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兵者之寬術        

  古代,一次耗時持久的圍城之戰。守城者眾志成城,不肯退讓半步。攻城者志在必得,來勢兇猛。日久則城內供養不足,而城外物資豐厚。此時攻城唾手可得,但勢必是一場血戰。攻城將領命令在城牆的缺口故意放鬆警戒,而這個缺口恰是通往一片樹林,林內果實成熟,林子盡頭是一片莊稼。

  遇到城裡士兵出去尋找補養,城外的士兵遵照命令只追不打。如此數日,城內將領怎能不知道對方用意,人家並非要將自己困死,故意留出一條生路。這般宅德之心怎會虧待城內的百姓和投誠的將士?於是兵不血刃,城不攻自破。這就是兵法上的圍城必闕——兵者的寬術。武力征服的只能是武器,寬容接納的則是心靈上的誠服。

之二:醫者仁心        

  一位醫生去病人家裡治病,把脈問診之後離去。不久病人家屬氣勢洶洶找上門來,責問醫生拿走了病人枕頭底下包著錢的布包。醫生安靜地詢問什麼樣布包,內有多少錢。家屬斥責明知故問,但還是仔細描述一番。醫生做恍然大悟狀,讓其稍等片刻。之後醫生滿是道歉之言,拿出包著錢的布包給家屬。家屬還不肯善罷甘休地罵醫生,空有醫術,沒有醫德。然後在他人勸解下離開。

  醫生沒有向在場的人解釋更多,只是說治病救人是醫生的職責。兩周之後,病人及其家屬親自登門拜訪,並贈錦旗,上面綉著四個金黃大字:寬者為王。

  原來病人的家人後來在床底下找到了丟失的布包。而醫生怕病人丟錢心急,加重病情,所以不做任何解釋,沒有絲毫猶豫,解囊而出,寧願自己背負罵名。自此向這位醫生求醫的人絡繹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