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體檢改變不了我的健康狀況                                        

這兩天,單位組織職工體檢,往年,這是我一年中最期待的一件事情,希望通過醫院裡先進的儀器和一本詳盡的檢查數據給自己一些健康方面的安慰或警示。可是,每次翻開體檢結果,心裡都是愁腸百結,數據顯示我的身體總是有問題。

為了不自尋煩惱,我從05年開始就不體檢了。一位老友不理解,說我走極端,萬一得了什麼病沒有體檢出來,後悔就來不及了。她的擔心有道理,近日的媒體接二連三地報導有關名人英年早逝的消息。

大陸笑星侯躍文猝死的消息還沒讓熱愛相聲的讀者心境平伏,台灣導演楊德昌、大陸電影攝影趙小兵的離世又進一步刺激我們的神經。更令人不勝噓唏的是,台灣首富郭台銘砸了百億台幣也救不了患白血病的弟弟郭台成。

他們個個有錢有名,能找到全世界最權威的醫生和藥物,卻依然回天無術,一個一個不情願地向上帝報到。讀了這些報導,周圍的朋友個個神色黯然,誰不想好好地健康地活著?

然而,體檢真的能解決我們的健康問題嗎?其實,更多的時候,體檢的結果給我們帶來的是慌亂、恐懼和無謂的勞民傷財。體檢前還是好好的,體檢完了,總有幾個愛擔心的同事憂心忡忡,有子宮肌瘤、有乳腺增生、有高血壓、有貧血……反正很少人的指標是完全正常的。

為了健康,為了多活幾年,大家便遵醫囑開始吞藥,維生素、降壓藥、補血藥一一找來,嚴重一點的便要各大醫院再輪番檢查一次,看需不需要手術。當得知自己轉氨酶偏高時,許多人被告知不好好服藥的話會發展為肝炎,結果真的是好好服西藥後得了肝炎、肝硬化;當得知自己血糖偏高時,許多人也會很認真地服降糖藥,結果是傷肝傷腎,最後並發症玩完。

經過幾年的體檢和觀察身邊朋友體檢後的遭遇,我變得聰明起來,知道體檢保證不了我的健康態勢,西方醫學更保證不了我的健康。既然如此,我們大活人一個,幹嗎要把自己的健康交給冰冷的儀器?幹嗎要被儀器說了算?幹嗎要被“科學的數據”牽著鼻子走?

我們的祖輩一輩子都沒照過B超或X光,沒驗過血和查過大小便,但他們都能健康地活到八九十歲甚至天年。相反,我們現在年年體檢,也不見得比我們的父輩健康長壽,反而是許多健康的人被“數據和指標”嚇得半死。

                                       

二、體檢行為如同網魚                                        

、北京的一位名中醫任啟松老師曾說過:“體檢行為如同網魚,捕魚者為了把魚一網打盡,往往會將魚趕到深池裡。西醫為了讓所有體檢者都有病,會誘導每個人都定期體檢。”不幸的是,所有的人都很享受這種“誘導”,進而心甘情願地成為“指標或數據不正常的人”,亦可稱為“非健康人”。一旦成為“指標或數據不正常的人”,你也就被西醫套勞了,解套之日也就是見上帝之日。

在加拿大多倫多的一位同學,去年體檢的結果是骨質疏鬆,醫生告訴她,她的骨頭疏鬆的程度相當於70歲的老太婆,不小心摔倒的話,就是粉身碎骨了。這還得了,儘管我同學才40歲,但被醫生嚇得雙腿發軟,似乎已聽見了自己骨頭馬上就要裂開的聲音。

醫生給開一種名為Fosamax的治骨質疏鬆的藥,要她服三年,並要定期檢查。同學堅持吃藥三個月以後,得了嚴重的胃病,每天晚上要吃大量的零食,否則就胃痛,更可怕的是,晚上要用很高的枕頭睡覺,否則胃裡的酸水就往嘴裡湧。同學上網一查,發現Fosamax這種藥對胃有很強的副作用。藥不敢再吃了,又擔心骨質疏鬆影響將來的健康,便天天走路曬太陽。

第二年復檢,骨質疏鬆的指標正常了。給她開藥的醫生很得意,還以為他開的藥治好了我同學的骨質疏鬆。我同學生氣地告訴他,自己只吃3個月的藥,現在已患了嚴重的胃病,那位醫生若無其事地說,那我現在幫你治胃病。同學這次聰明了,問Prevacid胃藥有什麼副作用,醫生說沒有,並勸我同學不用再上網搜索了。

