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s放大顯示                        

(非當事人照片)

傍晚時分,門診即將結束前,有位中年女士突然出現在診間門口,提著兩盒小點心,笑著說:「感謝你過去幾個星期的照顧,讓我走出來了。」

週末下午,我喝著熱茶,吃著小點心…回想著三個月前某天下午快下診前的景象......那位外表光鮮、衣著高雅的中年女性,拘謹的進入診間,跟診的護理人員已先向我說明:她因為這幾個禮拜都睡不好,所以某診所的醫師介紹來看診。

我看了一下基本資料:王女士,50歲,國中畢業,已婚,家庭主婦,育有一女一子。她坐定後,主動表示是某醫師介紹她來給我看診。我探詢了病史:主要的困擾是什麼?除了睡眠不好之外,還有哪些不舒服?我也詢問了憂鬱與焦慮的相關症狀及嚴重程度。她都可以配合回應,談到自己最近嚴重失眠,除了難入眠,也會因作夢而中斷,常半夜醒來就整晚翻到天亮。而且變得不想出門、不想與人談話、常感到胸口悶悶的。胃口還算好。我也評估她是否進入停經期?是否有甲狀腺的疾病史?看起來目前月經逐漸減少了。

「這些困擾有多久了?」我看著王女士,慢慢地問。她突然不講話,眼眶泛紅,我趕緊遞上面紙;她抽了一張面紙,淚珠緩緩而下……淡淡地說:「快兩個月了。」

「能談談有什麼事情和這些困擾有關嗎?」我輕聲地問著。她又抽了一張面紙。「如果現在不想談或不方便談,您可以不要說…」我很快補充了說明。

診間沉靜了一分多鐘,王女士用面紙擦拭著淚水,緩緩地說出:「我女兒和歡歡一樣。」她低著頭,淚珠不停地滴下……。

接下來,王女士開始談到自己年方27歲的長女,在今年清明連假後上班的第一天,「突然」在自家上吊自殺,事前沒有任何跡象,也沒有留下任何訊息。她當天中午才和女兒一起用餐,還聊到晚餐要吃什麼菜。王女士下午去自家的工廠處理事情,傍晚回到家一進門就看到女兒在客廳……

她難以接受女兒就這樣離開,自此情緒較低落、自責(怪罪自己沒有提早注意到女兒的異狀),睡覺時一直夢到女兒,或閃過女兒在客廳的畫面。在母親節時,她又收到女兒生前已委託友人幫忙訂購的禮物;而最近一些親友的子女接連結婚,更引發王女士的哀傷情緒,一個非常貼心的女兒,在農曆年前已論及婚嫁,而今竟然……所以對這些社交活動都避不參加,以免觸景傷情。

過一個星期,王女士按時返診,自述心情好一點,之前丈夫擔心她太傷心,交代親友與公司同仁不要談到女兒過世的事情,自己也很少與其他人談,包括之前的診所醫師。但是上週看診時談出來,反而有放鬆的感覺。接下來,王女士侃侃而談,談到女兒生前的好,也反覆提到女兒在今年農曆年前可能就有情緒困擾,只是不想讓家人知道,過年期間全家人一起去泰國旅遊時,只覺得她話量與食量較少,會向家人表示睡不好、頭痛,所以一些水上活動都不參加。

她很自責自己只以為女兒過年前加班,身體較疲累,卻沒有注意到女兒的異狀。我引導她多談自己與女兒的關係,以及目前如何重新調整家中的房間與擺飾。她談到已請人將女兒的東西都打包裝箱,一些女兒用過的衣物、家具都送給慈善團體,只在客廳桌上放了一張女兒的相片。

再一週返診時,王女士談到在外地唸書的兒子回來,母子兩人單獨談了女兒,兒子為了過去常頂撞姊姊感到內疚,加上回家查看電腦,發現姐姐在農曆年後就曾上網查看自殺的方式,認為自己如果在假日多回家,或許能及早發現異狀,兒子也哭得很傷心。

接下來的幾次門診心理會談過程中,雖然王女士仍有難過而落淚的情形,但是較少再談到女兒過世前的一些「蛛絲馬跡」,在引導下,開始談未來的計畫,全家人討論後計畫賣掉房子,搬離該處。目前已將放在客廳中的女兒相片收起來,她也較常到公司協助處理業務。但她倒是對於丈夫自事發至今的「淡定」反應,有些不解與擔心。

人生的痛,有什麼比失去孩子更痛?生、老、病、死是人生必走的過程,親人的死亡常會帶來失落、悲傷的感受。而孩子的死亡,對父母而言,不只是單純的失落事件,更是一種自我的失落;尤其在華人社會中,做父母的,普遍認為自己對孩子負有責任感,也會投注希望、期待和夢想在孩子身上,而孩子的死亡如果是無法預期的,甚至是自殺,所引發的悲傷反應相當強烈,失落也是多重的,通常難以用語言清楚表達,尤其開口表達後的情緒,容易導致喪親者淹沒在悲傷潰堤的洪流中,但如果避而不談,久而久之,太多的情緒與悲痛始終壓抑在胸口無法釋出,恐將引發更深沉的憂鬱症狀,甚或再導致另一個遺憾。

臨床工作中發現,子女自殺的父母常面臨一些情緒困境,最常見的是對於自殺子女的罪惡感,覺得一定是自己做錯了一些事,或是沒有多關心他,或是沒有警覺到他想自殺,所以才會釀成悲劇。其次是隱藏或是壓抑在心底深處的莫名憤怒,也可能是對相關他人的憤怒(例如:孩子自殺後,父親把孩子的死歸咎於母親沒有好好照顧孩子);也許是對死者本身的憤怒(氣死者選擇自殺,卻丟下身旁的人、放棄自己)。尤其是當自殺者沒有留下隻字片語(說明自殺原因),那更帶給活著的人綿延無盡的困惑,這種謎團會強烈影響自殺遺族對存在的價值感。另一個常見的情緒是遺憾,尤其是自殺者本來有更多的美好計畫(例如:婚姻)要去完成,但卻因死者提早離開人世而無法實踐。

此外,一些研究也發現,子女自殺後,父母會對其他子女及身旁的人有過度掌控或是過度焦慮的反應。例如:長女自殺身亡,父母親開始擔心二女兒也會選擇同樣方式,因此對二女兒的管教變得小心翼翼,這反而會讓二女兒壓力更大,而選擇用更激烈的方式面對之。

有時候,一些子女自殺的父母親不一定會有明顯的情緒症狀,反而用生理症狀來呈現內心的痛苦。如:抱怨呼吸或胸口窒息的不舒服、身體某個部位有卡住的感覺、甚至用割腕、酗酒等方式傷害自己的身體、或是出現「解離症狀」(例如:突然忘記自己身在何處、忘了自己是誰)。這些症狀通常隱含有更多內心情緒的痛楚,家屬及治療者都需要認清此一狀況,才能有效的處理。

對於自殺遺族,不只是單純給予關心就夠了,常需要專業的醫療介入,包括藥物及心理治療。若身旁親朋好友有類似的狀況,請積極建議他們至精神醫療機構尋求專業的協助,以避免極端激烈的面對壓力行為,繼續在家庭中延伸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