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西洋賭城的一個週末,一位老太太玩老虎機贏了一桶25美分的硬幣。她決定停停手,休息一會,便和丈夫一起到酒店的餐廳吃晚餐。

老太太心想:「我最好先把這桶硬幣放到酒店的房間裡。」

於是,老太太對丈夫說:「你先等一下,我把這桶硬幣送回房間,然後我們去餐廳。」說著,老太太捧著那桶硬幣走到電梯前。

老太太正要跨進電梯,卻發現裡面早已站著兩個人——兩個黑人!其中一個身材魁梧,高大得有些嚇人。

老太太驚呆了,她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兩個黑人要打劫我。但轉而又想:不要心存偏見,這兩個黑人看起來都頗有紳士風度。

可老太太思想中的種族觀念根深蒂固,一種強烈的恐懼感讓她不知道是否該走進電梯。

老太太呆呆地站在那裡,猶豫不定地望著那兩個黑人,既緊張又害怕,經過一番痛苦的掙扎,老太太終於邁腿踏進了電梯。

老太太刻意避開他們的目光,面朝外,兩眼呆呆地盯著已經關上的電梯門。一秒鐘,二秒鐘,三秒鐘…

電梯依然原地不動。「上帝呀!」老太太心想,他們是不是就要動手了?老太太心跳加速,開始冒冷汗。就在這時,她聽到一個黑人說:「Hit the floor!」(趴到地上)。

本能告訴她:千萬不要反抗,照他們說的去做。

老太太慌慌張張地放開小桶,雙手按地趴在地板上。那桶硬幣“嘩啦啦”地掉在地上,到處亂滾。

老太太兩手緊緊按著地板,心裡默默禱告:「把錢都拿走吧,只要不傷害我!」

空氣仿佛凝固了一樣,電梯裡一片靜寂。幾秒鐘後,老太太聽到一個黑人非常禮貌地說:「夫人,如果你能告訴我們你住哪一層,我們很高興幫你按一下按鈕。」

那位黑人解釋說:「當我和朋友說,‘Hit the floor’時,我指的是,按一下要去的樓層按鈕,而不是讓您趴到地上,夫人!」

(英語中“Hit the floor”有兩個含義:趴到地上;按電梯的樓層按鈕。)

兩位黑人互相對了一下眼神,極力控制住自己不要笑出來。

「我的老天,我犯了一個多麼愚蠢的錯誤!」老太太心想。

她想道歉,卻不知說什麼好。如何向兩位彬彬有禮的紳士承認,自己原本以為他們要搶劫?

三個人一起動手,將滾落一地的硬幣一一撿起,放回老太太的小桶裡。

電梯到了老太太所在的樓層後,兩個人堅持要把老太太送到房間門口,因為老太太還有些精神恍惚。

把老太太送到門口,兩個人禮貌地道晚安,轉身離去。就在老太太走進房間的時候,她聽到兩個人在樓道裡大聲笑了起來。

第二天一早,一束鮮花送到了老太太的房間――12朵嬌豔的玫瑰,每一朵玫瑰花上都掛著一張嶄新的百元大鈔。

隨鮮花送來的還有一張卡片,上面寫著:「非常感謝您帶給我們多年未曾有過的最歡暢的大笑。

送花人:邁克•喬丹(籃球運動員)、愛迪•墨非(好萊塢影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