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向澄清一下,这里的selayang flat 并非是位于selayang的公寓,这selayang flat是位于jalan raja laut kfc对面的公寓,吉隆坡本地的应该都懂吧!

多年前,那时从新山远到吉隆坡这里谋生,暂时寄住在姐姐那里,早期的外地游子都会选择住在吉隆坡市区,因为贪方便,有巴士,又有lrt(虽然我们都知道 kl的公共交通的诟病)我选择住在我姐姐那里是因为那边确实是很方便,附近有the mall,又有pwtc站,可以搭lrt到pasar seni那里转巴士,附近又有很多华人餐馆,总之对于不熟悉kl的游子来说,简直是棒!

还没住进去之前,都已听说那里有很多黑人及白粉仔,但也管不着这么多了,总之先有落脚地再打算。搬进去后的首个月也相安无事,只是间中“有幸”的话你会在放工步行来到公寓前时,会看到整堆警察在处理坠楼自杀身亡者,不是开玩笑的哦,那边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有些时候是那些白粉仔索k过后v wang wang地不自觉地失足坠楼,有些则是在附近酒吧上班的风尘女郎为情自杀,开始时我还大惊小怪,经我姐姐解释后才知道住那里旧了后,有时真是司空见惯!

话说有一晚,差不多是在那住了两个月后,还记得那天是星期六,吉隆坡人应该都懂每逢星期六及日jalan raja laut那里出了名马来仔跑摩多,星期六那晚刚去了女友那里回来,大概已是十点多了,我独自一人徒步从lrt走回selayangflat,路上的确热闹,充斥着赛电单车及观热闹的马来仔,我在步行着时总是有股感觉,不知怎么的。说时迟,那时快,走到快到kfc及大中酒店那里时,一辆赛车的马来仔失控猛地撞向路墩,续而飞向路中被行驶中的罗里撞及,当场脑浆四泄,毙命当场!哇塞,真是太"幸运“了,不想看的竟然给我看到,不怪得那晚感觉怪怪的,不管这么多了,不想去看热闹的我也更快步上楼休息。

回到家,也没想太多了,放下背包后就躺在床上休息先,开了收音机听歌,等着我姐姐冲完凉,等着,等着,不知不觉睡着了,当时是差不多十一时,我昏睡到十一时半左右苏醒了,拿了毛巾,走向冲凉房冲凉,在冲着凉时听见有人开冰箱拿食物,及开煤气的声音,心想怎么平日没吃夜宵习惯的姐姐也学人吃起夜宵来了,哈哈,我也顺便的喊了一下,姐,帮我煮多一包面,但却没人应我,当时我也没想这么多,继续冲完凉后,走向厨房,才发现厨房并没有人,客厅的灯也没开,刚才是谁呢?我当时开始胡思乱想了,走到姐姐房门,敲了敲,也没人应声,打开她房门,姐姐并不在!!

我此时赶紧打开客厅所有灯,发现餐桌上有张字条,原来姐姐已在中午回了家乡,字条上写着冰箱有pizza,弄热后可拿来吃,这时,冲好凉的我完全没有睡意,冷汗直冒,心在想,刚刚开冰箱及开煤气的声音是谁发出的呢?那我刚回来在房间休息时,冲着凉的又是谁呢?我想也没想,穿了件t-shirt后,拖着人字拖冲忙地跑楼梯下楼,连lift都不敢搭了,因为戏看多了,往往遇到这种灵异事件后,若又搭lift的话,遇到的机率非常高,所以我从十四楼跑楼梯一直跑到对面的kfc,连在楼梯旁的道友都被我的举止吓得跟着跑。好在那时候jalan raja laut是kl唯一一间营业24小时的快餐店,各位不用我说,都知道那晚我的周公约会都在kfc度过了.....

在kfc里吃了两餐夜宵,tmd,害我肥到!起初我也想,他不犯我,我不犯他,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件事吧,到了差不多凌晨五点,我才战战兢兢走回公寓,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已走回十四楼,颤抖的手,拿着钥匙准备要开门时,心里却矛盾的挣扎着到底要不要开门,好在这时候lift门打开,有个妖媚的阿瓜刚好也回家,看他走向我这里,原来他住在隔我两个单位的,可能这些人都是做夜生活的工作,再加上这边很靠近chowkit,那里都是出了名阿瓜的罗,这回在这时候遇到任何人,不管他是男,是女,还是不男不女,总之给我壮了很多胆,最起码我还是提起勇气开了门进去了。

其实,进了进去后,我的冷汗还是在飚着,因为明明我跑出去时,整个客厅的灯光我都打开了,怎么这时回到家时,全家都暗暗的,灯都关了,不管了,没想这么多了,先打开天台及开完所有的灯,甚至开埋电视,然后躺在客厅沙发上休息。本想拨电给我姐姐看她几时回来的,但还是打消念头了,因为不想吓着她,还是等她回来再谈。

