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冬根拍下的送礼人
            


    偷拍县长收礼的万载县人汪冬根
    
    
    一个农民偷拍县长收礼,警方以涉黑抓捕,那么究竟是农民汪冬根涉黑,还是汪冬根父子被“黑”?
    
    报道说,2013年中秋节,汪冬根和儿子汪金亮爬上了江西省万载县县长陈虹老家对面的房子,拍下了多人去县长家送礼的视频和照片。不料,拍完视频十几天之后,汪冬根和汪金亮被万载县警方带走。(2014年6月20日人民网)
    
    这是一个表面上让人扑朔迷离的案子,但只要仔细地分折案情的来龙去脉,就清晰地知道这是一起典型的打击报复。既然汪冬根涉黑多年,为何非要等到汪冬根父子偷拍县长陈虹收受礼金的视频和照片之后,才来抓捕?然后去他家反复搜查,搜走了一个麻袋,里面装着汪冬根拍摄的视频。显然警方的目的是为这些视频和照片而来。但是农民朴实,也很狡黠,要不然就没有网上流传的万载县县长陈虹在老家大收礼品和礼金视频。
    
    所拍的视频显示,陈虹家门口,当天来送礼的人员络绎不绝。视频还辅以话外音,对这21段视频里出现的送礼人进行了辨认。其中一辆号牌为“赣C 91295”的车,送礼人为万载县一位镇领导,所送为五箱礼品,两条香烟;车牌号为“赣C U 9887”的宝马车,送礼人为万载县一职能局的领导;车牌号为“赣C L 3707”的起亚汽车,送礼人拿着一个礼包,还有一个礼品箱:车牌号为“赣C F 6517”的大众车内,一名男子将一叠现金装进一个信封,然后装进裤袋,进入陈虹家中;还有一辆灰色保时捷,车上的人一共提着六提五粮液,还有一提四特酒和几个礼盒,礼品多到送礼人几乎拿不动……
    
    警方的起诉意见书说:“在汪冬根、汪金亮被抓捕后的一个月,该照片被上传互联网恶意炒作。”在我看来,这不是恶意炒作,而是迫于一种压力,一种自救的行动。天真的汪冬根家人以为披露了县长的违法乱纪的证据,就能救汪冬根父子,这当然是天真的想法。不过这位县长也很天真和幼稚,以为只要到汪冬根家突然搜查,把证据搜查到了,就高枕无忧,再说,人在我手中,料他们不敢惹事。县长大人没想到视频是可以复制的,他们还真的不怕惹事。因为这也是一种较量。
    
    令人困惑的是,去年11月互联网就流传这个视频,这个视频证实了万载县县长陈虹顶风作案,收受礼品和礼金。中央三番五令,严禁在节日收礼金,各地都在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要求,坚决纠正“四风”,坚决刹住中秋国庆期间公款送月饼送节礼等不正之风。在去年中秋节前的9月3日,中央纪委和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还发出了《关于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坚决刹住中秋国庆期间公款送礼等不正之风的通知》,作为万载县的党政主要领导,为避人耳目,竟然躲在奉新县老家收受礼金。从视频中可以看出,陈虹还有受贿的嫌疑。那么,这半年多的时间,对于顶风作案,违法乱纪的陈虹,纪检部门却为何没有查处?还需要追问那些送礼品和金钱的车辆是不是公车?是公车不就是违规了吗?礼品和金钱如是公款,不就是违法乱纪?但不管是公款还是私款,陈虹大收礼品和金钱都是违法乱纪,应受到严肃查处。
    
    对于汪冬根父子,就算他偷拍,也是正常的群众监督。再说,不偷拍还能拍到县长大人收受礼金?县长是公众人物,明星也是公众人物,但那些明星躲也躲不过狗仔。如果我们的社会多了汪冬根这样对官员的跟踪监督的“狗仔”,相信政治生态就会更加清明。
    
    说到“政治生态”,是因为起诉意见书中有如下结论,汪冬根以社会监督的名义,采取非法调查手段获取相关资料后对相关党政干部进行要挟,企图控制当事党政干部,严重影响了依法行政、践踏了社会公正、破坏了政治生态,在万载党政机关形成了谈“汪”色变的恐慌气氛。当然,起诉意见书中汪冬根是“刁民”,说他假借维权之名操纵村民,煽动村民撕毁原来与政府签订的拆迁安置协议,致使该组村民安置至今没有得到解决,严重影响了万载城市建设和重点工程的推进,
    
    但汪冬根在福星村13组的拆迁居民口中是却热心维权的“军师”。让村民得到应有补偿,在万载官方看来就是“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增加了社会管理成本”。合理诉求必然增加了社会管理成本,“钉子户”显然影响城市建设,但这种诉求本身就是一种搏弈,政府不增加成本,农民补偿就低,利益就受到损害。在诉求中搏弈,应是农民维护自己合法的正当权益,说“严重影响了依法行政、践踏了社会公正”,显然是言过其实,也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但说汪冬根破坏了政治生态,在万载党政机关形成了谈“汪”色变的恐慌气氛,这个说到了要害处,汪冬根确实破坏了万载官场的政治生态,让万载的官员恐慌,不敢明目张胆地收礼受贿,一旦被偷拍到了,就可能被查办,轻则下台,重则受牢狱之苦。
    
    汪冬根偷拍县长大肆收受礼金,对于那些收受礼金的官员是不公正的,是“践踏了社会公正,破坏了政治生态”,但对于老百姓来说,这种监督,却是维护了社会公正,让政治生态更加清明。可见,汪冬根是不是涉黑,还是被人“黑”了,希望万载县的上级有关部门给公众一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