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老婆和我闹别扭,我心里好孤独寂寞,这天下午,一个人驱摩托车到郊外散心。
我来到小山环抱的一个水库边,这是我经常钓鱼的地方,所以我十分熟悉。
这里,山青水秀,风景迷人。几天来压在心头的沉闷一个子烟消云散。沿着水库边慢行,捡几块小石子,打几个水漂,好不惬意啊!
忽然,我看到前面有一个姑娘,她婷婷玉立,黑飘飘,白裙闪闪。姑娘看到有人走来,就羞怯地往回走。
我说:姑娘,你等等。白裙姑娘回过头来,我一看,不觉惊呆了。我从来没有看到这样美的姑娘:一袭雪白的衣服,将苗条的身腰的各处柔和的曲线,恰到好处地衬出来。长圆的瓜子脸上,五官搭配得天衣无缝。两湾秋水,摄人魂魂。
白裙姑娘见我看她,便将眼睛移向水库深处。我又问:姑娘,天将黑了,你怎么一个还在这里?
唉姑娘头也不回,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我又问:姑娘,你有什么心事,说出来心里会轻松些。

姑娘终于回过头,于是我们便在水库边的石头上聊起来。仿佛是有缘份,我谈话十分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她说,她是湖北公安人。湖北公安?我想考考她是否说真话,就问:你知道公安三袁么?她回答说:怎么不知道?明代公安著名文人,以袁宏道才气最高。
于是,我们找到共同话题。我惊异于她竟然懂那么多文学知识,就向她打听,原来她竟是个大学生。我又问她为什么到这么个僻偏的小县城来了,于是她讲出一段令人心酸的故事
她叫毅丽,本是湖北某高样校学生。人长得很漂亮,但家里很穷。学校很多男生都追求她,但她没有看上谁。
终于有一天,她跟一个有钱的女友在一家高级宾馆吃饭时,认识了一个老板,他是淘金的,家有上千万元。这个老板看上了她,给了她很多钱,她也就成了他的二奶。
然而,好景不长,老板的妻子知道了这件事,于是雇了杀手到学校来杀她,闹得学校不安宁,影响了学校的声誉,学校终于把她开除了。
老板的妻子并未就此罢休,又一路追杀。她没有办法,东躲西藏,来到这个小县城,躲在一个按摩厅,当按摩小姐。然而,前几天她又在街上看到那个杀手,她已无路可逃。
我既同情她遭遇,又鄙视她的为人。我想给她出主意。格格忽然我听到一阵公鸡打鸣的声音,眼前一黑,姑娘不见了,天突然黑下来。一看手机,已是第二天凌晨三点。
四周黑麻麻一片,天上有几颗星星在眨眼。我害怕起来,摸黑寻到自己的摩托,登上车便加大油门开回家
妻子已睡了好久,我上去睡时,妻子翻过身,背对着我,我们已经好久没有说话了。
天亮后,我起了床,来到昨晚碰到那姑娘的地方,那里和昨日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只有一个放夜钓的农民在起他的钓竿。
农民见我来得这么早,也有些吃惊,便问:你来得这么早不害怕么?我说:怕什么?他说:前天这里刚弱死一个姑娘,穿着白裙,长得好漂亮!但不知是那里人。听说尸体被公安运去火化了。

images (1).jpg        

images.png          144764115590716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