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下午,「掌門新銳」的創始人張翼最後離開公司,坐上了從上海回汕頭的火車。他給父母準備的年貨之一是自己公司的成績單:憑藉自己在線教育項目的出色路演,他獲得了一個創業電視節目的總冠軍,成功融資近千萬元。

尚 心投資的投資人孫文海也進入了過年狀態。去年,無論從投資數量和投資金額來看,他的收穫都比往年多,更讓他興奮的是創業項目質量的提高。用孫文海的話 說,13年前他剛開始做投資人時,「全中國的VC(風險投資人)兩張桌子就能坐下,而去年願意從事這份沙裡淘金的人突然增加,如今兩個餐廳也未必能容納得 下」。

在過去的2014年,沒有一件事比創業更熱,中關村創業大街在深夜也睜著明亮的雙眼,深圳華強北商業圈從不入睡。除去市場和資本的活 躍,更離不開政府的支持,從國務院大力推進商事登記制度改革等簡政放權舉措、出台一系列面向小微企業的定向降准政策,到允許在校生休學創業等,這些措施大 幅降低了創業門檻,為創業者解決了實在的難題。

更讓創業者增加底氣的,是李克強總理在夏季達沃斯論壇上的一句承諾:要「打破一切體制機制的障礙」,讓每個有創業願望的人都擁有自主創業的空間,讓創新創造的血液在全社會自由流動,讓自主發展的精神在全體人民中蔚然成風!

什麼「飯碗」都比不上創業的魅力

這一年,25歲的「學霸」張翼,本可以在上海高級金融學院完成碩士研究生學業,或是去全球著名的諮詢管理公司麥肯錫工作,或輕鬆地繼續他已創業4年、每月單店收入十幾萬元的傳統培訓機構。

可這些都沒有創業的吸引力大,張翼看好在線教育行業,想要升級自己的傳統培訓機構,為此不惜休學創業。在線教育的創業項目迭出,他有自信:「如果我豁出去,能做的比他們好。」

在中國大學生的畢業選擇裡,曾經的熱門是外企、公務員、國企,如今很多90後年輕人不再選擇「穩定」的工作,不願意過一眼看到頭的生活,他們更願意靠自己的智慧和奮鬥去實現自我價值。

張翼認識的很多人都有創業經歷,「似乎沒有創業過,人生就不完整,創業成為一個很光榮的選擇」。

這樣的狀況同時發生在大型企業中,蝙蝠投資創始者之一屈田發現,部分能力突出的員工願意為夢想放棄「金飯碗」「鐵飯碗」創業,企業出現明顯的離職創業潮,這在互聯網公司中尤為突出,甚至一些企業需要排隊離職。

「這個時代更好的是,大家對生活中的一些痛點不再是只抱怨,而是想出更好的解決方案,並且去實踐它。」屈田說。

激勵創業者的是一個個成功創業的故事,比如阿里巴巴創業15年就上市,並成為全球史上最大IPO,馬云那句「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為在艱辛路上奮鬥的創業者打了一針強心劑。

政策紅利讓創業者更專注

無數數據和感受證明,中國的第4次創業潮來臨了。和上一代創業者更多是草根生存性創業不同,這一代創業者更幸運,不僅因為他們更敢想、敢做,還因為國家為他們的選擇叫好。

2014 年年初,第一個給力的政策是公司法大修:1元就可以註冊公司;申請時無需硬湊資本,只要誠實承諾;鬆綁公司登記,不需要提交驗資報告。隨之而來的是工商登 記制度改革,從2014年3月~11月,全國新登記企業286.62萬戶,同比增長53.99%,改革實施以來,全國新增企業中第三產業佔比 78.58%,增速明顯高於其他產業。

創業門檻降低,創業手續也簡單了。剛剛入駐中關村創業大街的中子科技創始人王子瑜就享受到了手續簡便的福利,他把材料一股腦兒交給創業大街工作人員,不需要自己花時間和金錢跑手續,也不擔心被騙。

今年,中關村創業大街的新項目「創業會客廳」幫助創業者一站式解決問題,讓創業者更專注於更新自己的項目。

「去年很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領域放開了,誕生了許多創業機會。」除去看得見的政策,孫文海認為這一屆政府的多項「放開」客觀上促進創業,例如放開金融牌照、允許混業經營等。最明顯的是打車行業,之前較為封閉的出租車市場迎來了多個攪局者,老百姓打車更方便。

這樣的政策還有很多。以去年年底教育部發佈的「要求高校建立彈性學制,允許在校生休學創業」為例,身為休學創業者之一的張翼,特別有感於這短短的幾個字,雖然不會給他帶來用戶,但他感受到了社會各界對於創業者的理解和尊重。

還有一些執政者的行動意義超過了政策。孫文海發現,李克強總理去年多次講話中提到創業,自己頻頻到訪創業公司,給年輕人的選擇和成果「點贊」,「這讓創業者感到了強大的支持和鼓勵」。

創業者是中國經濟升級換代的力量

去 年夏天,在創業魔法學院在清華大學的一次創業教育公開課上,爆滿的講堂中有一位來自深圳前海管委會的政府官員,大熱的天他在這裡坐了5個半小時,認真學 習。之後,該管委會要與創業魔法學院合作辦訓練營。除去傳統的提供辦公場所和資金支持,政府希望找更專業的人做扶持創業的事。

創業魔法學院創始人陸偉感受到,政府已迫切地、主動地行動起來,各地創業園頻現,政府明白,吸引創業者就是搶奪下一個經濟增長的入口,政府必須要為創業者做好服務。

眾多投資人認為,政府應當相信市場的力量,相信老百姓的智慧,自己制定好規則,不管不該管的事。孫文海打了個比方,如果創業者是一隻蝴蝶,政府應當增強它翅膀的力量,而不是剪去蝴蝶蛹,剝奪它破繭成蝶的機會。

熱烈而理性的創業氛圍正在全國蔓延。以前全北京只有一家創業類咖啡館車庫咖啡,現在36氪、3W咖啡、清華經管創業加速器等紛紛入駐中關村創業大 街,全國各地誕生多個創業咖啡館和創服機構。王子瑜第一次創業時還倍感孤獨,而現在創業者只要點一杯咖啡,就能尋找到投資者和合適的夥伴。

孫文海看好這一代創業者,他認為民營經濟是未來國家經濟活力的來源,創業者的成功不但會創造財富、增加就業機會、改善大家的生活,從長遠來看,這對於國家是一件好事,創業者正是讓中國經濟升級換代的力量。

毋庸置疑的是,這個時代的主角是勇於實現夢想的年輕人。政府為他們解開了束縛手腳的政策,投資人和創服機構給他們備足了「彈藥」,這一代創業者享受到了改革的紅利,並為讓中國更好而努力奮鬥著。

大年三十晚上八點多,張翼風塵僕仆地趕回了老家。父親倒好了酒,要和兒子喝一杯。這杯酒,他曾為兒子出生喝過,為兒子考上大學喝過。這一次,他要為兒子趕上創業好時代,乾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