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起灵异事件,在我的经历里来说,只能算是小case,不过原来这单小case背后还隐藏着一个非常悲伤的故事。 

2006年某月,晚上8点多我到甲洞区的囯都花园找一个朋友,朋友家前面是个操场,操场一角设有一些小孩子爱玩的简单游乐设施,包括秋千在内。 

把车停好下车的一瞬间,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我突然意识到磁场的不寻常,很自然的就抬起眼望向秋千的方向。 

就在秋千旁,我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一个大概10岁左右的女孩灵魂。她是一个善良的灵并没有恶意,更不是故意要吓我,只是很悲伤地想要对我述说些什么。。。 

不过,〝我不犯你,你也不犯我〞是我一直以来对待灵异事件的态度,所以为了明哲保身,我并没有逗留多久,只简单地跟她说了一句:对不起,我帮不到你。 

本来这样的小case我并不会特意放在心上,也不可能把她写成故事,毕竟我和她也只是一面之缘、萍水相逢,更没有与她发生什么可歌可泣的灵异故事,甚至可以说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但是一年后,我无意中在一个论坛上发现了这篇文章,已经无从考究原作者是谁了。但是文章里面提到的无论是时间、地点、场景或人物,都与我当晚在秋千旁所看到的白色小女孩灵魂极度吻合。 

我想,这个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多的巧合,文中的白色小女孩灵魂到底经历了什么?又遭遇过怎么样的悲伤?为什么小小年纪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又为什么那么执着地守在秋千旁呢? 

=============================================== 

人是有感情的动物,那么鬼呢? 

人死了之后,是不是也会像生前一样,对于喜欢的事物,爱不释手,甚至会懂得用自己的方式,去表达死者的喜怒哀乐? 

以下的这个真实故事,是我的亲身经历。这个经历,让我对死者的世界的认识有所增加。将它写出来的用意,是希望透过这个故事,能够让大家,认清死者虽已逝,却并不往矣的事实,有所认同。 

无独有偶,本周故事的主要布景,跟勐鬼街之“甲洞卫星市的撞口卦”一样,是一座秋千。所不同的是,这座秋千,是那种一个大大的铁架子上,长长地系着3个用铁炼子拴牢的厚木板。如此,大人和小孩,就可以坐在木板之上,荡秋千。 



对于秋千,你必须认同,它是很多小孩童年内最锺爱的玩物之一。即使是少年郎,或成人,兴之所致时,也会喜欢到公园去坐秋千,跷起双脚,荡呀荡的,让微风轻轻地迎上脸庞,享受被轻风吹拂的清凉,真的是人生一大乐事。 
---------------------------------------------------- 
传来荡秋千的声音 



我个人对秋千的印像,是很快乐,很无忧的,一直到发生了以下的一件事……。 

1999年12月的某一天,一名同事正值壮年的丈夫骤然病逝了,馀下遗孀,独自一人在甲洞国都花园,守着偌大的房子。房子的面积是24呎乘80呎,楼上楼下共有4间房,本来这位大伙儿都尊她为肥姨的女同事跟丈夫一起生活,虽然冷清,但也其乐无穷。 

可是,随着丈夫的骤逝,这所房子就嫌太大了。肥姨守着铺上白布的家俱、想着两人共同生活的点点滴滴,她就日以继夜的以泪洗脸,一群同事看着也觉于心不忍。于是,大家在商量过后,便决定同事之间在下班过后,轮流派人去陪她渡过这段艰苦的日子。 

那一天,恰好轮到我和May……。 

肥姨的房子座落于吉隆坡国都花园一隅,房子的大门口,对准了一个好大的草场,草场上耸立着大家夹钱合建的游乐园,有跷跷板、滑梯、高铁架等等,当然,还少不了小孩们都抢着要荡的秋千。 

由于有一篇稿要赶,所以,我到肥姨家的时候,天已经开始昏暗了,时间,约莫是7时3刻,记得不太清楚了。由于已经迟到了,我便将车子胡乱地泊在大草场旁的草地上。当时,由于急着要进屋子去,所以并没有注意到,正确来说,车子是停在一座秋千旁。 


我和May陪肥姨追看了一回电视剧,便开动吃晚饭了。 

坐到饭桌上时,电视莹幕恰好播出真情的主题曲,显示时间是晚上9时正。 

肥姨由于有人相伴,显得比较开朗了,一直微笑着在吃饭。可是我一边吃饭,却一边觉得彷佛有甚么不对劲。悄悄问May,可是她却似乎毫无所觉,说甚么声音也没有听到。 

吱……咯……吱……咯…… 
吱……咯……吱……咯…… 

我明明听见的。 

吱……咯……吱……咯…… 
吱……咯……吱……咯…… 

这明明是那家的小孩在荡秋千的声音。 

而且听这又急又密的铁炼声,秋千一定荡得又高又急。这不会是少年郎或成人在公园谈情说爱的所为呀……可以肯定荡秋千的,99.9%是小孩。 

“你说,时间已经这么晚了,会是谁呀?”不知道为甚么,我将嗓子压得低低的,问May。“不知道…哪裡有甚么声音?除了好姨的尖嗓子,我甚么也听不到!好心你不要神经过敏啦!”May吃吃地笑着,眼睛盯着电视莹幕。 

