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加入 : 妖艳、妩媚与恐怖同在的世界-艳鬼园!(每天都有鬼故事)        

         

安娜被女鬼上身两次,被吓得惊魂未定。(昔加末讯)

车祸罹难,借助他人身躯,「女鬼」上警局报案!

更不可思议的是,报案人(女鬼)口口声声是因自寻短见被撞死,与人无尤,要求警方不可对付肇祸司机。

她希望借助他人身躯,找到家属,把她领回安葬,以免沦为孤魂野鬼﹗

这起活生生的现代聊斋版本,是于本月九日发生在此间拉美士一个巫裔家庭,被华裔女鬼上身者为卡达山裔少妇安娜(廿四岁),她前后遭女鬼附身两次,其中一次更「带」着女鬼上警局报案。

这名自称为来自怡保的「女鬼」,是于本月六日早上六时许在拉美士丁能路,被一辆十八轮的巨无霸撞倒,復遭车轮辗过,头颅破碎、面目全非,警方也因死者身上没有任何证件,无法辨认死者的身份。

本月九日上午,女鬼突然上身到卡达山裔少妇身上,自称名叫CHONG MING,现年十七岁,住在怡保,在麻坡读书,请帮忙向家人联络。

这项突如其来的演变,把安娜给吓坏了,幸好住在安娜邻家的一名巫裔男子略懂巫术,在他的协助下将女鬼驱走;在这之前,女鬼曾在纸张涂写名字、年龄以及住址,同时也写下数句「请帮忙我」的句子。

安娜原以为女鬼已被驱走,没想到当晚又被「看上」,女鬼又上其身躯,并要求一名会讲华语的人士前来协助「她」,并以马来话、英语以及从来没有讲过的华语和福建话说出要求,寻找一辆汽车和一条项鍊。

她还说:「我并非是意外被撞死,我是自寻短见的,请不要责怪肇祸司机,错不在于他,帮我找出家人。」

「女鬼」的要求,众人无法为她完成,结果闹上警局,卡达山裔少妇惟有「带着」女鬼,在丈夫和邻人的陪同下,到拉美士警局报案。

消息说,拉美士警方已将上述「报案」以特别个案处理,警方也跟着「女鬼」报案时所提供的线索,北上怡保查访,但并没查访出「女鬼」的家属和住址。

讲身世‧数家人 两个灵魂共一体

请加入 : 妖艳、妩媚与恐怖同在的世界-艳鬼园!(每天都有鬼故事)        



虽被「女鬼」上身,但少妇还有少许知觉,但处于半昏迷状态。

被女鬼上身的安娜(廿四岁)指出,当女鬼上其身,并不是霸佔她的头脑,就好像两个灵魂共用身体般,当「她」上身时,她还有少少知觉,但都处于半昏迷状态。

安娜指出,女鬼声称自己身裁高挑,但身形略胖,只希望通过上身可以找到家人前来认领遗体。

「自称为车祸死者的女鬼,遭遇车祸的事发地点正好是上班途中,既是前往昔加末丁能的道路,我亲眼看到死者死状,头颅破裂,死状骇人,真是惨不忍睹。」

来自沙巴的安娜是卡达山裔,和丈夫育有五名孩子,分别为二女三男,一家大小住在事发地点两百公尺处的拉美士胡姬花园双层廉价屋。

但由于发生此鬼上身事件后,一家人目前暂时搬至丈夫的老家,以免再次惹「鬼」上身。

脑袋已碎难回想.感激路人置桶保全尸

「女鬼」声言是自杀,车祸不是罗厘司机的错。

「我是自杀的,罗厘司机根本来不及煞车,不要责怪他,是我要去撞他。」

「可以帮我找家人吗?我的脑袋已被辗碎,没有头部,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了,求求你们救救我。」

附身少妇身上的「女鬼」向众人深表感谢,因她「遭遇」车祸当天,有人在她尸体附近放了三个桶,才不至于让其它的轿车辗过,她还用华语说声「谢谢」。

撞倒这名「女鬼」的罗厘司机王先生受访时说,事发当天,当罗厘途经事发地点时,突有一名女子从左路旁冲出大道,他马上摆动驾驶盘,但眼前的女子并没闪避,反而沖着罗厘的去向而来,似乎有意要撞罗厘。

