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喂,这么大的太阳,你就这样出去不怕晒黑啊,来给你把伞用。”我从背的NIKE包里抽出一把长柄黑竹伞给她。

    “咦,这么老土的伞,我不要,有没有折叠的?”她嫌弃道。

    “哦,我找找,那,这把折叠的给你,正好是你喜欢的巧克力黑,防紫外线,呵呵!”我把折叠伞拿给她,同时又塞给她一瓶纯净水。

    “带着路上喝。”

    “呵呵,你真好,满关心我的,咦,你不会是喜欢我,想要追我吧”女孩俏皮地笑着。

    “切,哪有,好了,你快走吧,别晚了。”

    “那我走了,拜拜!”说完,女孩转身离开。我在她身后凌空划了“敕令”二字,以便赋予那把折叠伞以辟魔的法力。

    唉,我是关心你,那是因为怕你死去,纯净水里下了避邪咒符,等你喝完,再配合辟魔伞的法力应该就没事了。

    我是张道灵,道灵是我的法号,也是我的名,是小时候师父帮我起的,因为这个外人看起来怪怪的名字,从小学到大学没有少别人笑过,还给我起了外号叫张真人。

    呵,算了,说起来马马虎虎也还名副其实。我真的是学道的,因为我从小就能看见很多那种“人”,刚出生的时候,一个道士从外面进来,死活非要收我这个刚刚出世的孩子做徒弟,还给起了个名字叫道灵,然后就离开了,走时留下一句话,说是等这孩子三岁的时候来带他上山学道,7岁的时候再送回来。

    所以,我的幼儿园时期是在我师父的灵虚观度过的。7岁时,师父说,该教的都教了,以后你自己要好自为之,多多修炼,然后给了我一个包,就把我给送回来了。回家后,打开包一开,里面是一些朱砂、符水、符纸,还有一柄赤色的桃木剑,和一把长柄黑竹伞,这些东西就成了我以后处理那些事情的道具。

    女孩叫杨琳,是网上认识的,但却不是在QQ上,而是在一个同城论坛。那里有一个专讲鬼故事和灵异事件的版块,我在那里注册了会员,没事听听别人讲鬼故事,真的和假的,有的人真能瞎白话。

    但是,这个女孩不同,她发的帖子我看了,经历看起来像是真的,我用站内消息问了下她的生日,然后算了算,发现她是阴月阴日出生的阴女,现在正逢流年流月,她阴气极其重,所以我加了她QQ,约他出来见个面。

     

    她起初不愿意,怕遇见坏人。

    我说:“你今年是不是经常感冒,尤其以这个月最严重,而且大夏天的你经常会觉得冷,现在睡觉还盖被子。”

    她吃了一惊,说是,然后就同意出来见面了,地点是她选的,在她家周围的一个咖啡厅。

    我先到了,坐在她定的位子上等她,不一会她来了,一身黑色的装束,身上阴气逼人,身后还跟着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借她身体所散发出来的阴气躲避白日过盛的阳气。这些东西靠的这么近,怪不得她老是冷了,我在空中划了个“敕令”,喊了一声“退散”,“他们”便远远地躲开了。

    女孩进来坐下,熟悉地点了杯素咖啡,然后做了番简单的自我介绍,接着说道:“看来我们很有缘,我一见到你忽然就感觉暖和很多了。”

    “呵呵,那是当然,因为我是阳光男孩!”我笑着说道。

    我们随便闲聊了一会,女孩便开始问我,为什么我对她知道的这么多。

    我说:“我是学生物的,对于医学和心理学也有所涉猎,你可能是体质虚寒,加上喜欢看鬼故事,所以心理作用加重了病情,所以没事感觉到冷。”

    请原谅我欺骗她,因为绝大多数人是不能接受有鬼一说的,就算接受也承受不来。我让她多吃些温补的东西,同时加强锻炼,心情放松保持开朗,暂时就不要看鬼故事了,这些也的确是能帮助她的方法,因为身体好了,阳气自然就重了,那些东西就不敢随便近身了。

    她同意了,然后我们又随便闲扯了一会,她突然接了个电话说是家里有事,要马上走,所以我就送她出去。但是她这个月的流日阴气会大盛,我怕她有事,所以就发生了我送伞送水这一幕。

    但是,不幸还是发生了。我是在本市的早间新闻上看见的,一个豪华小区的人工湖里出现了一具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尸。

    新闻给尸体特写的时候,那张面孔分明就是杨琳。

    但是,新闻说尸体应该已经泡了三天,尸身却并不浮肿。奇怪,难道辟魔伞和符水都没有用,不应该啊?

    最奇怪的是,难道这三天都没有人看见吗?我立马赶往现场,到达的时候人都散了,只留下地上一滩水印和旁边零星的几个老人在谈论着。

     

    我问了他们女孩的住址,就去寻找女孩出事的原因。

    一到她家门口,门自己开了,我走了进去,感觉到一股重重的阴气,客厅正中坐着一个穿黑衣的女孩,那面孔——居然是杨琳!但是面孔有些模煳,我知道这是那种东西的特征。

    女孩开口说话了:“我知道你会来,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想保护她。”

    “你是?”

    “我是杨琳的双胞胎姐姐,我叫杨娜,今天是我们20年换位的日子,还请你不要干扰。”

    “换位?”

    “是的,阴阳换位,我们当年的母亲因为难产,父亲就找了个先生帮我们定下个契约,每20年来一次阴阳换位,身体换给另外一个人用,剩下的灵魂就依附在衣服上跟着,这样我们两个才能都活下来,同时保证母子平安,但是父亲因此付出20年的阳寿,所以早早离开我们了。”

    “怪不得我的法术没有用,原来你们是一体的。”

    “我妹妹那时还小,不知道这事情,不过现在知道了,所以自己投湖了,让太阳曝晒三日去除阴气,今晚子时一过,我就会借我妹妹的身体活过来,如此20年后再换给她用。我妹妹似乎有点在乎你,我在这里等你也是因为她让我向你说明一下,请你不要伤心和自责。

    “那你妹妹的魂魄呢,是不是依附在那件白色的连衣裙上。”

    “是的。好了,该说的也说完了,我该去看看我妹妹了。”说完,一阵阴风吹出了窗外。

    我在客厅里找到了那把折叠伞,然后默默地走了出去。

    大千世界有他自己的法则,总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只是希望她们姐妹俩能过的好。                                                

                                                                                                                                                                                                                                                   

                                                    

  •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都有鬼故事)        

  •  
           


  •        

  •                 

  •     
           


  •        

  •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美女图、视频)        


  •        

  •    请点击图片加入: 天天情色                


  •        


  •        


  •        

  •        


  •        


  •        


  •        

以上文章版权为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Miko , 人称“鬼古妹”,嗜好是“吓人、整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