊被人来回的抚摸,他立刻转头看去。结果只看到一撮树根在他脸边飘呀飘。武生望着那撮树根,他非常确定刚刚他打开窗的时候是没有这一撮树根的。 
 
    “看来这个地方,果然不负鬼宿舍之称。” 
 
    武生望着突然生出来的树根,喃喃自语。 
 
    “武生,你别开那边的窗,每次都不懂哪个家伙半夜不睡觉一直跑去那区坟场鬼哄鬼叫。 
 
    我都不知道丢了多少次东西去抗议了,结果还是一样。所以干脆关掉了窗,隔绝了声音的传来。” 
 
    萧游看到武生站在窗前,望着坟场那处,忍不住的萧游就对着武生埋怨他经历过的事情。 
 
    而听了萧游说的话,武生忍不住又抽了。他忍不住看着萧游,心里暗自吐槽:“萧游,其实你是来找外星的吧?要不然神经线怎么会粗到如此地步!!!=w=要不然这些灵异的事情怎么从你口中说出来不同味道了?你是来打击我的吧!!!!” 
 
    当武生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萧游,会是谁?” 
 
    萧游想了想,还是摇摇头。 
 
    “打开不就知道了。想这么多做什么?” 
 
    萧游没多想的打开了房门口,没三秒就立刻关上了门。脸色也变得苍白无色。武生觉得不对劲了。一个神经粗得像什么一样的家伙会脸色苍白的东西应该不会正常到哪里去了。才做好心理准备要看门口是什么东西的时候,门突然就崩开了。没错就是崩开!!武生这时候已经囧掉了。进来的是一个身穿唐装的中年男人。他看到武生的样子,然后皱了皱眉头,然后再对着萧游丢了一道烧了的黄纸大喊了一句:“人间低头,鬼见毁灭!速去!!” 
 
    武生看着萧游在他面前痛苦的穿墙而过,房间也变得第一次他看到的样子。他立刻傻了? 
 
    “这.......??” 
 
    武生开始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栋楼已经荒废很久了。你没看到到处都已经很差了么?还是你认为你是九命怪猫?可以顶住这里一个个成了精的鬼怪?” 
 
    穿唐装的中年大叔皱着眉头训着武生。 
 
    “不...我......” 
 
    武生想解释然而唐装大叔却打断了他。 
 
    “我不管你为什么在这里,现在立刻离开这栋大楼。你想找刺激,找死。请在我看不到的时候。” 
 
    “我的行李......” 
 
    “还唧唧歪歪些什么!叫你走你就走!你是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武生被唐装大叔突然大声起来的声量吓到了。整个人愣在原地都不懂要怎么做了。忽然,一股力量拉着他往墙撞去。眼见墙壁就在他眼前的几公分就撞上了。武生也闭上双眼准备面对即将到来的疼痛。可疼痛没到来,反而感觉到他自己被往后拉进一个怀抱转了几圈。就在晕头转向的时候又听到了唐装大叔很有威严的声音说: 
 
    “不要动这个人!他不是你们空间的人。快离去要不然我就依法办事!” 
 
    唐装大叔一说完立刻就把怀里的武生甩向地上。对着还在愣着的武生毫不嘴软的霹雳巴拉的训话:“你平稳了还赖在我身上干嘛?有勇气来探险结果遇到这些事情就脚软装柔弱给谁看?” 
 
    被训的武生感觉委屈极了。虽然他喜欢这些第三空间的东西。但是,他没想过近距离接触是如此危险的。再说,这一次他原本只是听说是个出了名的鬼宿舍。可是没想到这一栋大楼是已经废弃的大楼。越想越委屈,想他活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不给脸的的训话,还要是自己也是不知情的状态下,眼泪就直接掉了出来。若是这个画面给武生的老妈他们看到,他们一定会以为要下红雨了。武生从小到大都是个倔强的男孩。就算被他老妈打了多少次他都没流过一滴眼泪。现在就被唐装大叔这样一顿训话就哭个稀里哗啦,还不是世界奇观了?看到武生哭了的样子,唐装大叔忍不住翻起了白眼。 
 
    “算了!算我倒霉!来到这里帮人清地方还要遇到你这家伙,只能乐观地认为这是我们微薄的缘分了。现在你带来的东西都不要拿,或许里面已经沾上了什么东西。现在跟着我后面一起走出去。然后再告诉我你到底怎么来到这里” 
 
    武生听了也只好忍住还想掉泪的心情跟着唐装大叔的身后往外面走去。一路上的画面都跟他进来时候的画面完全不一样。一路走出去,武生也想到了那些不对劲的地方。他的脸颜色都变得跟交通灯一样了。一出了门口,之前看到的守门公公也没见着了。夸张的是连守门员的房间也没了。当武生把这件事情告诉唐装大叔时,唐装大叔又忍不住训了他一顿。明明已经接到了来自善意的警告偏偏有人还要当耳边风这不是嫌命太长吗?武生这次被训得头都抬不起来。只能低着头听着唐装大叔的训话。当抵达到唐装大叔的车时,武生发觉到一件事情,他究竟是怎么到这个地方来的?什么时候?为什么没有这里的记忆?然后自己母亲怎么可能会放自己一个人来报到?刚刚听大叔说,这个地方基本上连德士都不来了。那么,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就进入这个鬼宿舍的迷局?而现在他,真的是已经从鬼宿舍里面走出来了?还是他又陷入另一个诡异空间呢?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都有鬼故事)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美女图、视频)                
       
       




以上文章版权为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Miko , 人称“鬼古妹”,嗜好是“吓人、整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