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本身的经历,虽然毕业已经多年了,不过回忆还是历历在目……  
 
       N年前,因为中五毕业后,浑浑噩噩的不懂前路,所以选择在TBR附近拉曼学院读STPM。 
       (现说明,不是每间中学都有中六的,而我那间就是没有的……) 
       那时因为分派不到宿舍,所以我跟一班同学们就在外面(Jalan Genting Klang)租屋。 
       虽然那时候也有遇到怪事,不过那些迟点再说吧…… 
 
       今天我们的主题是在于学院宿舍,所以先拉回来主题…… 
 
       话说,N年前在我在学院求学,认识了一班爱踢球的朋友,而他们碰巧全都住在宿舍,只有我一人,住在“外面” 
       那时爱踢球的我们很可怜,唯一能练球的地方只有TBR公园的草场,(说是草场,其实红泥满天飞。)还有宿舍的小草地。 
 
       我们通常是放学后就开始练球,到天色暗了,就走路过去TBR的 Mali Corner 吃 Lasi Lemak, 吃完后就步行回宿舍, 
       洗个澡,然后再继续练。那时学院有比赛,我们时常练球练到很夜。 
 
       记得那一天晚,我们一样练球练到很夜,碰巧Diploma的学生都放假了, 
       所以宿舍除了一些没回乡的游子们之外,就剩我们那几个疯狂练球的怪卡了。 
 
       那天练完球了,我们一帮人洗澡后结伴到TBR吃Nasi Lemak.. 
       从宿舍走到TBR, 有一段距离……那天的月色是那种月黑风高外加大月亮的那种…… 
 
       这时候,我们队里唯一的守门员就跟我们说了一个关于宿舍的灵异传说…… 
 
       他说,宿舍平时是没什么两样, 可是每当到一定的日子,比如Diploma放假,人气较少的时候,就不能以个人睡一间房间,尤其是男宿舍靠近森林那地方的…… 
       [为什么?] 我们齐声问。 
       [因为听前辈说,如果这些日子一个人睡在男宿舍靠近森林处那里的房间,就很容易看见一个小女孩。] 守门员说。 
       [有没有哦,表仙家啦。] 这个是阿伯(朋友的名字而已,不是真的阿伯)的反应。 
       [是咯,当我们是小妹妹咩。丘~!] 那是那时候我的反应。 
       然后我们七八个人拍他的头…… 
 
       吃完后,我照常的要搭德士回家。 
       这时候守门员拉着我跟我说:[ 喂,不用回去啦,今晚在宿舍睡啦,我的室友回去了。] 
       这时阿伯立刻指着守门员笑说:[你怕阿? 没春 X 咩?自己说自己怕。] 
       全部人也跟着笑了…… 
 
       守门员说:[你们每个人都有人陪你们睡,我的室友回去了,而且我的房间还靠近森林,能不怕咩?来啦,我来跟你们换房间拉。] 
       然后又被其他人笑一顿……那时我衰心软,看见他可怜,所以说:[好啦,我留下来陪你咯。] 
       回到宿舍,宿舍明显的比平常安静许多,守门员脸上个厕所都要我陪,那时真的怀疑他到底有没有睾丸…… 
       练了半天的球,身心都很疲累,所以我很快的就睡着了。 
       睡到一半,守门员叫醒我,跟我说他去隔几间的阿伯房间抄Assignment,等下会来。 
       由于太累了,我朦朦胧胧的应了一声,就睡回去了…… 
 
       也不懂睡了几久,我就突然意识清醒了。 
       这种感觉就像被人叫醒,可是当时却没有人在房间,是突然醒来的那种。 
       虽然意识清醒 (我很肯定),可是我却没张开眼睛,因为想让自己继续入眠。 
 
       由于意志清醒,很快的,我就听见房间的墙上有东西滚动的声音,累似某圆形却很重的东西滚动的声音,然后是有人推桌子的声音。 
       然后一个疑问就进入我的脑海里:[这不是最高一楼吗?为什么屋顶会有人推桌子?还是我听错了,是守门员在推的?] 
       好奇心之下我张开眼睛一看,房间是空的,看看手机时间,快凌晨3点了,那个肥胖胆小的守门员还没回来。 
       我打了个电话给守门员,问他在那里?他跟我说:[就要回来了,就要回来了。] 
 
       醒来了,有点尿意,所以开门走到斜对面的男厕解放。 
       厕所没开灯,带点阴深……我走进了最靠外面的厕所, 
       一来很近,小完了可以直接离开, 
       二来,走进去酱里面做么??又不会进里面就好小一点…… 
 
       解放的时候,我听见厕所尾间有几个人在聊天…… 
       那时我想,又是那几个烟瘾重的家伙躲在厕所抽烟了。(那时住宿舍是禁烟的。) 
       偷偷听他们说话的内容。  
 
       大概是说:某个学院(真的听不清楚是哪个学院)有个女孩放假的时候没回家乡,某天女宿舍的冲凉房没水,爱洗澡的女孩半夜跑到男宿舍的冲凉房洗澡,出来时刚巧几个血气方刚的男孩上厕所,然后被他们轮奸了…… 
       过后女生向学校投诉,由于校方基于声誉方面,承诺给女孩奖学金,还叫女孩息事宁人。 
       后来女孩才懂那些男孩是学校校董的孩子,所以…… 
 
       女孩基于名节没有了,有求助无门,所以在那间被强奸的厕所自杀了…… 
       所以每当Diploma放假的时候,就会出现去报复。时常作弄那些房间比较靠近厕所,一个人睡的学生。 
 
       当时我刚好小完便,出来时就大声说了一句。 
       吸烟就吸烟,别说鬼故事吓人,还有别那么大声,小心被舍监看见。 
       由于里面很黑暗,我看不见人,只听见某个人说:[怎么他听得见我们说话?] 
       于是我说:[这么大声,是人都听见啦……] 
       厕所里面突然鸦雀无声…… 
 
       过后,我打开厕所的灯, 
       里面竟然没有人,可是我明明听见有三个人在聊天的…… 
 
       过后我安慰自己可能是我睡过头,产生幻觉吧,回宿舍后,没多想,就继续躺回去。 
 
       也不懂过了多久,我听见了开门,然后关门的声音。拉开椅子,然后放下东西。 
       没想太多,我闭着眼睛说:[ 回来啦?] 
       可是却没听见回应。 
 
       没多久,我就听见一个小女孩的笑声 : [嘻嘻~! 嘻嘻~!] 
 
