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大學榮譽化學教授卡爾·傑拉西因癌症併發症在舊金山的家中逝世,享年91歲。1951年,他領導的研究團隊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合成了最早問世避孕藥的關鍵要素——炔諾酮,他也因此被稱作「避孕藥之父」。

                                       

從口服避孕藥正式上市,到現在已經過去了50來年,吃過那些小小藥片的女性不可勝數,不過,你知道避孕藥背後那些故事嗎?

No.1 歪打正著                                        

雖 然最初的開發者的初衷是打算研製一種控制生育的藥,然而,出於當時道德上的原因,在1957年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批准Enovid這種藥時,卻 是將其作為治療「嚴重月經問題」的藥物來投放市場的,同時也警告人們,該藥物可能有阻止懷孕的副作用。於是,2年之內,差不多有50萬女性莫名其妙地產生 了「嚴重月經問題」——估計她們是奔著這種藥物的「副作用」去的。到了1960年6月23日,FDA才正式批准Enovid作為避孕藥。該藥物還能用在輔 助治療或緩解多種疾病時派上用場,比如多囊卵巢綜合症、子宮內膜異位症、貧血、粉刺,甚至還被用來治療貪食症。20世紀80年代末,Enovid作為第一 代避孕藥退出了市場。

因為避孕藥能幫助女性有計畫地懷孕,減少在生養孩子方面的付出,所以它事實上還拓寬了女性在工作中的角色範圍。因此,在1993年,《經濟學人》雜誌將其列為當今世界的七大奇蹟之一。

No.2 安慰劑中含有鐵                                        

避 孕藥有21片裝(編者按:國內常見的避孕藥多為21片裝)和28片裝兩種。對於28片裝,每個月最後一週的避孕藥其實是不含激素的安慰劑。這一方面是怕女 性忘記服藥——索性每天都吃一粒;另一方面是為了能讓女性照常行經——這主要是出於商業考慮。他們希望這種藥看上去儘量自然,從而使女性容易接受。

現 在,一些生產商在每月最後一週的藥片中加入了鐵,這樣做是為了補充女性因月經出血而流失的鐵元素。廠家是出於好心,然而,對於一些女性而言,這些增加的鐵 元素可能會引起胃腸道不適,比如噁心、腹部不適、便秘、腹瀉等。所以,如果在一個藥物週期的最後一週出現上述症狀,可能是因為補充的鐵元素,而不是因為姨 媽即將造訪[1] 。

No.3 可能影響擇偶                                        

有很多研究證明,排卵期內的女性對男性有更強的吸引力,而男性能通過各種途徑判斷女性是否在排卵期內。那麼服用避孕藥會對女性的魅力產生影響嗎?

謝 菲爾德大學動植物科學系的艾爾沃尼格(Alexandra Alvergne)對此進行了研究[2]。她認為,因為避孕藥會使女性的激素狀態和懷孕相似,所以它可能會攪亂正常的擇偶過程——懷孕女性傾向於接近基因 和她相似的男性(理論上因為她的家人會在這一最脆弱的時期保護她和她的寶寶),而這樣的男性是她正常情況下基本不會選擇的,但服用避孕藥就會造成這樣的傾 向。

從男性的角度來說,他們在與女性「深入交往」之前,潛意識裡會探測其激素水平和身體信息——畢竟,他想親自讓她懷孕。科學家表示,男性會因此認為排卵期的女性比正在服用避孕藥的女性更有吸引力。

No.4 先後遭到女權主義者的青睞和憎惡                                        

早期的女權主義者給避孕藥冠以「第一種純粹為社會作用而開發的藥物」的美名。事實上,支持女性選舉權的凱瑟琳•麥克米克(KatherineDexter McCormick)曾經為避孕藥的開發出資。麥克米克認為避孕藥是女性自由的前提之一。

然而,到20世紀70年代,避孕藥對健康的潛在影響開始逐漸為公眾所認識,女權主義者將避孕藥視為男權霸道的又一實例。這些女權主義者佔領國會山,質問為什麼生育控制造成的所有健康風險都要由女性來承擔。而針對男性的非屏障避孕措施仍在研發中……

No.5 虔誠的天主教徒讓避孕藥得以問世                                        

天主教會在1951年批准了安全期避孕法——也就是在女性排卵期「禁慾」,但仍然堅決反對其它所有生育控制的方法(編者按:這裡特別提醒一句,安全期避孕法不靠譜)。

儘 管如此,卻有一名虔誠的天主教徒使避孕藥成為可能。 約翰•洛克(JohnRock)是一名婦科專家,也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他堅信美好的性生活是婚姻健康的一個重要因素。根據扎納 (ChanaGazit)的紀錄片《避孕藥》(The Pill)所述,正是洛克進行的臨床實驗,讓FDA批准了第一批控制生育的藥物。

洛 克還出版了一本頗具影響力的書《是時候了:一名天主教醫生關於終結生育控制的建議》(The Time Has Come: ACatholic Doctor's Proposals to End the Battle over Birth Control)(克諾夫出版公司,Alfred A. Knopf,Inc.,1963年)。洛克在書中提出了自己的觀點,他認為避孕藥和女性的自然生理週期是一致的,因此使用避孕藥和安全期避孕法一樣,是無 罪的。在教會被說服之前,洛克實際上在上世紀60年代成為了避孕藥的形象代言人。

No.6 從山藥中來,到生活中去                                        

科 學家於1928年在兔子體內發現了孕酮,避孕藥的主要成分之一。研究者立刻意識到了這東西的潛在價值,但當時孕酮只能從動物體內提取,因此十分昂貴,價格 當時可達1000美元1克。在20世紀40年代,孕酮的市場主要是在世界級的賽馬育種方面,育種者通過給馬匹注射孕酮來讓馬兒們優生優育。

這種情況持續到了1943年,美國賓尼法尼亞州的一名研究者盧瑟爾•馬可(RussellMarker)發現了可替代的來源:山藥。墨西哥有一種野生山藥(cabeza denegro,字面意義為「黑色的頭部」)能提供大量的孕酮,這使得大量生產廉價的避孕藥成為可能。


好的文章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分享,分享正能量,分享双赢,80%的分享收益,欢迎大家积极分享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