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標手、網球肘,現在又有了新成員:手機頸。這種疾病正是由於人們在玩手機時不由自主的頸部前傾造成的。紐約的外科醫生Kenneth Hansraj上周對《華盛頓郵報》說:「不說它是個大的傳染病吧,至少越來越多的人都開始有‘手機頸’的癥狀了。」

Hansraj還特意對此進行了研究,期初他只是將研究成果發表在一本並不起眼的醫學期刊上,他在文章中還繪製了示意圖,形象地向人們展示了頸椎所受壓力與脖子前傾角度之間的關係。可這篇和人們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文章在網上卻迅速傳播開來,過去的一周中,上百家媒體和網站競相轉載,《New York》雜誌更是在頭版刊登此文,幾乎所有人都看過這張圖。可是圖上標出的數據是真的么?

           

           

「人類的脖子生來就可以自由活動,好像並不是僅僅有了手機之後人們才把脖子向前傾。」有人把圖中的手機換成了書本、孩子、甚至是一塊石頭,這些姿勢看起來也沒什麼不妥的。物理學家和工程師們揪着這點不放,各種理論模型輪番計算,就是為了驗證圖上數據的準確性。但是再精確的數字也用不着告訴大眾,因為我們想得通脖子前傾帶來的頸椎壓力,我們只要知道這壓力究竟會對我們造成多嚴重的傷害。

反對Hansraj的學者表示,如果只是頭部壓力並不會頸部造成傷害,但是長時間的前傾會加劇關節炎和肌肉酸痛,一旦頭部有額外的重量,比如長時間手術的外科醫生,他們頭上戴着頭燈、放大鏡等很多儀器,長時間的前傾才會對頸椎造成明顯傷害。

           

對於普通人來說,長時間玩手機雖然不會對脖頸造成急性的損傷,但也應該好好注意。相比「手機頸」這種慢性疾病,邊走路邊玩手機才是最大的危險。「走着走着就掉進噴泉池子,走着走着走到馬路中間被車撞了,這種事發生得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