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對同父同母的親兄妹,他們從小一起長大,兩個人特別親。大學畢業了以後,他們兩個有一次一起去旅遊,到了一個沒有人的海邊,當時剛好是傍晚,風景很美,他們忽然覺得,不如我們吧。他們當然知道有血緣關係的近親不能結婚,近親生育的後代獲得遺傳性疾病的可能性大很多,所以他們就做了很多防護措施,帶了套也吃了藥,確保萬無一失。那天,他們倆做了,而且做的非常開心。之後他們的關係比以前更親密了,他們沒有跟任何人說,但是每次回想起來,都覺得這次經歷十分浪漫,幸福。這件事情對他們後來的生活沒有任何影響。


請問,他們可以這樣做嗎?這樣做對嗎?你認為,這樣做是道德的嗎?如果你認為這樣做是不對的,請說出為什麼。如果你覺得沒問題,那又是為什麼呢?

(我解釋一下,這個問題是哲學家對於民眾提出的一個調查問題,目的是找出「道德」的基準在哪裡,僅僅是為了維護人類繁殖而存在的,還是基於其他的什麼。。。這是一個非常認真嚴肅的問題,雖然看上去很搞笑。)

在靜候反方觀點的時間裡,讓我們對這個問題進行一個邏輯上的延伸:

問:
在做好安全措施的情況下,我可以和我爸媽嗎?
尊重、自願與無傷害的情況下,我可以和我的小侄女嗎?
我爺爺想和我妹妹,我該同意嗎?

(我怎麼有種要上社會版黃色小刊物的感覺)

對於這些問題,如果你像我一樣,覺得還挺噁心的,你是否認為這種感覺是「經不起推敲的」幻覺呢?這種感覺有沒有價值?可不可以作為道德的基準?

也許我們可以考慮一下另外的例子,比如說「戀愛的感覺」,這種感覺本身自有其真實性,你很難說它是否可以單憑一些原則進行拆分。

坐等。



回覆樓下,真不好意思,這句話應該怎麼改才是正確的?我趕快改一下。公共編輯是怎麼用的,你能改嗎?趕快改一下。

好丟人啊,還好是匿名。非常不好意思,我真的沒有學過生物,經常被打趣不知道元素週期表有幾個(以前以為是要問有幾個period,現在知道是element了)

答案1:
程毅南,美國心理學本科畢業,喜歡認知與社會心理學
首先,題主開篇談到的這個故事,並非是哲學家作為民眾調查而講的故事,而是社會心理學家Jonathan Hadit在2001年時,為了研究人類道德判斷的機制而設計的一個故事。我講講這個研究的過程和發現,你就明白了。

引用一遍故事原文:

   Mark和Julie是親兄妹。有一次他們在大學的假期裡結伴去法國玩,一夜,在一個海濱的小木屋中,他們覺得在此良辰美景之下嘗試一次Make love會非常有趣。妹妹吃了避孕藥,哥哥為了安全起見也戴了避孕套。之後,他們都感覺非常好,但同時也決定以後不會再做,並且將這次作為一個永遠的秘密,這個秘密也使兄妹倆的關係更緊密了。(Hadit, 2001)


Hadit大神發現,大多數人讀到這個故事時,都本能地認為這件事(兄妹)是不對的、不道德的,但當狡猾的心理學家提示他們,這次行為既不涉及近親生育(做了足夠的安全措施),也沒有傷害家庭感情(兄妹關係更親密了),而且是處於兩個相似社會經驗人的共同選擇(不存在父女、母子等更不平衡的關係)時,大多數人只能懊惱地看著研究者說:「我不知道,但我認為這就是錯的。」

因此,Hadit推斷出,人們在做道德判斷時,往往並非根據理性判斷,而是自動的直覺反應,Hadit稱之為Social Intuition。這種直覺反應來自於社會環境日積月累的熏陶,以致人可以直接判斷行為的正確與否,而忽視了行為背後的原因(本題目內其他答案既是這個理論的完美證明)。因此,道德判斷更多時候是基於感性和直覺,而非理性。

回到題主的問題上來,如果真的要把這個故事當做一個哲學問題,那麼題目本身就並沒有完全的正確的答案了。根據每個人對自身的道德標準,認為可以或者認為不可以都有道理。Hadit認為,道德判斷的結果,主要受兩個動機的影響:

   維護與他人的關係。你判斷一件事是否道德,會受到週遭其他人觀點的影響,而你所持有的觀點也會影響到其他人對你的看法,進而影響你的社會地位。具體到這個問題,如果你發現,贊同「兄妹可以」可能會導致別人認為你是個噁心的人,那你就會否定這個行為。維護與他人的關係這個動機會相當明顯,因為你基本清楚在你所處的社會框架下,什麼樣的行為被提倡,什麼樣的行為被唾棄,所以這個判斷會非常非常迅速,以至於瞬間壓制住你的理智判斷。

