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將自己火辣辣的眸子轉了一圈,把熱切的光芒投射了過去,探頭探腦地在她的眸子外游離了一會兒,試探著想打開她的「窗戶」。
  她驚覺自己差點兒入了他的圈套,趕緊把它關嚴。
  
  他不死心,又增加了幾分勇氣,強行將它打開一絲縫隙,她再次關上,有些嬌嗔。他在說:「別想阻止我,我一定要打開它!」她逃避著,躲閃著:「不,我是一個有經歷的女人,我的窗子已經關了很久了。」「我已經聞到了一些黴味兒,也試著讀了它,知道它關了好久,連世界又回到了春天都不知道。但我也讀出了你的內心是向往外面的世界的,你只是沒有勇氣,你在逃避,你在猶豫,既向往,又害怕再次受到傷害。但是今天敲門的是我,你放心,我只會給你快樂,給你安全,不會給你憂傷。」
  「我憑什麼相信你的話呢?」
  「所以,這就需要你也進入我的窗子裡去看看,我已經打開好久了,等著你的光臨。」
  ……
  
  「我看不到什麼任我相信的東西,只有一片荒蕪,一片迷離,還有幾分傷感和驚悸。」
  「你看到這麼多,已經足夠了。那片荒蕪在我打開你的窗戶後就自然成為一片綠洲;那片迷離是因為流浪太久,現在它也將緊縮成一個實體;而那分驚悸,則只是在讀你後才剛剛有的,不過,在讀完、讀懂你之後,它將慢慢地平靜如一泓春水;至於那分傷感,那是因為一直以來,我尋覓不到情感的歸宿和落腳點……你讀到了這麼多,足可以理解全部的我了……」
  她放松了警惕,不自覺地又陷入了往常她一貫喜歡的遐想中。遐想中,老有一個陌生人想來敲她的窗戶,她已拒絕了多次,但這一次,她覺得這個人有些特別,好像是約好了的。想到這兒,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油然從心底彌漫上來,封閉了好久的女性特有的溫柔重又慢慢佔據了上風,那窗戶便也在不知不覺中開啟了。
  
  等她驚覺過來,他已經探進了半個身子,她嚇了一跳,今天怎麼了?本能地想把他推出去,可已力不從心,稍稍推了推就沒了力氣,他順勢跳了進去,窗戶洞開。
  
  兩雙迷離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