       我以为是守门员跟阿伯拿了17岁青春男孩心跳一百的卡通版珍藏片回来观看。 
       由于真的太累了,我(还是闭着眼睛。)就说:看就看,别开那么大声啦,很夜了…… 
       可是还是没回答…… 
 
       那女孩的笑声还是一直重复: [嘻嘻~!嘻嘻~!] 
       而且越听越不对路,因为那种声音是真实到带点阴深恐怖,而且那种恐怖是恐怖到你的心坎里的。 
       所以我的脑海里的[17岁青春片] 就转到 [恐怖片]。 
       然后我说(还是闭着眼睛): 胆小就表学人家看恐怖片啦,等下你自己睡不着…… 
       可是还是没人回答…… 
 
       没多久,我就听见女孩在哼歌: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是甄妮的《海鸥》的旋律…… 
 
       这时闭上眼睛的我开始觉得不对路了,怎么好像…… 
 
 
       一阵阵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嘻嘻笑声,加上守门员的沉默及安静,还有之前朦胧之间在厕所听见的那段幻真幻假的信息。 
       让我开始觉得不对路了…… 
 
       我缓缓的睁开半边眼皮,努力的用最难察觉的视线去观看。 
       不看还好,一看……。 
 
       糟糕,一个身穿凉装,半身的女孩坐在书桌上的柜子上,哼着《海鸥》端摇脚。相信如果住过rahman宿舍的朋友都知道,书桌上会有一个橱供学生们放书的。 
       而她就坐在上面摇脚。由于橱距离天花板的空间不大,所以我只见到她的半身。 
       吓倒我立刻再次的闭上眼睛…… 
 
       这时我的心里一直涌现很多的OS: 
       OS 1 : 不是呱,那么衰? 
       OS 2 : 那个爱讲大话哄小妹妹的死肥佬守门员到底去了哪里?做么这次要讲个真的鬼故事? 
       OS 3 : 那刚刚我在厕所听见的,到底是真是假的?? 
       OS 4 : 现在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做梦,请让我快点醒过来……。 
       OS 5 : 为什么这个梦酱久酱真的,及时几时才到天亮?? 
       OS 6 : 干,为什么我会遇到的…… 
 
       在我这些乱七八糟的OS一直涌现的时候,我再次听见了那个女孩的笑声…… 
       [嘻嘻,嘻嘻~!] 
       [嘻嘻,嘻嘻~! 我知道你看见我了……] 
 
       瓦老,听见这样,我的脊椎骨都竖起来了,赶紧掀起床上的被单覆盖…… 
 
       [该被单也没用的……嘻嘻……] 
 
       这时我恨不得赶快落跑,只是我真的脚软了,甚至连落跑的勇气都没有了,只能抖着身体在被单下面躲着…… 
       过了没多久,我听见那女孩的笑声越来越近了。然后我感觉被单上面有个人抚摸,顺着我的胸膛,慢慢的到颈部,然后下巴,脸蛋,鼻子,额头。 
       然后就一把很靠近很靠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了: [嘻嘻,嘻嘻,我知道你看见我了……] 
 
       当时我真的吓倒头脑一片空白,因为那是多么的虚幻,又多么的真实…… 
       我没想太多,直接大喊:[ 是的,我看见你了,可是不是我害死你的,为什么你要kacao我??] 
       然后我就感觉一片寂静了。 
       虽然感觉上好像没事了,可是我还是不敢掀开被单,因为我有预感会不会掀开被单的时候,那个女孩好像做戏那样,躺在我隔壁看见我。 
       我真的没有勇气…… 
 
       也不懂安静了多久, 
       我听见被单的另一边多了三把声音…… 
 
       [那个人还真的很胆小。] 
       [人家只是个女的,也要怕成这样。] 
       [哈哈,谁叫他当衰,上厕所时不听我们的劝告,一个人睡。] 
       [听说被强奸后冤死的冤气很重的,你惨了,惹倒他了。] 
       [不过她哼的歌挺好听的,身材也不错。] 
       [人家已经死了,你小心她来找你啊。] 
 
       我认得,那是厕所时的那三把声音。怎么跑了进来了? 现在又在人家的房间里说风凉话…… 
 
       我赶紧拉开被单一看…… 
       房间除了那盏亮着的桌灯,一个人也没有…… 
       我知道我撞到他们了,可是我真的连跑出去的体力也没了,所以赶紧伏上被单,盖上枕头,把手机的音乐调到最大声,倒头就睡…… 
 
       这时一连串的疑问又来了 
       1, 到底那女孩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个女孩? 
       2, 那三个人到底是谁? 
       3, 为什么那个死肥仔还没回来?? 
 
       也不懂我是几时睡着的,我醒来的时候只知道,那个死肥仔守门员没回来。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都有鬼故事)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美女图、视频)                
       
       


       


       


       


       


       




以上文章版权为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Miko , 人称“鬼古妹”,嗜好是“吓人、整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