「我不能确定这名女子是否要自杀,但很肯定的是,她无意闪开罗厘,并双手放在头上被撞倒。」

一名神料店东主郑文生指出,眼看无人替女鬼超渡,他们便于星期日晚上十一时,在事发地点做法事,烧冥纸给她,希望可以替女鬼做点事情。

见无头鬼‧撒黄姜粉 「回电6066」乱画符

上身卡达山裔少妇身驱的「女鬼」,竟是一只无头「鬼」﹗

卡达山少妇第一次被「女鬼」上身,是发生在星期六清晨四时四十五分,当时两夫妇坐在客厅无法入眠,突然安娜身体失控,并开始语无伦次,还要求要寻找隔壁邻居阿曼巴迪(四十六岁),因为相信阿曼可以协助「她」。

两人较后向阿曼求救,当阿曼开门时,只看到门前的安娜一直在哭泣,其丈夫双手抱着她进屋。

安娜进了屋子时,阿曼顿时大吓一跳,因为他看到安娜身上附着一名「无头」的鬼,对于稍有研究巫术的他来说,他还是首次遇到类似的鬼,双脚不停地在发抖,自己也不晓得该如何解决。

在施法前,阿曼准备籐帐和黄姜水以应付这只鬼魂,这些都是对付马来鬼魂必备的法事,但当他叫安娜走出屋外时,他看到安娜的双手下垂,心知「无头鬼」并不是马来鬼魂,于是便叫安娜双手抬起,并向她撒黄姜粉和米。

他们进入屋子后,安娜拿着杖便开始讲话,但没人明白她所说的语言。过一阵子后,她才开始用马来语说「救命救命」,但在场的阿曼和其丈夫表示,她的语音很明显地是带有华语腔的马来语。

安娜在「女鬼」的驱使下,要求写字,他们便拿来一张白纸垫在报纸上,让她写字,只见她在白纸上写「请回电6066」,然后乱画符。

可能女鬼嫌白纸不足以让她写字,她便一手把白纸丢掉,并在报纸上写字。

阿曼表示,当女鬼写下6066的号码时,他才放下心头大石,因为在他们的灵界说法,该号码代表善鬼,并不会害凡人。

男友变心曾堕胎.两件事情未办妥

少妇被「女鬼」上身后,一直哭泣着,眼神非常怪异﹗

卡达山少妇被「女鬼」上身,轰动整拉美士地区,公众纷纷前来凑热闹,并希望能够协助女鬼一了心愿。

其中一名较大胆的邻居林振万(六十五岁),便向安娜探问到底她发生了甚么事。

林振万当时也担当翻译员,他说,「女鬼」上了安娜身躯时,安娜只是一直哭泣着,而且眼神也非常怪异,自己也被吓着。

他指出,女鬼一再重复自己的身世是CHONG MING,还有两件事情还没办妥,希望众人协助她寻找男友的轿车和项鍊。

他说,「女鬼」自言有个要好的男友,但他已离她而去,她也曾为他而拿掉孩子。

「她自言是自杀的,被撞死的事情并不是罗厘司机的错,事发现场找不到鞋子,因她是从屋子跑出来。」

「她是知道罗厘司机根本就来不及煞车,才沖出马路。」

林振万说,「女鬼」也透露男友的轿车号码和项鍊收藏的地点,但当公众前往寻找时,并没找到轿车和项鍊。由于心有不甘,「女鬼」才决定报警。

同时「女鬼」也声称自己拥有十一名兄弟姊妹,本身排第五,其中一名七岁的弟弟叫KIM MING,父亲已逝世,母亲住在怡保 JLN CHERAS,现暂住在吉隆坡,以照顾刚生产的姐姐。

女鬼是华人? 留字求母原谅

女鬼上身少妇身体,亲笔留字向妈妈说声对不起,再也见不到她了﹗

女鬼是在一张马来报纸上,以英文写自己名叫HONG MENG,来自JLN CHERAS IPOH PERAK。

她同时也写到男友名字叫CHONG BENG,并深爱他(I LOVE U)、更写下男友电话号码为:013-47XXXXXX。

她还写着GO BACK SCHOOL、PLEASE HELP ME、I WANT SCHOOL、 PLEASE HELP ME、HONG WANT SCHOOL。(我要回学校,请救救我,我要回学校)

报纸的另一页写着:PLEASE HELP ME、I WANT SEE MY MAMA、I WANT SAY I AM SORRY、THANKSFOR MAMA BUT SHE CAN’T SEE ME NOT AGAIN、THANKYOU!”,(请救救我、我要见妈妈,我想说对不起、谢谢妈妈但她永远再也见不到我,谢谢!)

 

请加入 : 妖艳、妩媚与恐怖同在的世界-艳鬼园!(每天都有鬼故事)        


以上文章版权为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Miko , 人称“鬼古妹”,嗜好是“吓人、整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