那一天的时间感觉过得真慢,我在沙发上时半梦半醒地休息着,一直到了差不多中午,外面传来钥匙开门声,哇塞,姐姐终于回来了,之后在午餐时间,我把所发生的事完完全全告诉她,她听完后,面色一沉,我以为她也开始怕了家里所发生的事,但她却告诉我,她其实都体会过家里所发生的事了,只是她抱着你不犯我,我不犯你的心态,就这样她住了半年也相安无事,她竟告诉我,她脸色之所以会沉下是因为隔我们家两个单位已经没人住,之前是个半男不女的酒吧工作者租下的,只是在我还没搬来住之前因为感情纠纷愤而在该单位割脉自杀了,那事件发生过后,该单位一直租不出,吊空着。不听由自何(广东),一听之下我顿时毛骨悚然,不得不佩服我姐姐的胆量,那时,我便决定暂时搬到我女友那里先,也同时劝我姐姐尽快搬走,因为终日与阿飘住同一屋檐下也不是办法,我姐姐在我怂恿之下,越听也越害怕,当然我也是特地把情况描绘得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好让我姐早日搬走,结果她竟然在一个星期之内搬走了,比我预想的快很多,哈哈哈哈。

我们搬走后,以为事情已告一段落,我姐姐搬到pj去,我则搬去我女友那边,很偶然的一次,我陪同我妈妈到泰国佛庙去拜拜,刚好有位高僧在替人祈福,我们便过去寻求祈福,其实当时正逢华人七月,所以我们也顺便向该高僧祈求佛牌,希望保平安,我们一直排着队,轮到我们时,只见该高僧停止了用手往信徒泼水祈福的动作,一直望着我,然后口操泰语在ngi ngi ngam ngam,我们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旁边还好有位懂得潮州话的泰国人,帮我们用潮州话翻译,也好才我妈懂得听潮州话。只见我妈妈和那位翻译你一句,我一句后,这时的高僧才帮我们祈福,还特别送了个他特别开光的佛牌给我们,还吩咐我一定要到外头冲花浴,我也没问什么,也跟着高僧的吩咐做了。

出了神庙后,妈妈神情凝重的告诉我说那位高僧说我身体不净,有接触过“肮脏”的东西,还特地吩咐我们要把另外一个佛牌给我家另一个成员,就是我姐姐,而且那高僧还奇怪的吩咐我们把不属于我们的东西物归原主,这点真的让我们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了,心想,还是回到去后问我姐姐看看是什么回事。

回到kl后,乘我妈妈还没回家乡,我们到pj那里拜访了我姐姐,顺便把佛牌给她。到了pj后,我们进去姐姐的房间,不知怎么,我妈妈就是感觉周身不自在,因为我姐姐也不知怎么搞的,竟然把全身镜放在对着房门的位置。我们把高僧的吩咐全盘告诉我姐姐后,她此时好像突然相通了某件事,突然间恍然大悟,瞬间站起身来把全身镜拿下,告诉我们这全身镜原本是selayang flat那个单位的,她在搬家时也没想过要一起拿走的,只是不晓得怎样,也不知什么时候,在搬家时竟然不小心连镜子也搬走了,然后还告诉我们在这段日子里每晚睡觉时总隐隐约约感觉镜子中有影望着她,又说不出是怎样的影。哇塞!我听了后,什么也没做,立刻拿了车匙,抱着全身镜马上叫姐姐和妈妈上车,当晚就驱车到旧房东位于之前selayang flat的家,跟她要求钥匙把镜子归还原地。哇塞,有时不得佩服我姐姐,她的胆量真的是够大的,换成是我的话,早就把镜子丢弃了。

那晚,我们到了selayang flat后,只见该公寓的理事会每年中元节一年一度的巡楼超度发会在进行着,只见一位nam mo佬穿着道袍,伴随着几个相信是理事会的成员在每一楼巡走着进行一些法事,整栋公寓更添一分阴深及诡异,我们四人搭lift上到十四楼后,房东帮我们开了门,奇怪的看着我们把一个成人高度的全身镜小心翼翼放回墙壁的挂钉,也没多问…..
归途中,我们到我姐姐家附近吃了个夜宵后,个个的心犹如释放了某种压力似的……

那次之后,我姐姐那里也没有再发生异事了,回想起,应该是那东西是附在镜子跟随我姐姐搬家的吧,至于为何我姐姐为何会不小心把本来不想搬走的镜子一起搬走,这就不得而知了..总之人平安无事就好,只是再也不敢买全身镜来用了,嘿嘿,可能是阴影吧!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都有鬼故事)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美女图、视频)                
                

 

       



以上文章版权为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Miko , 人称“鬼古妹”,嗜好是“吓人、整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