   維護自身連貫的世界觀和價值觀。你判斷一件事是否道德,還跟你認為你是怎樣一個人有關係。如果你認為,我絕對不會做出這件事,這不符合我的價值觀,那麼這件事對你來說就是錯的。再進一步,如果你認為,你的價值觀是在這個世界上生存的必要法則,違反這個法則就是違反你對世界的認知,那麼你也會認為這件事是錯的。相反,如果你本身很習慣於這個行為,並且經常做,那麼這個行為並不與自身價值觀和世界觀衝突,就不會產生自然而然的反對感。因此,這個動機,也是出於感性上的連貫性,而並非理性推斷。

所以結論,這件事到底對不對,可以不可以,完全取決於你所處的社會環境,以及你是怎樣一個人。在不違法的情況下,其他人也無權干涉你的道德判斷。那如果自身判斷和環境共識衝突了咋辦?當然,自身價值觀也常常來源與環境,不過如果真的衝突了,這時候就用到理智了,你就要開始和自己講道理、和別人講道理了。這就不細講了。

答案2:
陳芝,士可殺不可被凍成狗。
感謝學姐邀請,我的看法是哪怕他們之間沒有做好安全措施,兄妹之間也是他們的自由,只是這種行為實在不值得被提倡。換句話說,我們也有歧視這樣行為的自由,但不能以強力逼迫他們改變意志。

羅爾斯對人類正當行為與社會道德之間的衝突有一個經典的表述:權利優先於善,但善高於權利。前者所強調的是倘若個人的行為沒有損及他人的正當利益,那麼哪怕他與社會的日常道德相衝突,這也是他的自由。後者強調的是但社會的日常道德應該對人的正當行為起到范導的作用,促使人去過一種完善和諧的好的生活。因為傳統道德是人類無數年的經驗教訓的總結,不能輕忽怠慢。

比如在飯店裡浪費糧食這種行為,就與社會主張節儉的道德相悖,但這種行為是正當的我應該有浪費糧食的自由,只是精打細算對個人來說有長久的好處,所以社會應該提倡節儉鄙視浪費。(《讀者》上曾經有一個故事說中國人在德國飯店浪費糧食被當地政府罰款,當年讀的時候覺得有這樣的同胞很讓人羞愧。現在一琢磨感覺完全不對,倘若飯店事先聲明在本店浪費糧食會被罰款,那麼客人被罰款其實無話可說,因為在知道這個聲明後還光顧飯店說明客人默認了這項聲明,與飯店達成了契約。然而政府罰款,卻是公權力對赤裸裸的踐踏。)

如果我們認同權利優先於善的話,那麼不僅兄妹,還有同性戀、人、、換偶、師生戀等行為,都是可以接受的,只要沒有侵害他人的正當利益,那麼人都有這樣做的自由,政府或他人不應以強力進行干涉。因為人的身體是自己的財產,而人對自己的財產理應有絕對支配的權利。但是社會不應當認同這樣的行為,理當對此表示譴責或歧視。使得後代有遺傳病的幾率大幅度提高,而且組建的家庭關係是非常畸形的。只是既然個人如此選擇,作為外人也不好幹涉。

或許會有人這樣反駁:如果所有人都,那麼這個社會就會消亡掉,因此我們必須遏制第一步。我以前就是這樣想的,但我後來意識到:我們的社會不僅是不應當認同行為(在應然層面),而且確實是沒有認同這樣的行為(在實然層面)。肯定會有人在,但肯定有更多的人,由於受到模因(文化基因)的影響,無論如何都不會去。

普通人進行道德判斷不是出於理性,往往是因為自動的直覺反應,而這是受到社會的文化環境的影響,一個小時候不在人類社會中長大的狼孩,就算回到人類環境也很難形成人類的道德觀念。人是社會的動物,在接受社會的規訓時,社會的觀念會深入到人的骨子裡,哪怕我們意識到這一點也會不自覺地遵守社會的規範。一個提倡或食人的社會,是具有自毀傾向的。歷史上肯定有過這樣的社會,但最終消亡了,留存下來的只有模因是反對反對食人的社會,這就是我們今天這個社會,我們的道德之所以是今天這個樣子,乃是因為遵守它的人能夠留下自己的後裔,然後在社會規訓中繼承下來。

而一個社會的模因除非遇到不可抗的強力(文革、土改、戰爭、瘟疫)徹底摧毀了這種社會結構,就像基因遇到射線而癌變,否則是非常穩定的。因此的人在我們社會當中永遠是少數,因為他們的基因很難留存下來,自然難以構成模因。我們要擔心的不是對社會的危害,而是保護我們的社會結構被外在的強力突然摧毀,而這是經常發生的。

