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給男孩發了條短消息:如果家裡窮困潦倒到只有一碗稀飯面對著我們兩人,你會把稀飯裡的米給我吃嗎?男孩回消息:這還用說嗎?但是我認為一個真正愛那個女孩的男孩,就不應該讓自己心愛的女人過如此生活。女孩回消息:可有一個人的回答是這樣!他說,不!我會把整碗的米連同稀粥都給她喝。這短短的對話會不會感動所有女人我不知道,可我卻被深深打動。男孩回消息:那麼連這一碗稀粥也沒有,那個男人會怎麼做呢?!或者有沒有想到那一碗稀飯女孩吃了是不是還肚子餓呢?女孩認為,男孩應該像那個男孩那樣回答:不!我會把米和稀粥都給你喝!才是真正完美,標准,唯一的答案。因為男孩沒有按女孩的意思回答好這個問題,女孩和男孩背對背睡了一夜,男孩幾次想擁她入睡都被女孩拒絕。

  上天有時總是有些不盡人意。

  後來女孩和男孩走到一起的時候,由於種種原因,他們真的遇上了類似於只有一碗稀飯喝的日子。那天,男孩悄悄地給女孩留個言:親愛的,我吃過了,桌上給你留了碗稀飯,你把它喝完。女孩喝完那晚稀飯,小憩一會的時候。男孩從外面回來,給女孩帶回來她喜歡吃的羊肉串,水果,奶茶。男孩對女孩說,他找了份臨時工作,剛掙的錢,老板答應先付一部分工資。說完還拿出口袋的錢在女孩面前晃了晃。「親愛的慢慢吃!我已經在外面吃過了。」說完還做了個調皮的鬼臉。在最困難的那段日子,女孩依舊快樂的幸福著,男孩倒好像由於工作勞累,身體有些不適。後來,男孩有了工作,女孩和男孩對他們未來的幸福充滿美麗的憧憬。

  女孩喜歡看電視,看到電視中報道多年前在一場大地震中,一位母親和孩子被壓在廢墟下,母親的奶水被孩子吃盡時,母親咬開了自己手上的血管,用自己的鮮血喂孩子,數天後,人們終於扒開廢墟下的母子,母親已經血流殆盡離開了人世,嘴角的粘著母親鮮血的孩子帶著天真的笑容,紅嘟嘟的鮮豔小臉蛋獲得了新生。女孩問男孩,如果我們倆被壓在廢墟下,你會像那位母親樣用你的血液使我活下來嗎? 男孩對女孩的言語間竟有些激動。他對女孩說不要老是有這樣那樣的怪念頭好嗎?你是我的女人,我會盡我所能的讓我的女人幸福,在任何你的生命和安全受到威脅的時候,我會不顧一切的保護好你。你是我的最愛,我也不允許你把種種不好的推測用到你的身上,親愛的。

  周末,一個陽光明媚的上午,男孩挽著女孩的手,興沖沖地逛了一個上午,買了好多女孩喜歡吃的零食和她喜歡的衣服走在回家的路上。兩個幸福的小人兒,再穿過一個路口,就能到達他們共同構築的愛的小巢——他們幸福的小天堂。男孩一手挽著女孩,一手拎著買來的東西,男孩在前,女孩在後,兩人走在斑馬線上,就要穿過馬路了,突然一輛右轉彎車輛,直直地向離男孩一步之遙的後面的女孩疾速駛來,眨眼的功夫,汽車就要撞到女孩。 「砰!」的一聲悶響後緊跟著汽車緊急剎車的聲音。一切來得那麼突然,被撞者輕飄飄的飛向兩米開外。路面上是一片刺眼的鮮血的紅。「不!不要!」由於驚嚇剛剛回過神來的女孩,歇斯底裡地淒慘叫聲撞擊著每個圍觀者的耳膜。女孩明白,汽車本來是撞向她的,在常人來不及反應的一剎那間的零點幾秒裡,男孩卻驚奇地把她推開了,自己倒在血泊裡。女孩哭喊著撲到男孩身邊,男孩渾身是血,女孩大聲地呼喚著男孩名字,圍觀者說沒用了,已經試過男孩沒有呼吸了。女孩不相信,繼續呼喚著男孩的名字,男孩竟然奇跡般的睜開了眼睛,看了女孩一眼,帶著安詳地微笑,永遠閉上了眼睛。女孩明白,男孩在生命的最盡頭還在苦苦掙扎,拼盡最後一絲氣力看到自己的親愛的小女人安然無恙了,才放心地閉上眼睛。那是個多雨的季節,到處充滿了潮濕,雨水把天地連成霧蒙蒙一片。

