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自古以来都相信万物有灵,也对大自然有着深深的敬畏之感,因为这个世界上相对起我们所知道的东西,未知的领域实在太多,而在这未知领域里,到底是好,还是坏,没遇到的人可能始终都不清楚,有的事情也许只有你遇到了才会真正明白!


这个故事是我去南洋后,听当地马来人说的,马来亚的官方宗教是回教,回教虽然不提倡甚至反对崇拜鬼神或精灵,但是东南亚自古以来,巫风盛行,所以在马来亚民间,依然有着许多巫师,替人排忧解难,治病救人,当然也有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黑衣巫师,大家可能提起降头,马上就联想到泰国,实际上在,泰、缅、寮等周边地区,都有降头术的存在,而就我接触的朋友和对手来说,寮国的法术是最难对付的,因为它处于各地的周边,吸收了各地的法术,而独成一家,你很难弄清楚到底他用的是什么东西。而在这个故事中,我也见识到了马来巫师的神秘之处,可以说令我大开眼界。


每逢假期,我喜欢到处走走,不过为了避开人流高峰,也总是选择一些非著名旅游景点开拔,这次因为有一个朋友在东马沙捞越那边,所以我选择去那里转转,因为从小到大的习惯,所谓入庙拜神,入屋叫人,我每到一地,都会到当地的庙宇拜拜,一是祈求平安,二也算是打个招呼,强龙不压地头蛇嘛。


我的这个朋友,在当地开一家中医馆,主要是为华人服务,不过近年来好像马来人来看中医的也越来越多了,所以在行医过程中,往往都会遇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我到的那一阵,正好发生了一件他所不能理解的事情。我才明白为啥愿意给我包飞机票,让我到他这里来玩。


当天晚上,那个病人就来到他的诊所,据我朋友叙说,三个月前,病人身体开始出现不适的症状,起先只是头痛,像有东西在头脑里钻一样,后来渐渐发展为身上的皮肤开始麻木,用到割破也不觉痛,去了当地几家医院都查不出个所以然来,经人介绍来到他的医馆试试,而当晚,我见到病人的时候,病情已经进一步的恶化,周身的皮肤开始出现一块块的黑褐色的斑点,这种斑点,一般只有出现在死人或者快要去世的人身上,也就是所谓的尸斑,一个正值壮年的年轻人身上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斑痕。
我朋友之前通过脉象判断他是体内活动的病气周流于四肢,不像一般的病,只是一个脏腑出问题,他是不停的移动,所以给他开了扶正去邪的药物,吃了半个月,只有头痛减轻了一些,其他的毫无改善。


我让他将上衣除去,观察整个背部的经络气脉,偷偷的拉过我朋友说,这个事情很麻烦,这人看上去是中降了,现在很多人将中降和被人下符混为一谈,我们茅山或凤阳等法术中确实有一些害人的阴法阴符,但是和东南亚的降头则完全不同,下符一般只会对事主的精神产生影响,通过精神然后影响肉体,而降头等法术则直接作用于肉体,让人痛楚万分。


降头的种类千变万化,现在只是知道他中了降,但是到底是哪一种降,则一无所知,这时也不能贸然行事,不然很可能适得其反,引起更大的反应。如果是在国内,你一个医生和病人说,你这个病估计是中邪了,病人可能立刻就去投诉这个医生的职业水准,但是在东南亚民间,你这样说,是没人会觉得你在胡扯,所以当我朋友,用马来话将我的判断的告诉病人的家属时,他们非但没拂袖离开,反而止不住的点头,并希望我能够救救他们的儿子。


这一户人家在当地也算是颇有一些资产,虽然和煤老板之流是没法比,但是在东马那个小地方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他们曾经答应,只要能把孩子治好,这间店面就买下来送给我朋友,并帮他推广中国中医,我朋友一听这个就来劲了。


因为什么情况都不了解,所以只能先投石问路,看看。我的朋友专职是医生,但是对道术也有一定的兴趣,所以在医馆的楼上也供了神坛,于是我就上楼借他的神坛开了三道符,让病人拿回去,一张贴床头,一张化在水里,一张洗身,明晚再来。


之所以要第二天晚上来,是因为我们可以有一个白天的缓冲期,去准备一些东西,所以第二天一早,我和朋友立马在他的店里忙开了,其实很多中药都有驱邪安神的功效,只不过要看是否懂得搭配和炼制,当然这里的安神之类不是你翻本草纲目什么看到写安神就行的,所以千万自己不要轻易尝试。根据我的配方,配置了几包药粉,准备晚上去用。


当天晚上那户人家,如约而至,说实话我看那个病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的起色,但是据他们家的人说,今天早上起来,觉得精神好一些了,至少昨晚睡的安稳了。既然自己感觉好,那至少说明符还是对路了。


于是将我们准备一整天的药粉拿出来,放到一个大木桶里,在桶里倒进温水,让那个病人泡在桶里,然后我在边上持咒以香画符,约莫过了半个小时,桶里的病人,开始出现反应,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出,因为说的是马来话,所以我也不懂是什么意思,后来据我朋友翻译,说是像浑身的皮肤被扒下来的那种感觉,过了五分钟,病人好像终于忍不住了,从桶里跳出来,可以看到他全身的皮肤呈现出一种血红色,但是其实桶里的水温并不高,不可能被烫成这个样子。


我让他把皮肤擦开,再仔细的观察一下,发现尸斑丝毫未退,显然我的方法对他并没有起到太大的疗效。最后还有一招,行不行就看这个了,我从包里拿出从国内带出来的一包药粉,到了一些在杯子里,让他用水喝下去,刚喝完没多久,就开始呕吐,不过吐出来的不是晚饭,还是一种很粘稠的油状物,我一看,这件事估计管不了了,尸油降。


