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捐受贈人 代替恩人照顧癌媽
婦人董懿萱三年前捐出腦死兒子曾一宸的器官;去年她罹癌,兒子器官的受贈者王鵬富、王律淵,輪班陪伴餵食,待如親母。董婦丈夫曾慶雲說,「上天讓我們夫婦失去一塊寶石,卻得到兩塊珍玉」。

「一宸換給我這顆心臟,我要發揮百分之兩百的生命力貢獻社會」。王鵬富說,他沒想到貢獻的第一件事,就是替一宸照顧罹癌的母親,「盡孝,是應該的。」

廿一歲的王鵬富罹患先天心臟病,十八歲時的心臟已像七、八十歲,功能逐漸衰竭。廿歲的王律淵小時候身體奇差,小一時健康檢查,赫然發現血尿、蛋白尿,腎臟已經萎縮,小四起就洗腎。

兩人健康日走下坡,「等待換心、換腎的日子,每一分鐘都是煎熬」。二○一一年五月,十五歲的曾一宸因意外腦死器捐,兩人受惠重獲新生。

曾慶雲說,二○一一年他們提前慶祝母親節,全家聚餐,隔兩天,年僅十五歲的獨子一宸發高燒不慎跌傷腦死,事後回想,那次餐會好像是一場「告別會」。

他表示,兒子器捐隔年的母親節,在追思會上相認的王鵬富、王律淵,竟不約而同來他們家,為妻子慶祝母親節,妻子感動地說「感覺像孩子回來了」。

去年妻子發現罹患末期肺腺癌且轉移腦部,一年來不斷進出醫院,一年多來,王鵬富、王律淵晚間輪班照顧,一個排一、三、五,一個二、四、六,餵食、按摩,無微不至。

曾慶雲說,三家就像一家人,「老天收走我一個孩子,就派兩個孩子來彌補,這種緣分很棒。」

一般器捐,醫院為免橫生枝節,不會透露捐贈者與受贈者。不過「緣分」很奇妙。三人相認,只能以「母子連心」解釋。

董懿萱說,兒子離世隔年,她參加高雄長庚醫院追思大會,踏進會場,一眼看到王鵬富,很自然走向他,「你的心臟好像是我兒子的」,接著核對捐贈與移植時間,證實了她的「直覺」。

王律淵當年由母親代表出席,王母從追思會手冊上器捐與移植時間,認出捐贈者是董懿萱兒子,「我兒子的腎臟是你兒子捐獻的,很感恩」。兩個母親淚眼相對。

曾慶雲說,冥冥中好似註定的因緣,巧的是,他們三家的住處也具地緣關係,騎車十分鐘就到。

>他表示,妻子住院時,這兩個「兒子」幫忙分擔很多,他和妻子心存感恩,沒想到兒子遺愛人間,卻串連起三個家庭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