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你很好。所以我好。

  只是有點消瘦了罷?

  只是,脖子上我曾親手為你戴上的項蓮換了。

  只是,微笑著,對屏幕說聲:「等我」。

  只是,呼吸窒息在這一刻。

  有些地方,一扇門關上就關上了關於他所有的風景,不會再開不會現念不會再提亦不會再重啟。

  一頭牛使勁兒吹使勁兒吹,夢想有一天能似鷹般飛上高空。。。

  於是出現很多嘲諷,很多勸誡,好多冷言。

  牛依舊。就如當初耕耘在炙陽與大地想接的廣袤原野一樣。

  無聲。向前。不停息。

  牛說,飛上高空,不為遠走,不為改變,不為貪婪。

  就只是,就只是。

  進不了那扇門,那麼就在遠處遠遠靜靜安安地看著。

  看著,知道她很好。

  很好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