尸油降是几种致命的邪降之一,由法师自行炼制的尸油,加入符咒下降,中了这降的人,会慢慢像尸体一样腐烂,直至死亡。我示意朋友推了这件事,这种降头一般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就是与什么人有天大的仇恨,不然不会有人下这么狠毒的降头的,因为尸油降一旦被破,施法的法师自身也会遭到很大的冲击,简单的来说,就像有点以命相搏的感觉。我好好的来这儿玩几天,别最后回不去,那就搞笑了。


我朋友叽里呱啦的对着那户人家说了半天,我原本以为听了我朋友的话,那户人家一定会表现的垂头丧气,没想到从他们脸上反而出现了很兴奋的表情,难道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很高兴嘛!那户人家,千恩万谢的告别了我们,留下我一个人在哪里百思不得其解。


朋友送走他们之后,我很奇怪的问朋友,为啥知道治不了还那么高兴。结果我朋友说,他没说他儿子治不了,说在附近的山里的有一个马来巫师和他认识,可以想想办法。


原来朋友来东马后,也曾经一度对马来巫术感兴趣,所以曾有人介绍去山里拜访过一位马来巫师,这位巫师常年住山,据传闻法力十分高强,曾经有几个我朋友医馆的绝症病人,去他那里都治好了,但是脾气很怪,喜怒无常,可能前五分钟还答应你的事,后五分钟立马赶你出山洞了,所以我朋友只能说带他们去试试运气。


 我对这个当然很好奇,过了一晚,天一亮就坐着他们的车一起上山去找那位巫师,东马的森林真是浩瀚无比,如果坐飞机有经过就会知道,整个一片大陆,完全被树林所覆盖,据说树林里至今还生活了几个不与外界沟通的部落,让人十分的好奇。


在当地的村庄,找了土人做向导,一行人向山里进发,其中的滋味就是一言难尽,除了路难走之外,各种不知名的昆虫可能随时都会出现在你的面前,更何况还带着一个病人,由两个当地的土人抬着走,走了半天终于到了一个山洞的门口。我朋友让我们在洞外等,自己一个人先进去谈一谈,没过几分钟,朋友就又出现在了洞口,一脸无奈,巫师没在家,洞里没人,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如果再不走,今天天黑前就走不出这个森林了,在这个地方过夜可不是好玩的,于是大家决定往回走,就当抬起担架准备走的时候,他们听到周围的树林一阵响动,一个黑衣黑裤,长发的男子出现在我们面前,也没和我们搭话,径直走到病人的面前,摸头又摸脚,接着对着我们大声喊话,我朋友就充当翻译,翻给我听,大意就是你们想让这个人死的话,现在马上就走,不要死在我这里。听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不想死的话,就可以求他救喽,于是我朋友连忙拉着那家人跪在巫师面前,祈求救治,我一个人傻傻的站着,看看好像十分尴尬,也只好假装蹲坐在地上。


那天也可能巫师心情好,对着抬担架的两个土人说了几句,几个土人就抬着担架进了洞,我们也一路跟了进去,进到洞里,我才发现,洞里有一个简易的祭坛,但是祭坛上什么神都没供,只供着一块大石头,点着白蜡烛,气氛很诡异。


那巫师进洞之后,就开始坐在病人面前开始念咒,而病人好像听到咒语十分的痛苦一样,开始不断的扭动身体,念着念着,巫师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长刀,就是我们切西瓜的那种,开始用刀背不断在病人的身上敲击,从头敲到脚,一遍又一遍,病人也开始像之前在医馆里一样,不断的呕吐,吐出来的粘液,巫师用一个小盘子把它接住,将它一点点的倒在祭坛的那块石头上,接着就转身对着石头念起咒来,咒语身中,石头竟然慢慢的开始冒烟,这烟也奇怪,慢慢的好像就包围了整个山洞,在烟雾中,原先痛苦呻吟的病人,渐渐的安静了,又过一会儿烟雾散去,病人在担架上,好像睡着了一样,一脸的宁静,脸上的尸斑明显退下去不少,正当我们以为解降差不多了的时候。突然祭坛上的蜡烛一下子灭了,蜡烛灭后,那个巫师好像十分紧张的样子,连忙把蜡烛点着,从一个坛子里掏出一勺不知道什么液体,在洞门口洒了起来,接下来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巫师对着我们喊了几句,就一个人拿着刀,在洞门口又唱又跳,好像和谁在打架一样,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们就在洞里这么静静的等着,巫师对我们说的话,就是千万不要出洞,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要出去,等他回来。


最后只听到珰的一声,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巫师走进来,伸出一只手,给我看一样东西,是一颗生锈了的长钉,从长度上来看,应该是钉棺材用,看得出巫师很兴奋,小心翼翼的将钉子供在石头的前面。又用勺子里的液体,装在一个小瓶子里,让我们带回去给那个病人喝,就示意我们可以走了,这个病人治好了。


听到治好了,那家人的父母当然很高兴,但是好像也有点不相信,巫师好像看出了父母的怀疑,很生气的嚷嚷起来,像是骂人一样。我们看看形势不对,虽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也决定赶快撤。


当天晚上一直到很晚,我们才走出那片丛林,好在有土人带路,不然一定在里面迷路。
那个病人后来喝了那个不懂什么的液体,又呕出了一些粘液,再加上服用了我朋友开的药,身体恢复的很快。据说病人的父母后来送了很多食物上去,原来那天那个巫师是因为吃的东西没了,出去找东西吃没找到,才决定救他儿子,后来对他父母说的就是,赶快送吃的东西来,不然病还会回来!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都有鬼故事)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美女图、视频)                
       
       


       


       


以上文章版权为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Miko , 人称“鬼古妹”,嗜好是“吓人、整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