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新浪专栏 水煮娱 纳兰惊梦

  千年绿叶陈汉典昨天被曝出打算退出《康熙来了》“离开保护闯一闯”,经纪人也暧昧的表示“尊重选择”,后又澄清是离开有知遇之恩的王伟忠,暂时没有退出康熙的打算。作为有着台湾综艺教父之称的王伟忠曾手握诸多台湾重量级综艺节目,近来旗下艺人却频频出走,本质上说也正是台湾综艺式微的缩影。

       

  台湾综艺有着辉煌的过往,在全岛只有四个无线台和少数有线台的时代,综艺节目的主持人和制作人地位之高需要仰视,更有某大哥主持人一天酬劳足以在台北买套房子这样近乎传说的故事。因为语言文化的缘故,台湾综艺节目也一直是内地电视人模仿的对象,被公认的内地首档综艺节目《正大综艺》的制作人江吉雄正是台湾人,《玫瑰之约》、《相约星期六》等节目也有着明显的模仿痕迹,也就有了台湾主持人凌峰“大陆综艺比台湾综艺落后二十年”这样的“狂言”。

  但这样的局势似乎突然在一夜之间逆转了,一面是内地综艺节目不惜重金引进欧美版权,高价聘请一流明星与制作团队,制作出“现象级”节目吸引观众;一面是台湾本土仅有两千三百万人口,却有上百个电视频道每周都要播出上百个综艺节目,制作水平的下降和收视群体的分化,使得台湾本土综艺节目的江湖日下。从艺人到制作团队,都纷纷出走寻找生存空间。

       

  让台湾综艺人更为焦虑的是,除了像《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这样的大资本大制作让他们难以项其背之时,以《奇葩说》为代表的网络综艺也正在抄截台湾本土综艺在制作创意和尺度上的后路。台湾制作人们一直以日本综艺为模仿鼻祖,因而无论是游戏节目中的游戏尺度,还是谈话节目中的内容尺度都大的惊人,尤其是语境上的自由在很长时间内都得到了不少观众的追捧。而在过往,限于播出政策的差异,内地电视综艺的制作自由远远达不到这种高度。但随着近几年一些优质的网络综艺节目的崛起,正在悄然更变这样的格局。譬如《奇葩说》中马薇薇,肖骁两位都参加过电视说话综艺节目《超级演说家》,不过在当时并掀起多大的波澜。当这两个人放到网络综艺这个更加活泼和开放的语境中,两人一下子就成为了红遍网络的“蛇精病”和“奇葩”。这里“奇葩”并不是耸人听闻的贬义词,相反是对个性和自由的推崇。当综艺节目摆脱了思维和语境的枷锁之后,即使是辩论这样正统的节目形式都悄然发生本质的变化,而这恰恰也是网络综艺节目屡屡触及台湾综艺的痛脚的关键。内地综艺逆袭台湾的大幕,其实也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