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個古老的傳說,人在死之前會有陰間的牛頭馬面前來接走。是真的嗎?最近在國外網站上出現下面這張圖,上傳者堅持認為照片是真實的,是從臨終病人觀察室的監視器中拍到的。而這張照片拍攝幾個小時后,病人就離開了這個世界。

床上的這個黑影到底是什麼?從照片中,我們似乎還可以隱約的看到這個黑影有著像馬蹄一樣的腳。

看來,牛頭馬面的傳說不僅存在於中國,國外也是存在的。

【牛頭馬面】

牛頭馬面取材於中國傳統文化中勾魂使者的形象。是中國佛教、道教中兩個陰間的神只,形象分別是牛頭人身、馬頭人身,負責捉拿、帶領陽壽終了的亡魂到地府審判,即鬼差。

有資料說佛教最初只有牛頭,傳入中國時,由於民間最講對稱、成雙,才又配上了馬面。但也有資料說馬面也稱馬面羅剎,同樣來自佛家。



傳說,牛頭馬面原在地府掌管實權,後來為什麼只當了閻王手下的一個捉人差役?說起來,還有一段有趣的故事。

在 很久以前,豐都城有個姓馬的員外,在城內算是個財權雙全的巨頭。按說,他也該心滿意足了,但有一件事情卻總是耿耿於懷,因他年已六旬,先後娶了十一個「偏 房」,才僅有一個獨丁。無論怎麼求神許愿,終不能如愿以償。不用說,馬員外對他那個獨子馬一春,就視如掌上明珠了。但他十分擔心,如果萬一不幸,不僅斷了 馬家香火。而且萬貫家業也無後繼之人。為此,他日夜憂愁,不知所措。

哪料屋漏又遇連夜雨。一天,馬員外用過早餐,準備出門備辦酒菜,為兒子明日滿十八周歲辦個喜酒。說來也巧,正在這時,有個八字先生從門前經過。

馬員心中大喜,竟把出門之事忘記得一乾二凈。於是手提長衫,疾步走下臺階,恭請八字先生進屋上坐,茶畢,馬員外誠懇地說:「先生,請給我家小兒算個命好嗎?」

八字先生點頭說道:「可以,可以。」

馬員外立即給兒子報了生庚時辰。八字先生屈指一算,不禁大驚失色,脫口而出道:「哎呀,不好!」

馬員外大吃一驚,頓時嚇得冷汗直流:「啥?」

「小人不便啟齒。」八字先生搖了搖頭,長嘆一聲。

馬員外心里越發慌張,但為了急於弄個清楚,央求道:「請先生免慮,直說不防。」

八字先生遲疑片刻,說道:「你家少爺衣祿不錯,可惜陽壽太短!」

「多少?」

「十八歲。」

馬員外「媽呀」一聲,暈到在地,半天才蘇醒過來,面色如土。想不到明日小兒的十八歲生日,竟成了他壽終之期。想到此,便是一陣碎心裂肝的痛哭。又過了好一陣,才抽泣著問道:「先生,求求你想各個辦法,救救我那可憐的兒子吧!」

八字先生想了一會說:「凡人哪有辦法,只有一條,不知員外舍不舍得破費呢?」

馬員外聽說還有辦法可想,心里自然就平靜多了,忙說:「只要能救兒子,哪怕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

八字先生這才告訴他:在明晚半夜子時,你辦一桌最豐盛的酒菜,用食盒裝好,端到「鬼門關」前十二級臺階上,把酒菜送給那兩個下棋的人。不過,你要連請他們三次,耐心等待,切莫急躁。

第二天,當他來到指定地點,果見有兩個人正在那里專心下棋。這兩位不是別人,正是牛頭、馬面。



馬員外不敢驚動他們,只好悄悄跪在一旁,把食盒頂在頭上默默第看著。當他倆嚇完了一盤棋后,他才小心翼翼地請道:「二位神爺,請吃了飯再下吧!」

那二人似聽非聽,不語不答,又下起第二盤棋來。

馬員外如此恭候到第二局完,還是不見動靜。他有些急了,但又不敢冒犯,只好虔誠地跪在那里靜候。又過了一會,牛頭突然把棋子一放:「馬老弟,我們走吧,時辰到了。」馬面也忙放下棋子,收好棋盤,準備下山。

這下,馬員外著慌了,擔心錯過機會,誤了大事,忙提高嗓子喊道:「二位神爺,請吃過飯再走吧!」牛頭馬面回頭看了一眼,問道:「你是誰?」

馬員外見時機已到,忙討好地說道:「二位神爺太辛苦了,想此時腹中已經饑餓,小人略備素酒簡肴,請神爺們充饑解渴!」

牛 頭、馬面見此人這般誠心,又看盒中的美味佳肴那麼豐盛,不禁垂涎欲滴。馬面悄悄的對牛頭說:「牛大哥,我們此番出差,尚未用飯,就此飽餐一頓吧。也難為這 人一片心意,你看如何?」牛頭也早有此意,只是不便啟齒,當下點頭說道:「吃了下山也不為遲。」說罷,便猶如風卷殘葉般,以下便將飯菜吃個精光,正要揚長 而去,見送飯人還跪在地上,於是問道:「你為我等破費,想必有事相求嗎?」

馬員外忙叩頭作揖道:「小人正有為難之事,求二位神爺幫助。」說著還燒了一串錢紙。

牛頭馬面過意不去,只好說:「你有何事,快快講吧!我等還有要事遠行呢。」

「二位神爺,我只有一個命子,陽壽快終,求二位神爺高抬貴手吧。」

「叫啥名字呢?」

「馬一春。」

牛頭翻開崔判官給他的「勾魂令」一看,大驚道:「馬老弟,我倆要去捉拿的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兒子,只是時辰未到,沒想到......這......」

馬員外連連磕頭:「二位神爺若能延他的陽壽,小人感恩不盡,定當重謝!」 牛頭說:「陰曹律條嚴明,不好辦哪!」

馬員外暗暗著急,靈機一動,轉向馬面說:「我有個姓馬的兄長也在陰曹地府掌管大權,你們不辦,我只好去找他了。」

馬面聽了,心想,這陰曹地府從王到鬼我都認識,姓馬的除了我就無他人了。如果這親戚是我,可我又沒有見到過他,於是便試探地問道:「我也姓馬,不知你那兄長是誰?」

馬員外驚喜地說:「小人有眼無珠,一筆難寫二個『馬』字,有勞兄長了。」

馬面說:「你說你是我兄弟,我怎麼不記得?」

「你到陰曹地府後就喝了迷魂茶,陽間地事情忘得一乾二凈,哪里還記得?」馬面一想,他說的著實不假,如今又吃了他的東西,這事不辦不好,便個牛頭交 換了一個眼色。牛頭會意,既然如此,乾脆就作個人情吧,也圖他幾個零錢花。於是,趁著醉酒,便回曹作罷。這事被閻羅天子知道了,派白無常親自查明,確有其 事。閻羅天子頓時火冒三丈,即令把牛頭、馬面押上殿來。為了殺一敬百,他當著群臣之面,將他倆各重責四十大板,接著又吹了兩口陰風,頓時,牛頭、馬面還了 原形。閻羅天子見他倆實有悔改之心,就將其削官為役,留在地府當了捉人的小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