同學不相信,一定要弄明白胃藥對身體的傷害,那醫生最後無奈地說:“要說副作用的話,此藥會引起骨質疏鬆。”我同學聽後幾乎暈倒。

這個故事如果讓趙本山演小品,絕對比“賣拐”精彩。

如果我同學不多長個心眼,再服那位醫生開的胃藥,這輩子還有解套之日嗎?到最後,就是雙腿一蹬、眼睛一閉、嗚呼衰哉了。

近日,先生的一位(醫院)院長朋友,盛請先生去其醫院做多普樂全身檢查,稱是目前最先進最全面的體檢。聽後,我對先生說:“拜託你不要做一條被網的魚啦!”多普樂越先進越全面,被網住的魚就越多,僅此而已。

西醫是研究疾病的醫學,也是商業醫學,一切以賺錢為目的,所以它想方設法要在我們身上找疾病,體檢就是最好的手段。

德國從1989年10月開始有了全民健康檢查,兩年後,健保醫生提出自傲的數據:受檢者中,只有43%檢查結果沒病;其餘57%從而落入醫學大網。因此隨著檢查項目的增加,患病風險群的比例自然也跟著提高。

杜塞爾多夫的烏偉海爾醫生預言:“可以預見,再過幾年,除了沒參加健康體檢的人以外,幾乎沒有人是健康的。”1991年,德國《醫師報》報導:“若一切順利,每家診所只要來1000名體檢者,每兩年就大約多出70000馬克收入,若同時做防癌篩檢,營收將有更多成長空間。太好了。”可見,體檢和疾病是利益集團達成的協定,他們織好一張張美麗的網,讓不明就裡的國人自投羅網。

我及時地醒悟過來,因為我對英國作家赫胥黎的“醫學已進步到不再有人健康了”這句名言感同身受。

三、中醫是研究健康的醫學                                        

當我明白西醫的宗旨就是變著法兒找我們的“病”,變著法兒掏我們口袋裡的錢,變著法兒讓我們長期依賴他們的藥物這些伎倆後,我怕而遠之,我開始接觸我們的中醫文化,發現傳統的中醫恰恰與西醫相反,是勸我們少吃藥、多鍛煉,盡量調動我們人體自身的修復功能,少花冤枉錢。

原來有著幾千年曆史的中醫博大精深,隨著我對中醫的了解,我發現中醫才是研究健康的醫學。中醫學最大的特點就是整體觀念。

所謂整體觀念,就是不孤立地看待局部的病變,總是從人體的內部聯繫、人體與外界的聯繫中去認識它。在研究人體的生理、病理以及治療規律的時候,中醫不用分解的、打開來看的方法,而是把人體看作是一個整體進行仔細的觀察、詳細的記錄,從大量的臨床現像中總結規律,推導人體的內部聯繫,這也就是黑箱理論方法。

黑箱理論方法放在日常生活中,就如同買西瓜。不懂西瓜的我,每次只能買切開的、看見瓜瓤是紅的才敢買,但這也不能保證買回去的西瓜是甜的。

可是我有位朋友,只要把西瓜抱到耳朵邊拍一拍,彈一彈,再看看瓜蒂,就能斷定瓜的質量,幾乎從未失手。挑瓜如同中醫摸脈,靠的都是經驗。不會挑瓜的我,就像西醫治病,要眼見為實,要確認瓜的內部組織是否OK,否則堅決不買。(就差細胞分析和化驗了)

中醫還有上、中、下之分,“上醫治未病,中醫治欲病,下醫治已病”,最厲害的西醫亦僅僅是治已病,所以最低層次的中醫也比最高層次的西醫強。因為西醫治完“已病”後,又會製造出另一種病來。

而中醫在扶正固本和平衡陰陽的前提下,根據“證”所傳遞的信息,可達到“察外形以知內變,從現像以求本質”,從而辨證論治,從整體入手進行“綜合作戰”,這就是為什麼有的患者來求診的時候,只想治咳嗽或便秘,調理一段時間後,胃痛腰酸等其他病症也解決了的緣故。

22歲的外甥招工時體檢出肺結核,當地醫院免費提供治療,然而3個月後,醫生就要求他服護肝藥,又過兩個月後,再要求他服護腎的藥,先不說每月四五百元的護肝護腎藥要自費,更可怕的是經過半年的治療後,外甥渾身無力,上樓喘氣,失眠納差,臉色泛黃。這哪是一個年輕小伙子所應有的健康狀態呀!一點精氣神都沒有。

唉,肺結核還未治好,肝功能和腎功能又在遭受破壞,這種治療與殺雞取卵有什麼區別?就是肺結核的指標符合西醫的標準了,但那是在犧牲肝腎功能的基礎上獲得的。

我讓外甥把所有的西藥統統扔到垃圾桶,馬上找傳統中醫、明醫趙老師調理,只服中藥,不去結核病院取藥也不做任何檢查。一個半月後,外甥去醫院複檢,所有指標正常,醫生很納悶,覺得外甥“失踪”一個多月後怎麼就康復了。他們能搞明白才怪呢?

