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大学的第一天开始,吴立杰就在琢磨,怎样把自己设计的服装草图卖出去呢?整个暑假,他都在做同一件事,就是顶着烈日,背着一包画好的服务图,在杭州的各个服装厂穿梭,逢人就一脸诚意地推销自己。遗憾的是,整整奔波了两个月,人晒得像河塘里的泥鳅,工作依然没有着落。

   通往成功的笨办法吴立杰出生在浙江温州一个偏僻的村子里,村子四面环山,唯一的小路修在悬崖边上,从小到大,他从未走出过大山。伴着青山绿水,他爱上了画画,小花小草树木河流都跑进了他的画里。因为太痴迷,学习成绩一直没有太大起色,高考时,与自己梦寐以求的中央美院擦肩而过,反而接到了浙江理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吴立杰第一个念头是复读,除了中央美院,任何学校对热爱画画的他都没有吸引力,父亲的一番话却如当头一盆凉水,浇灭了他心中蠢蠢欲动的种子,父亲说:“家里这么穷,有书读就不错了,1万块钱学费还是你姐拿的。不管学什么,只要你踏踏实实去学,总会有收获!”

   明白自己没有权利挑剔,除了往前走,他别无选择。吴立杰背起简单的行囊,进了浙江理工大学学习服装设计。

   别人都在谈恋爱参加社团活动的时候,吴立杰俯在桌子上,认真地画着服装草图,虽然他喜欢的是画油画,但是他知道,他必须把专业学好,还要用它赚大二的学费呢,他不能一直用姐姐的钱。

   大一暑假,他整整跑了两个月,没有卖出一张图,原来服装设计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他在日记里激励自己,同时更加勤奋地学习。工夫没有白费,大二第一学期,他的作品在第二届“脑白金”杯CCTV服装设计大赛中获奖,然后,又陆陆续续在一些国家级大赛中获奖。吴立杰渐渐成了学校的“名人”。

   有了底气,他再次出击,选了一家比较有名气的服装公司,带着自己设计的草图,直接找到了公司老板。最终,老板选了8张,一张50元,共给了他400元。捧着这来之不易的第一笔钱,吴立杰欣喜若狂,他对老板提出了另一个要求,他要在这里打工,月工资只要600元。

   老板看着他的设计图,越看越觉得有创意,完全可以和公司里的专业设计师相媲美,而这些设计师年薪至少要五六十万呢,有这样的大便宜,他当然乐意捡。于是,吴立杰有了他的第一份工作。然后,他又如法炮制,在另外3家公司也同样找到了兼职的工作。

   同学们知道后都说他笨,4个兼职的工资其实在一家就可以拿到,居然不知道把自己卖个好价钱。他并不后悔,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笨”,开出这么低的工资,凭他一个在校的学生,哪能轻易找到工作啊。虽然辛苦了点,但是也是一种锻炼,何况每个月有两千多元的收入,再也不用靠姐姐供着了。

   即使拿这么低的工资,兼职的工作也并不是可以一直做下去的,还是要经常重新找工作。那一次,他去一家国外品牌服装代理公司面试时,老板给他出了一个难题:“请问,我们这个法国服装品牌在国内市场如何开拓?”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想过,一时窘得面红耳赤。

   回到学校后,他左思右想依然找不到好的方法,见到同学就虚心请教,还专门跑去问老师,最后,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问题迎刃而解。一周后,他胸有成竹地再次找到那个老板,说:“我的第一个建议是,欧式服装要根据中国人的身材适度缩小,板型做一点小小的改动,您看,我身上穿的这套就非常合适。第二个建议是,找模特给改版后的服装照相,制成宣传画册,向消费者发放。”

   老板没有想到他的建议如此细致,主动要求让他全权操作。吴立杰知道,这将是树立自己品牌的最好时机,因此,他做得很认真,亲自去找模特和摄影师,全程参与。画册做好后,老板非常满意,而吴立杰却有另外的想法,他拿着画册到各个公司去推销,结果,他兼职的一家公司也愿意做一本,并开出了4万元的价格。

   当时,这种画册的市场价是8万元,同学们又说他笨,有市场价在那里摆着,干吗只卖4万元啊?因为吴立杰找的模特是大学生,设计又是自己动手,所以省了不少成本,4万元他已经很满足了。凭着比市场低一半的价格,他接连揽了不少“生意”,一下子赚了好几万。

   整个大学期间他就用这种笨办法为自己赚得了创业的第一桶金,同时也积累了不少人脉。毕业后,他开起了一家自己的公司,并找到当初自己打工的公司,提出了合作经营的思路:他出技术,对方出资金。此时,他已是杭州颇有名气的服装设计师,而且以前的合作也让老板认为他是个值得信赖的人。于是,合作事项很快谈妥,他借助对方的销售网络,把自己设计的服装卖到了全国15个省市。

   本来只想画画,没想到,在设计领域闯出了一片新天地。现在的吴立杰身价已经超过千万,这个“80后”的小伙子,谈起自己的成功,总是一脸谦虚地说:“我用的都是很多人不屑的笨办法,其实成功就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其中有很多的波折、转机,需要我们用一生去驾驭!”

   当你没有金钱没有背景,也非天赐奇才时,也许,只有一些笨办法,才能一点点积累,最终彻底改写你的人生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