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放大号爆竹,喜欢炸个烟盒,塑料瓶什么的。有一次突发奇想,往公共厕所的粪坑扔了一个。哄的一声巨响,从里面冲出来一个大叔,裤子都没有提,一屁股屎花。他暴跳如雷,一把抓住了我,看了我一会也没打我,只是把我推到在地,说“小子,要不是看你也被炸了满脸屎,老子今天非削死你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