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梅子一家回国了。他们回来的这段时间,婆婆的种种行为都让舒芳心里压着一股气,她想找人说说,可对老公她不便说;自己的父母都在外省,说了也不管用。这股气一直闷在舒芳心里,她对婆婆的态度从此变得不冷不热起来。


       

  小姑才有的待遇


       

  舒芳的小姑子梅子一家三口从国外回来。她腾出自己的卧房给他们住,她和老公挤在书房的小床上。


       

  婆婆找儿子和媳妇商量时,是这么说的:梅子只回来住一个星期,委屈你们这几天睡书房,行吗?她孩子泽泽还不到一岁,半夜要起床喂奶端尿,还有玩具、衣服、尿布一大堆东西,我思量着房间大点也许方便点。


       

  婆婆说得那么难为情,老公立刻同意了。他睡沙发都无所谓。舒芳跟着点头,还追问需要添置什么不。其实她心里老大不乐意,主卧的每一件东西都是自己精心挑选布置的,她有轻微洁癖,想到卧室要被另一个人的味道占领,就浑身不舒服。


       

  泽泽还不会走路,很爱笑,舒芳很喜欢他。梅子说,每天早上都要煮瘦肉粥给泽泽吃。婆婆听了,马上上街买新鲜的猪肉。每天一大早起床,切肉,再配点胡萝卜丁、土豆丁,把粥煮好放凉,等泽泽起来吃。


       

  舒芳看在眼里,一肚子的不痛快。自己的女儿霖霖小的时候,婆婆可没这么殷勤过,


       

  总是大人们吃什么她吃什么,从没单独为女儿开个小灶。


       

  都是衣服,待遇不同


       

  梅子嫁到国外,她老公也是第一次来,带他们一家逛街的任务自然就落在舒芳身上。吃完早饭,婆婆就说:“你们去玩吧,其他的事我来做。”这“其他的事”无非就是梅子一家人换下来的衣服。


       

  舒芳嫁过来6年了,婆婆没给她洗过一次衣服,三口人的衣服都是晚上洗澡完后自己连夜洗净的。越比较舒芳心里越不舒服,难怪都说婆婆对女儿就是和对媳妇不一样,始终隔着一层。


       

  梅子回来第四天,一大早就说想到离市区有点远的江滩公园去看看。舒芳头天夜里换下一件内衣忘洗了,她打算洗了再走,几分钟的事,耽误不了。婆婆却在一旁催她:“衣服先不要洗了,快去吧,要不中午不能赶回来吃饭。”


       

  玩了整整一上午,梅子拍照就没歇过手,泽泽一直由舒芳抱着,只有给他们一家三口照相时才能松会手。回到家,舒芳累得手都抬不动。可一进门,就看到她换洗的内衣还在自己盆里放着,阳台上,梅子一家换下的所有衣服都洗净了,在微风中左右摆动。


       

  舒芳只觉得气往上冲,婆婆这算什么事?媳妇和女儿,这也分得太清了!平时总在外人面前说,把儿媳妇当成自己的女儿,看,这才是事实吧。


       

  这样一想,什么胃口都没了。她以太累为借口回房躺下了。


       

  娘家才是家


       

  梅子一家回国了。他们回来的这段时间,婆婆的种种行为都让舒芳心里压着一股气,她想找人说说,可对老公她不便说;自己的父母都在外省,说了也不管用。这股气一直闷在舒芳心里,她对婆婆的态度从此变得不冷不热起来。


       

  元旦快到了,舒芳听说老公春节可能要加班,就提出回一趟娘家。都两年没回去了,母亲每次打电话总说想外孙女。


       

  舒芳知道,母亲听说他们回家,一定提前几天开始着手做他们爱吃的东西,提前洗好他们用的铺盖和毛巾等。以前每次回娘家都是这样,父亲总开玩笑说:“在你妈妈眼里,你们就是贵宾,我这一辈子都没享受这等待遇。”


       

  四个小时的火车,回到家正好是午饭时间。母亲一家人都等在桌前,桌上铺得满满的,足有20多盘菜。嫂子边指着桌子边对舒芳说:“快坐吧。妈忙了几天了,弄这么一大桌菜,像过年一样。”


       

  舒芳浑身舒服,长久以来的憋屈忘得干干净净。还是自己家好啊,只有在娘家,才有这样的温暖。


       

  晚上,舒芳和女儿还有嫂子一起睡嫂子的大床,老公和哥哥睡客房。嫂子说:“你妈就怕你和霖霖冻着了,和你哥商量让你们俩和我睡。”


       

  舒芳心里一动,母亲的做法怎么和婆婆一样?


       

  这就是亲情


       

  舒芳和女儿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9时。嫂子和哥哥早上班去了,母亲见舒芳醒了,忙做早餐给她们吃。


       


       

  舒芳找遍整个房间,就是没见到晚上她换下的内衣,明明是放在床底下准备早上起来洗,怎么不见了呢?


       

  母亲走过来问:“是不是找换下的衣服?我洗了。”“啊?您洗了?”自己的内衣怎么能让母亲洗呢。“是啊,我看你们睡得正香,没打扰你们,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母亲很不以为然,“我这不是有时间吗?现在退休了,也不用上班,有时间,以后你的衣服我给你洗,你快吃了带霖霖去街上转转。”母亲说得很随意也很轻松。


       

  舒芳在母亲的身上看到了婆婆的影子。


       

  也许亲情原本就是这样。母亲和女儿、儿媳和婆婆,因为一种血缘的亲情,本来就是不能互相替代的。能跟婆婆和平相处6年,不能说只是她在迁就婆婆,也有婆婆在忍让她,这也说明,她们一直没去计较彼此太多的东西,那么现在,她又怎能去计较这份亲情呢?


       

  舒芳想到这里,心情豁然开朗,她盘算着回去带些娘家的土产品给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