前面提到的加拿大同學,得嚴重的胃病後,健康每況愈下,動輒感冒發燒,到後來是盜夜汗,嚴重時每晚需換兩套睡衣和床單。大家或許不清楚,西藥是最厲害的苦寒藥,所有的苦寒藥都傷脾胃和腎陽,陽少肯定就陰脫,所以同學的汗會不自主地排出來。

腎屬先天,脾胃屬後天,腎為全身器官的正常運作提供能量,而脾胃又為腎輸送補給。這兩大功能遭受破壞,就如同腹背同時受敵,焉有活路乎?

同學與我在MSN上聊了一些時日後,從加拿大飛回來,我把她的脈象和舌象電告趙老師,按趙老師開的處方,我讓她帶了部分草藥回多倫多,部分在當地華人開的藥店配。同學喝藥當晚,盜汗就減為一次,喝完一付藥後(一付藥喝三天),盜汗問題基本解決。

她覺得很神,問能否幫她的胃病治好,我說趙老師開的藥全都是治人,目的是恢復你自身的陽氣即正氣,你正氣足了,就具備了自愈和修復的能力。《內經》所講的“正氣存內,邪不可干”就是這個道理。

所以西醫治病,中醫治人。中醫在辨證施治時,不會局限在“症”上,而是通過“四診”後宏觀地分析和研究“證”,再做出判斷,然後是“綜合治理”。

四、自己的健康自己主宰                                        

我們的身體發膚,受之於父母,源自於父母。幾千年來,時代在變,科學技術在變,但我們的身體沒有變,我們的五臟六腑與幾千年前的一模一樣。

然而,在生活、飲食、穿著、學習、意識等各個領域都講科學的前提下,我們也想讓自己的身體“科學”起來,於是把健康交給科學的儀器,把日常生活交給科學家們的建議,一天多少杯水,多少種多少粒的維生素,多少的礦物質、多少的碳水化合物……我們被科學牽著鼻子走,但我們健康嗎?在科學昌明的今天,為什麼病種越來越多?為什麼絕症越來越多?

我們太相信科學這個“理”了,從而遠離了中醫這個“道”。然而中醫理論中包含有生命的至善原理即最高原理,這個原理就是生生之道,就是天人合一,就是陰陽平衡,就是人與自然的和諧,這與西醫注重看人體的器官、細胞、組織、數據、細菌這些靜止的、個體的物質有天壤之別。

但許多人走進體檢這個誤區,以為體檢指標正常身體就是健康的,體檢指標異常身體就是有病的。

大家都知道,體檢出來的數據和指標只代表我們體檢時那一瞬間的身體狀況,它是死的,是靜止的。但生命是動態的,氣血是動態的,人每時每刻都受“七情”(喜怒憂思悲恐驚)“六淫”(風寒暑濕燥火)的影響,一周前的體檢結果不能說明一周後的身體狀況。

希臘哲人赫拉克利特說過: “人不可能兩次同時踏進同一條河流。” 那麼,人的健康狀況又何不是因時因地改變的呢!?

我有一親戚,70多歲,年年的體檢指標都正常,比四十多歲的人還正常,卻在幾個月前倒在路上,腦溢血,至今躺在醫院昏迷不醒。還有更多的人上半年體檢還是好好的,下半年卻查出腫瘤,且一確診就是晚期。有多少幸運者能如西醫宣揚的那樣“早檢查早治療早康復”?又有多少人不是“早檢查早治療早痛苦早死亡”的?

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要去相信體檢指標?為什麼要去接受西醫給我們的種種的負面信息和心理暗示?為什麼不相信我們人體自身的修復功能和自愈能力?

2500年前,老子就告訴後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所以我盡量讓自己的健康順其自然,不受體檢指標和數據的干擾,把自己的健康交給觀天參地的自然科學、長青醫學——中醫,盡可能地“法自然”,以達到天人合一。

可是,還有許許多多的人堅信五花八門、琳瑯滿目的所謂先進的體檢儀器,以為這些儀器才是自己健康的裁決者。殊不知,這些儀器再科學再權威,過不了20年,就會被更先進的所替代,能存下來的也就了了無幾。

那麼,這些經不起時間檢驗的醫學檢測手段,值得我們信任嗎?再說,體檢標準是儀器製造商和藥品製造商說了算,有藥才有病,有病就會有相應的檢查儀器,所有的一切都是這些利益集團挖好的陷阱,讓你掏錢往阱裡跳。

想想挺可笑的,聰明的國人寧願扔掉我們延續了幾千年的養生文化,扔掉經得起時間檢驗、與天地同在的傳統中醫學,不相信自己的祖先,不相信自己,卻相信十幾二十年後就要被淘汰的診斷手段和藥物。

這時,我不由地想起老子的一句話:“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莫非老子2500年前就料到他的子孫後代會有今日的選擇,才會發出如此的感嘆?


好的文章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分享,分享正能量,分享双赢,80%的分享收益,欢迎大家积极分享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