花捲稀飯大學   陳芝

答案3:
tian jin
借用一句話:對家庭的傷害,在於打破了家庭成員之間本來的親密關係和界限。

這一點僅從後果論,不對道德方向做任何評判(對於道德話題很少有感興趣的點,因此不想深談)。

但是事實上人很難超脫自己自幼建立的普遍社會觀念,因而打破原來家庭角色的另一種關係,很容易帶來持續的(但可能是很隱蔽被壓抑著的)自責,混亂,對於家庭成員之後正常的繁衍後代和維繫自己原生家庭之外的家庭帶來很大的影響。

所謂的沒有任何影響,首先請十年之後再看。其次,是否沒有影響,當事人也未必能衡量的很全面,何況其他人,只能看到表面。


還有一點需要注意:家庭成員之間的階級和不平等(普遍狀況之下的),並不是因為年齡,也不是因為所謂的「某種文化」傳統。自上而下的序列是客觀存在的,與成員之間相處的態度等因素無關。因此,「自願」這個條件在隔代或者上下代之間是看似簡單實難達成的。

這是我的觀察和觀點。

答案4:

匿名用戶
人類歷史上的種種道德禁忌以及宗教禁忌,其實都來源於在科學不發達的情況下進行的醫療衛生管制。

之所以要把那些禁忌上升到宗教與道德的高度,僅僅因為上升到這個高度更容易獲得普通民眾的認同,更具有執行力。

例如,某些宗教吃素,最初的真實原因並不是所謂「不殺生」這種高大上的目標,而是在資源匱乏的地區,宣揚讓百姓吃素才能保證每個人有吃的,才能保證大家的溫飽,才能保證用於農業生產的動物不被獵殺,才能保證種群的延續。

又例如,某些宗教不讓吃豬肉,是因為豬肉可以傳染多種疾病,這些傳染病都可能帶來滅掉整個村落以及城鎮的後果,而當時的醫療條件無法解決這些疾病,禁食豬肉是最佳的解決辦法。

某些道德禁止,同樣也是因為近親繁殖對後代基因有較大影響。整個團體通過對實施道德譴責,來實現優生優育的目標。

但是大家看看希臘神話啊,那簡直就是得一條糊塗好吧,為什麼連神的世界都是那樣的?為什麼?其實我們都知道,神是不存在的,所謂神的故事,其實就是那個時代的人的真實故事。神的故事其實是那個時代的人根據自己的真實經歷編造出來的故事。我們看到的神的故事其實很多都來自於那個時代的真實的歷史。——真實的歷史是如果沒有,人類早就滅絕了。

--
回到正題:有很多反對者把跟愛情聯繫到一起,其實這個沒有太大必要。生理需要跟情感需求是兩回事。滿足了生理需要並不意味著一定會發生什麼情感糾葛。兩者是兩回事

對題主的提問,我認為沒有什麼問題。

回答題主追問的幾個問題。
> 在做好安全措施的情況下,我可以和我爸媽嗎?
答:這個當然是沒有問題的,某些地區的習俗甚至,女兒一定是由父親負責破處,引導其性知識。

> 尊重、自願與無傷害的情況下,我可以和我的小侄女嗎?
答:有多小?未成年的不行,成年的沒有問題。

> 我爺爺想和我妹妹,我該同意嗎?
答:這是他們倆的事,輪不到你說同不同意。


答案5:

廖輝堯,文藝/學術/性
我認為,一切性行為,只要符合三條原則:尊重、自願與無傷害,那就是個人選擇問題,無關乎道德判斷。
樓主場景裡描述的問題,完全符合以上三條原則,由此我完全沒理由對他們的決定指手畫腳。
但很多人可能會責難:這三條原則推出來的結論,與我們的日常道德感相悖啊!在這種情況下,有兩種可能:(1)這三條原則是錯的;(2)我們一直依賴著的道德感、信奉著的道德律令是錯的。
我更願意相信,我們日常依賴的道德感是錯的,站不住腳的。
以前讀過涂爾干的《禁忌及其起源》,有一句話一直記得:「我們現在禁止的名義是其為道德所不容,但是,這種與道德的不相容性本身卻是這種禁忌的一個後果。」 我們在此事所依賴的的所謂「道德底線」,很可能是一個因果顛倒,沒有根基,經不住推敲的底線。

在樓主作出以下追問後:
「在做好安全措施的情況下,我可以和我爸媽嗎?
尊重、自願與無傷害的情況下,我可以和我的小侄女嗎?
我爺爺想和我妹妹,我該同意嗎?」
若提及的小侄女和妹妹是成年人,我的答案依然是:可以;可以;同意。

至於樓主提到「戀愛的感覺」,我倒希望作這麼一個邏輯延伸:如果父女之間、哥兄妹之間也是出於戀愛的感覺,與一般異性戀愛感覺完全無區別的話,他們這種禁忌之愛是噁心的,還是真愛無敵?
感覺這個問題最終還是會回到「什麼是道德」這個問題上:道德是絕對的準則,還是相對的、為某時代大多數人所接受的習俗?
同時我也等候反方的答案,灑家對這個問題也一直非常非常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