  那是個多雨的季節,到處充滿了潮濕,雨水把天地連成霧蒙蒙一片。

  兩個人構築的愛情小巢,現在只剩下女孩一個人,女孩浮想起以前兩人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女孩後悔那次不該因為男孩沒有按自己的意思回答她問題,背對著他睡了一夜,後悔男孩幾次欲擁她入睡,都被她拒絕。她現在好想緊緊的擁著男孩,把那一夜的背對背補回來,可是再也無法也不可能補回來。

  女孩習慣了逛馬路時,身邊有一個人緊緊的握住她的手,不用擔心那些川流不息的汽車。男孩總是自己走在有汽車的一方讓她走在遠離汽車的另一邊。女孩好想再抓住那種安全感,可是怎麼抓也抓不住。

  女孩睡覺前,習慣了,有人給她唱著歌講著故事入睡,現在再也沒有人為她唱歌講故事,她總是難以入睡。

  女孩睡覺時,喜歡踹被子,男孩總是在每一次她踹掉被子時及時的醒來給她重新蓋好。現在那個人再也不能哪怕為她蓋一次被子。

  女孩喜歡吃零食,男孩每次從外面回到家裡總能給她個小讒貓帶來驚喜,安慰她的小肚肚,現在她的小肚肚多少天再也沒有人安慰。

  女孩喜歡吃瓜子,喜歡吃板栗,喜歡吃橘子,卻不喜歡剝皮兒,女孩每次暢快淋漓的大吃特吃完瓜子,板栗,橘子後,男孩的面前總是堆起一堆果皮山,現在由於剝皮吃那些東西太費勁,她好久沒敢碰那些想吃不能吃的好東西。 

  女孩現在有太多的不習慣,她只能學著慢慢的把不習慣變成習慣。

  女孩整理遺物時發現了一個獻血證,上面寫著男孩的名字。奇怪的是她從來不知道,男孩在一個月連續獻了三次血,上面獻血的日期更讓她震驚,她清楚地記得,永遠也忘不了那段他們最艱苦的日子。她明白了那段日子男孩的身體為何那麼虛弱,明白了男孩「預付的工資」的含義,明白了男孩是用偷偷獻血的換來錢給她買來她喜歡吃的東西。女孩繼續整理遺物時,發現了一份報紙,意外地發現那場大地震時,那位偉大的母親就是男孩的母親,那個幸運獲得生命的孩子就是男孩,而男孩又把這份幸運給了她。 女孩淚水漣漣。

  女孩寫了一首歌。


《親愛的,你怎麼不在我身邊》

親愛的 你怎麼不在我身邊
你說過我有所有女孩中最美麗的臉,
你怎麼舍得讓她在寂寞中枯萎也不來看上一眼?
親愛的 你怎麼不在我身邊
你說過帶我環游世界圍繞地球一圈
你的諾言還沒有兌現躲起來算什麼愛我一萬年?
親愛的 你怎麼不在我身邊
你說過永遠也不會讓我一個人傷感
你把我一個人丟在都市的曠野說什麼海枯石爛
親愛的 你怎麼不在我身邊
你說過寵我疼我哄我吻我愛我無限
你說的是不是一句披著華麗衣裳的美麗的謊言


親愛的 你怎麼不在我身邊
我已經為伊銷的人都憔悴喪失了語言
親愛的 你怎麼不在我身邊
我已經等你等到忘記了什麼叫做睡眠
親愛的 你怎麼不在我身邊
我已經因為你不回我的消息淚水漣漣
親愛的 你怎麼不在我身邊