可是,到吃完饭、洗了碗,将垃圾打包完毕,那刺耳的吱咯吱咯声,还是一直在我耳边响起来。 

吱……咯……吱……咯…… 
吱……咯……吱……咯…… 

就像是叫魂似的,吵着叫人心烦。 

“来!”我一把将May从沙发上拉起来:“走,去倒垃圾!” 

其实,我真正的目的,不是叫她去陪我倒垃圾,而是不知道为甚么,我心中一直升起一股恐怖的寒意……我是想叫她陪我一起去找出那声音的来源。 
------------------------------------------------- 
无人秋千不停摇荡 

吱……咯…… 
吱……咯…… 

彷佛知道我有心要找它,声音,突然变得很轻缓…若隐若现……在短短的数秒钟内,竟然完全听不到了。而远远看去,秋千架子上吊着的3个木板秋千,也纹风不动,那有甚么小孩在玩呢? 

“你发甚么神经!我在追片你知不知道?!”眼见一无所获,May大发娇嗔。“我是想看那家的小孩这么夜了还在玩秋千嘛!”边说,我边将手上的垃圾袋丢进屋外的黑色垃圾桶内。“走啦!”她一马当先,走在前头。 

“哦!”我应了一声,便转过身去,打算随她入屋了。可是,就在这一刹那,我却看到,我那部小车子的玻璃窗,似乎有一闪一闪的幽幽青光。 

“等一下,你看!”有了这个奇怪的发觉,我马上拉着May,同时还指给她看。“咦,这光那裡来的?”当然,她也百思不得其解。 

咱俩人走近车子,可是,那原本一闪一烁的青光却又不见了! 

此时,那荡秋千的声音再度响起,而且,越来越响! 

吱……咯……吱……咯…… 
吱……咯……吱……咯…… 

“你……你看……”我定睛朝秋千架望去,这次,终…于…看到了…… 

3个木板秋千之中,只有只间的那个,在高高地荡起来,先是荡得半人高,后来,便荡得足足有一人高了,就像有人在高兴地用身子不停地摇荡着,使它越荡越高!而我们落足眼力,也看不到秋千上坐着有人。 

此外,旁边的两个秋千,却是纹风不动。 

“扶我………!”May马上用她冰凉的手,紧紧的搭着我的肩。我们两个人,一声也不敢出,看着那个没有人的秋千,缓缓地向后倒退。 
------------------------------------------------- 
与“他”间接沟通 

进了屋子,我们当然被吓得脸青口唇白。可是对着肥姨,却又不敢吭一声;她是长期独自一人在家的,草场上的秋千架离她家只不过区区的十来二十呎,讲了,会不会把她吓坏呢? 

可是,自从那天晚上过后,每一次我到肥胰家,都会听到这荡秋千的声音。吱咯吱咯的,直响到三更半夜都不停。 

有一会,我被秋千声吵得心烦意燥,不知怎的,发起火来,竟然有这个熊心豹胆,冲到大草场旁边(只是旁边而己,胆子不够大到敢靠近秋千架子,嘿嘿嘿,排写排写……)破口大骂:“喂,你玩够了没有?你三更半夜不要休息人家要休息的(以下删100字粗口)……” 

说也奇怪,一骂完,那秋千便好像乏力吹拂的风筝般,轻轻地落了下来……而且,马上便像其馀的两只秋千般,静止不动。 

我先是吃了一惊,后来,见它孺子可教,又高兴起来,便放轻了声音,笑着说:“多谢你啦,这样才乖嘛……”一说完,秋千又荡了起来,可是这次,却是轻轻柔柔的,而且也没刺身的吱咯吱咯声发出来。 

这次,看着轻轻荡起的秋千,我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是……有一点高兴、有一点安慰、还有很多很多的安心……。 

我将这种现像,归咎于“它”是通人性的,它了解人的社会,同时也尊重他人的感受。由于人鬼殊途(我起初假设它是鬼,后来证实这个假设并没有错),它不能跟我直接沟通,可是,却可以摇荡秋千的方式,来表达它的喜怒哀乐。 

例如,当它受到斥责时,它会收敛。当它受到赞称时,它会高兴。 

事后,我趁着帮肥姨带狗儿coffee散步的机会,向附近的人家查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发觉这个惊人的事实。 

