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保火车站以烧鸡驰名,小贩拿 烧鸡,在火车车厢外兜售,乘客也时时买一只在旅途中吃,一时成为本地风光。


卖烧鸡的小贩,有一家很受人注意。妈妈是本地人,长得极丑;爸爸是个洋人,虽然粗衣短裤,骨格却相当潇洒,带 几个孩子,爬在火车窗框上兜售烧鸡,许多人都乐於光顾,因为都知道这家人的背後,有一个二十世纪的巫术故事。
原来这洋人是个法国工程师,公司派他去怡保看工程。离怡保时,在火车站碰到一个女小贩邀他买烧鸡,他一看那女小贩的样子,觉得恶心,一时不合,竟「呸」一声吐一笃口水在地上,然後扬长上车。


这一「呸」,便「呸」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端。


却说,火车已到吉隆坡,那法国公司已派车在火车站相接,谁知那法国工程师只把公事包向接车的人一塞,便甚么也不理,坐回头车竟向怡保去也。


事出突然,吓到接车的人不知发生甚么事,只好回公司向上司禀报。


那法国工程师坐火车回到怡保,车一到站,那卖烧鸡的女小贩已经在等候,人虽丑,也打扮得花枝招展。


那工程师一下车,二话不说,竟然立即向那马来丑女求婚。当夜就住在她家中,第二天补行婚礼,宴请亲友。


第三天,法国公司已派人来寻访,说他们已经结婚,望望男的,望望女的,真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男的是大学毕业生,女的是个文盲;男的出身法国,女的是马来西亚的乡下女;男的英俊,女的丑陋;更奇怪的是,他们两人连言语都不沟通。但是,看见他们却一派相亲相爱的样子,实在莫名其妙。当时极力劝那工程师返回吉隆坡,说好说歹,他就是不肯,说宁愿从此终生住在怡保。


公司没办法,立即请他的法国家人来,再一齐去怡保劝驾,父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怎样都说他不服,他不理前途,一於要留在那马来丑女的身边。


这应是巫术的关系了,马来人都说这法国工程师一定是中了「迷魂降」,然後才会对这马来丑女如此倾心。因为这时在他心目中,这马来丑女已经是天仙一般的美女。他平时潜意识中一切美人的印象,在这马来丑女身上都变成现实。也即是说,他已经活在一个梦一般的世界。


法国工程师既中了迷魂降,法国人只好收拾起他们的科学,向巫术投降,因此便四出向马来巫师求救。经过详细打听,有人曾在火车站看到那法国工程师见到卖烧鸡的马来丑女,曾经「呸」一声吐过一口口水,所以马来巫师都肯定,一定是丑女将口水连泥刮回家去施术,只几个钟头,就令到法国工程师将她当成美女。


可是这些马来巫师再打听,却人人都拒绝接这宗「解降」的生意。为甚么呢?原来这马来丑女的出身非同小可,她的父亲虽然已经去世,但生前却是马来巫师的头顶,门下弟子甚众,潜势力依然很大。因此他女儿下的降,便没有一个人敢去解。谁肯为一笔酬劳,去跟同行为敌呢。


有些马来巫师便劝法国人说,只要那法国工程师自己觉得妻子漂亮,婚姻幸福,那就不必由旁人去替他抱不平。
那家法国公司的人,以及那工程师的父母想一想,也真的很对,当事人既然已经生活在梦境之中,就真的不必逼他重回现实生活。当时公司给那工程师一笔钱,便再不干涉他了。父母也只好接受这个丑媳妇。


工程师跟丑女用那笔钱买了一间屋,从此生活下来,两夫妇依旧在火车站卖烧鸡,十多年便已经生下儿女。那法国佬真可谓此乡乐,乐不思巴黎矣。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都有鬼故事)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美女图、视频)                
 


       








以上文章版权为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Miko , 人称“鬼古妹”,嗜好是“吓人、整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