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兇鈴中的枯井真的存在本人在日本已經有7個年頭了。在渡東瀛之前,早已在國內舊聞「午夜兇鈴」的大名。


來到了日本,倒想真的看看是否有此等事情。我來日本以後的第3年,(因為頭2年,我因為不熟悉日本的環境,和日本靈異的動向,所以不敢亂出兵)來到了拍攝午夜兇鈴的拍攝片場,它位於日本國千葉縣的富裏市,是壹坐很小的城市(其實日本也沒有什麽大城市。),在離富裏市市役所不遠處有壹座神廟,裏面七七八八的存放著很多的靈位。在這座神廟的旁邊,有壹個很大的庭院,我根據資料,找到了這個地方。按了門鈴,通過自我介紹,主人讓我進去了(在日本,要區別人家拜訪的話,壹定要先預約)。主人是壹位老者,大概有60-70歲之間,我剛走進這座庭院,就覺得不是很舒服。


於是我便把掛在身上的開光玉觀音拿了出來,方才覺得舒服壹些。(日本也很重視拜觀音的)走進了大廳,映入眼簾的就是神壇,看得出著這位老者是壹位信佛者(不是很大的那種神壇,只是個人家裏的用於供奉的)來到了茶座旁邊,老人讓我坐下了。於是我開始我今天來的目的了:「請問三重先生,午夜兇靈的日本版實在您這裏選的場景嗎?」「是的」「那麽我想問壹下為什麽會選擇這裏呢?」「因為這裏陰氣夠重,能讓拍攝效果更加的逼真。」「陰氣夠重?是什麽意思?」「這是我父親告訴我的故事,記得是在日本剛被美國投了原子彈以後,千葉這邊雖然沒有東京都那麽慘,但是也好不到哪裏去。


我現在住的地方,原來是壹處很小的壹戶建(即別墅),4口之家,主人叫田中真壹郎,妻子叫做田中貞美,兒子叫田中英明,女兒叫作田中貞子(寒,真的叫貞子)。主人是當時日本軍隊的指揮官,但是在日本戰敗以後,在家切腹自殺了。留下了10歲的兒子和5歲的女兒,沒有留下任何的錢財,妻子也只是在外面打工的,掙不到多少錢,於是把兒子送給了在那時候還算有錢的人家去了。


自己和女兒壹起生活。我父親那時候也是打工的,每天都在東京那邊,幫助政府收拾爛局,晚上才回來,那時候我和父親住的地方,可以說是搭建起來的,大風吹過的時候,不是大門被吹掉,就是天頂被吹掉。我和父親住的地方正好和田中家是面對面,很近,有時候,我們作了什麽吃的,也給田中家的女人們壹些。畢竟那事後情況不是很好,所以我們也不是能夠頓頓都給的起。而田中家的女人,沒有錢,所以買不到足夠的食品來養女兒。我父親經常勸她把女兒也送給別人算了,這樣女兒也會過的好,自己也放心。


但是田中家的女人卻說我已經沒有了丈夫,兒子,不能再沒有女兒,就是死也要死到壹塊!起初我父親沒有在意。那時候我才剛剛2歲,我父親帶著我也是吃了很多的苦的……」說到這裏,這位老人的眼眶有點濕潤了……「那麽,老先生,之後呢?天中家的兩個女人怎麽樣了?」「哎,可惜啊……」說完三重先生點起了壹根煙。「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我那時候也很小。是我父親告訴我的,有壹天晚上,天氣挺好的,沒有風,大概是晚上3點鐘左右吧,我父親聽到了壹個女人的抽泣聲音,很熟悉的聲音,於是他起身出去看看。


聲音正好是從對面傳過來的,田中家?我父親似乎知道了什麽,於是快步的跑進了那座庭院裏面,看見田中夫人正趴在壹口井的旁邊哭泣……」「井?是不是那口井?」我打斷了它的話「應該是的吧。等壹而我帶妳去看看,就在這後面的院子裏面。」於是三重先生接著說到「我父親看見田中夫人壹個人在那裏,於是跑了過去,扶起了她,卻因為她滿手的血跡把我父親嚇到了,於是馬上松開了手,我父親也害怕了。


可能大人的思想轉得快壹點,我父親很有意識的來到井口邊,朝裏面看去,不出我父親的所料,田中夫人殺死了自己的女兒,扔到了井裏面。相信那麽晚了,誰看到了那個場面都會害怕的。我父親也是壹樣,他不敢去安慰田中夫人,自己跑了回來。之後我父親也沒有和我詳細的說。」「那麽,田中夫人呢?」「是啊,過了幾天,我們都沒有看見田中夫人出去撿破爛了,這壹塊地方的人都覺得挺奇怪的,因為田中先生在這壹帶的名氣不小,所以他夫人也不例外。大家決定去田中家看看,我父親也去了。


說明壹下,我父親並沒有把它那天晚上看見的事情說出去。可能很內疚吧,這也是我父親為什麽要買下現在這塊地的原因吧……壹打開田中家的門,壹股惡臭撲鼻過來,大家看到田中夫人已經割腕自殺了,屍體已經開始腐爛。


在那個時候,報警什麽的也沒有什麽用,於是大家就算是幫忙,把田中夫人的屍體埋葬了。至於埋在哪裏我父親並沒有告訴我。奇怪的是在我父親之後去田中家幫忙收拾的時候,發現那口井已經被壹塊大石頭給蓋上了。」「那麽之後呢?」「嗯,後來日本經濟復蘇了,我父親做房產賺了不少錢,於是也把我們在戰敗後住的那塊地買了下來。同時也包括了田中家的那塊。」「那麽這房子是您父親自己建的嗎?」「應該不是,那時候我去讀大學了,我記得聽我父親說要請什麽陰陽師來。


之後我就不是很清楚了。總之我父親千叮萬囑的對我說,壹定不能去後院的那個園子。」「為什麽呢?」「聽說是什麽施了什麽陣。」「三重先生,妳能不能待我看看那口井?」「可以,但是庭院被鎖著的,我不能打開。妳只能在外面看看」「好的,我知道。」於是我們來到了那個庭院的外面。我朝裏面看了過去,隱約是看得見有壹口井,上面蓋著壹塊大石,(因為這個院子裏面種了很多的樹木)旁邊長滿了紮草,可能很久都沒有人去整理過。


「那麽,三重先生,拍攝的時候,妳讓演員他們進去這裏了嗎?」「當然沒有,這是絕對不可能的」「那麽,電影中的那口井是?」「那時他們自己做的道具而已」原來如此。確實在那口井的壹定範圍內還是很陰的,我可以感覺得出來。(因為我原來學的是道術)之後的話也就不多說了,也就是和三重先生聊聊天。最後我走的時候,請三重先生待我到了她父親的靈位的地方拜祭了壹下。(就是文章壹開始說的那座神廟)奇怪的是,我也看見了田中貞美的靈位,為什麽會在那裏,我就不知道了,我也不方便再問下去。之後我再也沒有去過那個地方,畢竟我們是外國人,在別的國家惹到了不幹凈的東西,還不是那麽容易甩掉的…… 


images (1).jpg        

images.png          144764115590716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