其实,夜半的秋千声,在这个花园不是一个秘密。(噢,难怪吵到半死都没有人出来投诉或查看,原来大家都知道荡秋千的不是人!) 
--------------------------------------------------- 
养女成了枉死鬼 

据一名慈祥的老太太告诉我,荡秋千的,是一个“她”,是该花园其中一名住户的养女,死时还不满9岁。而事情,发生在10多年前。 

“她虽然是养女,但实际是却是女佣,家务全部给她做,养父母生下的弟妹也是全部由她一手去照顾和带大的。” 

小孩顾小孩,其心何忍?而更可恨的是,养父母待自己的亲生子女如珠如宝,对养女却弃之如敝屣,心情不好打骂是等闲事,偶尔弟妹顽劣,在玩耍时摔着了她就大祸临头,若弟妹掉了一块片,她就被打得掉一块皮…… 

这养女性情温婉,逆来顺受。她唯一最高兴的,就是可以在完成所有的家务后,悄悄到大草场去,荡一荡秋千,享受一下她的童年。 

有一天,合该有事。她带着7岁的弟弟和5岁的妹妹到草场的游边园玩时,顽劣的弟弟和妹妹,早就懂得欺负姐姐,一到草场,便一把推开她,自己两个就溷到一大堆同龄的小孩之中,玩起“捉捉”来。 

养女见此,便由得弟妹去玩。她望着身后的3个坐满人的秋千架,想着,要是可以让她荡一会儿就好了!不一会,其中一个荡着的小孩下了秋千,追着大伙儿去玩“捉捉”了。养女高兴极了,急忙跑上去,开始欢天喜地的荡了起来。 

她才荡了没两下子,突然一声熟悉的哭声响了起来,原来是她的弟弟在玩乐时,跟小朋友起了争执,被人家推倒了!娇生惯养的他那堪被欺负,哭得震耳欲聋。养女急了,担心这哭声会惊动养母,便急忙下来。 

可是已经迟了,养母已经应声而出,恰好看到养女从秋千架子上滑下来,一时怒不可遏,便欺身上前,先是一把拉着她的耳朵,出尽死力的扭。“好呀你,叫你看顾弟妹你就只顾着自己玩!”边骂,边大力的掴打养女的耳光。 

养女被打得头昏脑胀,出于本能,当养母的巨灵之掌再度扫过来时,自然而然地用手臂挡了一下。这一下,却更加的引发养母的怒火,她举起手来,狠狠地一掌朝她掴去,还用力地推了她一把,想把她摔倒在地上。 

养女本就被打得站不稳了,加了一推,便向后倒去,突然一个黑影扑来,正正撞中她的前额,养女惨叫一声,头部血流如注,倒在地上便一动也不动了。 

原来,小孩心性好玩,当养女从秋千下来时,马上就有一位小朋友抢着爬了上去荡。小朋友越荡越高,根本没有想到危险,加上养母这一推,使养女就势往荡得高高的秋千架子撞上去,被酿着铁片的大木板给敲得头骨破裂,惨死当场。 

事后,警方判定这是一场意外,养女成了枉死鬼。养父母一家受不了该花园区内的舆论,事后不久便搬离了。 

可是,自此之后,住在附近的居民,经常都会听到夜半荡秋千的声音。甚至有些人,会见到养女的幽魂,坐在中间的那个秋千架(将她打得头破血流的秋千),呆呆的望着前方,轻轻地荡着秋千。 

这个故事,让我改变了对秋千快乐的印像。秋千,也会有无奈和悲伤的,就像还没有来得及成年及学会保护自己的养女……。 

如果有一天,你在这裡看到一只无人秋千自己轻轻地荡起来,请不必惊慌,这也许是可怜的孤女,在凭吊她短暂的童年。 


       

你可能喜欢

护士都不敢说的11间“猛鬼医院”(上)。。台湾、南非、新加坡、菲力宾、泰国     
       

[恐怖的悲剧]:怡保人鬼恋,爱上女鬼总是没有好结局!和女鬼的爱情就如同在玩“WhatApp!  
       

吉隆坡勐鬼大厦13楼,日军凶灵搵替身。               

 [中国CCTV报导]:不是秘密的秘密,云顶的啃人头女鬼!!!            
       

 [真实视频]:闹鬼屋,女生真事被”脱衣“强奸!谁知道这是那间鬼屋啊?还有“鬼叫呻吟声”[恐怖、诡异]             
       


       

点击图片加入facebook:(天天都有鬼故事)                
         


       


       

请点击图片加入Google+:(天天都有鬼故事)        
                   


       

点击加入:每天都有让美女“笑”的笑话        
     

    

请加入:纯灵异与恐怖的专业         


       

          
     

 爱看鬼故事,请点击加入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美女图、视频)                        
  

                           
 

以上文章版权为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Miko , 人称“鬼古妹”,嗜好是“吓人、整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