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地產大亨,分享他在劍橋大學的3個經歷

 

2013年,從劍橋回到深圳的地產大亨 王石,        

約了幾位朋友共進晚餐,        

其中一個交流主題是回顧每個人的2013。        

         

年過 60歲的王石,剛從劍橋大學訪問回來,        

分享自己的 3個 經歷及體會。        

         

 
       

1. 一個華人院士的「中國胃」,讓他多年無法融入當地

 

劍橋大學有一位頗有成就的華人,        

在劍橋大學工作十幾年,當上了院士,很不容易。        

但我發現他與學院內其他英國同事缺少交流。        

我去學習三個月,就與英國老師們很熟了,進入了他們的圈子,見面都會熟悉地打招呼。        

這位華人院士很奇怪,問我怎麼會與大家這麼熟悉,        

說他自己這麼多年在劍橋,與這些英國老師沒有多少交往。        

 

只有中國的胃,無法容納中國以外的世界        

這位院士為什麼難以進入英國老師們的圈子?        

我想,是因為華人院士的中國胃。        

         

華人院士不吃西餐,每頓飯都要回家吃中餐。        

英國老師們多在俱樂部吃飯,        

吃飯時就是交流聊天的時候,有時一頓晚飯會吃到晚上10點。        

吃飯就是思想和情感交流最好的時候。        

我每到一個新國家新地方,都堅持吃當地的食物。        

 

想擁抱世界,要有一個擁抱世界的胃。

擁抱世界的胃,        

幫我很快融入了劍橋大學的教師圈子。        

         

堅守一個習慣,就等於向世界關上了一扇門。        

開放自己,接納新事物,就是融入新世界。        

         

對外部世界保持好奇,樂於交流、分享、連接,        

力求去理解、接納對自己來說是新鮮的事物,海納百川,        

納入外部的新知識、新感受、新資源和新力量。        

         

華人院士的一個中國胃,        

就使他錯過了諸多與同事朋友交流分享連接的機會。        

 

 

2. 你尊敬當官的人,還是尊敬貢獻知識的人?

         

剛到劍橋,感到劍橋太傳統,        

一個有八百多年歷史積累的學校,        

清規戒律多,階級色彩重,擔心適應不了。        

         

隨著深入其中,慢慢體會到,        

這些清規戒律中 表現出來的階級森嚴,不是行政和人格的階級制,        

而是一種學術階級,對知識的尊重。        

         

劍橋大學嚴謹的學術階級,代表對知識的尊重

例如,只有院士才有停車位,只有院士才有資格在草坪上踏草行走。        

正式集會場合,從穿著打扮就能看出不同人在知識成就上的等級。        

這些傳統,有些是正式制度,有的是約定俗成的。        

劍橋的等級制,是學術等級制,是對知識貢獻者的尊重。        

劍橋大學裡對知識貢獻高度敬重的氛圍,有一種特別的文化力量。        

         

知識是人類世界進步的根本,也是人與動物的差異

「我思故我在」,按笛卡爾對人的定義,理性思考是人之所以為人的根本特征,        

當人不在理性思考之中時,這人就不是人。        

理性思考的結果,就表現為發現知識和創造知識。        

知識的發現與創造,使人成其為人,        

使人類擁有了與動物世界不同的文明的演進。        

 

大家都想當官,代表社會只重視權力與資源,不在乎創造知識

一個社會之中,什麼成就是最受大家尊重的?        

從尋常人的回答可看出這個社會的文明層次。        

換成在中國,        

當「這個孩子有官相,長大要當官」成為讚美之辭時,        

當學校的最高權威是行政主管而非專家教授時,        

這就是一個官本位社會,官員擁有權力和資源,受大眾羨慕。        

         

官員是財富分配者和秩序維護者,官員並非知識、財富的創造者,        

一個官本位的社會,        

不會是知識持續突破的社會,也不會是一個可持續發展之社會。        

 

社會朝什麼方向改變,取決於這個社會尊重什麼

帶來新知識者,帶來新財富者,這兩者被尊崇,        

則人心智的力量就流向了知識創新和經濟創新了。        

未來的制度變革,其實本質就是重新調整社會的價值制度,        

尊重什麼否定什麼,以此引導資源的新配置。        

 

 

3. 誰說60歲不能玩賽艇? 

 

在劍橋,有種做夢的感覺,似乎現在仍沉浸在夢中。        

我喜歡划賽艇,在波士頓參加過比賽,在日本參賽還得過獎。        

一天,院長對我說,聽說你喜歡劃賽艇,        

你在劍橋當訪問學者期間,願不願參加賽艇俱樂部?        

我說好啊。        

院長就進行了安排,告訴我何時何地去找誰訓練。        

         

我按照院長的指示去了,沒有讓我下水劃,而是先接受訓練。        

教練訓練了我1個半小時,        

那個累!長期沒有這樣累過,腿都抽筋了!        

訓練完後,我推著自行車,一拐一拐回宿舍,嘴裡是哼著歌回去!        

那個舒暢!我從來沒有被這樣訓練過!這訓練方法太好了!        

         

       

 

真正的專業,要上百年的累積

我跟人說起這事,        

別人說,劍橋有30幾個俱樂部,你查一下那個俱樂部的情況。        

我就上網查了一下,        

這是「劍橋大學賽艇俱樂部」,有百年歷史,        

是世界最高水平的賽艇隊,是出世界冠軍、奧運冠軍的俱樂部。        

你說,這是不是做夢?        

         

走過一個學院,那是「三一學院」,        

那是牛頓走過、停留過、在蘋果樹下休息被掉下來的蘋果啟發出偉大思想的地方!        

我現在還在夢中,還沒有從夢中緩過勁來!        

專業知識和技能的持續積累,是人類文明最寶貴財富。        

 

 

人生 60才開始,不要現在就輕言放棄!

追求完美,允許殘缺,        

你不拋棄自己,沒人能拋棄你!        

即使是年過 60歲,        

你也可以有容納世界的胃、追求知識、感受世界美好!        

 

人活著,只要活得精彩,長壽不長壽就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