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好哄的女人,或者難哄的女人,其實需要的都是被理解和懂得。很多人以為懂得對方的方式,就是去問對方到底要什麼,而事實上,詢問是最無力的方式,重要的是觀察,將心比心地去理解。你願意付出去懂得和理解努力,你會發現其中的緣由。』


  大凡女孩子,在我這兒,只分兩種:好哄的和不好哄的。好不好哄,其實與女孩子長得漂亮不漂亮沒有任何關係,差別只在世人的眼裡,好哄的漂亮姑娘收穫美譽,難哄的漂亮姑娘叫賤人就是矯情,好哄的丑姑娘算是有「自知之明」,而難哄的丑姑娘,落下的只有「醜人多作怪了。」

  但是姑娘都只是姑娘。而好哄和難哄的差別,卻是在骨子裡的。

  我有一些難哄的朋友們的男友,後來都成了前男友,就是死在了「你根本不知道我要的是什麼」這句話上。有時候我覺得其實男生還挺傻的,特別是喜歡一個姑娘的時候,他們的原始衝動就是:「你說啊,你說啊,你說你要什麼?你要什麼我給你啊!」可是偏偏遇上了女朋友們痛苦的眼神:「說不出來,就是感覺不對。」

  可能是因為需要的東西不同,而又一直得不到,所以才變得難哄。

  前不久B小姐分手的晚上,她的男友Q先生打電話給我。Q先生哭了,Q先生說那天B小姐加班,晚上10點才下班,站在大馬路上打不到車,就打電話給Q先生抱怨。Q先生說你可以去另一個地方打車,那個地方好打些。

  Q先生說的地方,和B小姐在的地方,走路需要20分鐘。那是北方的夜晚10點,又濕又冷,Q先生在溫暖的家裡,而B小姐在寒冷的大街上吹風。

  B小姐在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問Q先生:「我怎麼過去?」

  Q先生很自然地給出了答案:「地鐵還沒到點呢,你可以坐地鐵。」

  雖然B小姐走到地鐵站也要10分鐘。但是總比走到Q先生說的位置要方便許多。

  B小姐也沒說話,就直接掛斷了電話,然後給Q先生髮了條簡訊:「我們分手吧。」語氣堅決,沒有機會。

  Q先生在電話那頭哽咽得不行。他不懂自己為什麼就被判了死刑。B小姐一直是我認識的女孩子里很講道理的那種。越是這樣的女生其實越難交往,因為她自己能過得很好,並不要求男生給她太多的東西,她對於感情的要求往往是很精神層面的,懂得,理解體諒,並且能和她在一個步調上行走。

  凡是最後一件導致分手的事情,往往是小事,對於B小姐這樣的女生來說,都不過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而那些致命的原因,早在她的心裡來回過許多次。

  回想每次B小姐吐槽她和Q先生的爭執,最後都是無奈的妥協。也許在表面上,是Q先生對B小姐的百依百順,而在B小姐心裡,每次是她在妥協。

  不論好哄的女人,或者難哄的女人,其實需要的都是被理解和懂得。很多人以為懂得對方的方式,就是去問對方到底要什麼,而事實上,詢問是最無力的方式,重要的是觀察,將心比心地去理解。你願意付出去懂得和理解努力,你會發現,艱澀的文字中有獨特的趣味,而你草草翻過,再簡單的連環圖畫,也是晦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