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周六,我一個人躲在屋裡整理東西。翻起櫃子裡鎖著的他從前給我的書信,一頁頁細細品味,想體驗一下,檢閱一下,這人生、這愛情,到底是怎麼回事?何以「愛情」有如此大的變幻!

我知道,內心深處,我還是依然戀著那個往日的大男孩。每當腦海裡出現往日的他,總是有些想哭。真的,我很想念他。他是那麼地愛我,關心我。

如果那時的他知道我現在的情景,他一定會傷心地不得了--我敢肯定!可如今,他去了哪裡了呢?(現在,此刻的我,已是淚流滿面了--第一次,看著這些東西這麼傷心地哭。)

昨天晚上,我一個人躺在空空的學生宿舍裡,腦子裡裝滿了往日美好的回憶。那時候,我是多麼幸福啊!他那麼愛我,而我,心裡也象裝了幸福的小兔子。他要我與他生死與共,和他相守到老。他發誓這一輩子為我而戰。

大學四年來,我從沒有感到過孤獨,沒有丟失過快樂。那時的我,是多麼幸福的女孩呵!而現在的我,看,變成了什麼樣子了!每天早上醒來,內心充滿了孤獨,精神無所寄托,思想也好空虛,總覺得身體裡、精神上少了些東西。

就是今天早上,我還在想,或許我該再去上學,因為我的精神世界空虛得厲害!

我越來越時常地感受到孤獨。我現在沒有了經常可以聊天的朋友。老朋友都在各自忙碌,她們大都有了男朋友,還要忙著赴約,哪能顧得上我呢?

昨天,我邀小李去逛夜市,她拒絕,說還有約會,問我為什麼不去找個朋友,我說「不想去理他們」。她說:「是人家不想理你吧。」--真丟份!

我知道,也許確實是他們不想理我。因為我拒絕作他們的女友。(因為沒有「女友」的感覺)現在的我不想作任何人的女友,因為找不倒感覺。每天下班時間,我都要徘徊好半天,不知該往哪裡去。

有時,我能強烈意識到,其實我自己現在好可憐!回學校,沒有伙伴;回家,更是一個人。經常,一個人坐在自習室裡,偷偷聽背後小女生的談話。

我好羨慕她們,能無憂無慮地學習生活;而我,不得不考慮工作、婚姻。我希望自己能停留在學生時代,因為長大,工作實在是一種負擔、一種苦腦。

平時的大多數時間,我看上去很快樂,愛說愛笑。其實,我沒有真正感到高興的實體。除了工作,我心裡空虛的很!沒有人能真正關心我,沒有人為我的前途著想,我只能自己做出選擇。

走什麼樣的路,完全由我一個人說了算。(本該自豪的事,在我,倒有些覺得可悲了。)

然而,我問我的內心,「那麼,還願回到他的身邊嗎?」我是堅決不同意的。我不想回去了。因為現在的他在我的心裡已沒有了往日「他」的味道。我找不見感覺了。

女伴說,如果他當時捧一大束玫瑰來,也許我還會想回到他的身邊。然而,他沒有。他只是簡單地拉住我的手,說他要回來,問我還「要不要」他。

他是多麼膚淺呵!昨天晚上,我還在想,幸好我當時沒有違心地和他「和好」,其實,他心裡,他根本就不知道他是不是還在愛我。他只是害怕我「跟了別人」,才回來找我。

我從他的眼裡看不到愛情。我甚至不願多看他一眼,只是出於禮貌,在他對我說話時,偶爾看一下他的面孔---心裡是「好陌生」的感慨。

昨天下班後,我還在想,是不是可以找他去逛夜市呢?--因為我暫時沒有找到別的朋友。--這個念頭很快就被打消了,雖然我有些孤獨,但我是很不願再見到他的,不願再和他說一句話。

「我不能因為害怕孤獨就輕易去找他。」我告誡我自己。現在的他,和我記憶中的男朋友已大相徑庭。他已不是我從前深愛的男孩了。我對現在的他,沒有感覺。

他只是因為害怕「將來找不到更好的」,而且看到我比從前那個「女學生」更漂亮了好多--因為她已學會了裝扮自己--他才下定決心來找我。

他要的不是赤裸的我,而是我的外表、學歷及體面的工作。所以,我對他,還有什麼可說的呢?就讓我的初戀男友,我曾深愛的男孩,曾深愛我的男孩,永遠停留在那個戀愛的季節,那個心靈的角落吧!

哪怕生活再孤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